梦远书城 > 寄秋 > 饲主阁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欲潮翻腾中,交叠的身体密合地分不出你我,娇吟低喘的声音压过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没人在意它响了多久。

  而在伦敦的百年大宅里,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愤摔话筒,让年轻的女仆吓得抱头鼠窜,许久不敢再靠近她半步。

  “他居然挂我电话,还说我愚蠢,他实在是……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亏她还对他寄予厚望,以为他终于迷途知返。

  不长进的孩子,自甘堕落,少了她的扶持,他能一步登上高位吗?

  “这是你自找的,谁让你一再纵容他,巴望他一展长才,撑起岌岌可危的家族事业。”自己养大的老虎,怨不得人。

  “闭嘴,高登·杰米,这里没有你开口的余地。”只长一张嘴的废物。

  “怎么能将我当成外人呢!亲爱的祖母,我可是你疼爱有加的亲孙儿。”最重视血缘的她可别抹煞他体内流着她四分之一的血。

  轻佻放浪的邪气男人有张媲美模特儿的俊美面容,一头垂肩的金棕色长发随意披泄,行为不羁地斜躺在缇花沙发上,跷高的左脚踩在古董脚凳上,右脚置地,一副靡烂的世家子弟模样。

  他叫高登·杰米,是昂斯特同父异母的兄弟,早他一年出生。

  原本他会是家族中的嫡长子,谁知生性风流的多情父亲突然转了性,死心塌地爱上一名中美混血的女子,在结婚前抛弃已怀有身孕的未婚妻,琵琶别抱。

  而那名女子便是昂斯特的母亲。

  因此该是高贵出身的高登反而沦为私生子,少了名分的庇护,夹在两个有头有脸的家族中立场尴尬,始终是不得志的浪荡子。

  “那是我看走眼,以为能将你调教成材,谁晓得你成不了气候,让我的一片心血全白费了。”飞不高的幼鹰还不如不要,免得费神。

  拥有贵族血统的他理应一飞冲天,早就一番非凡成就,为他母亲争一口气,不再屈于下风,谁知竟比不上非纯种的劣瓜,只会在女人堆里厮混。

  “不能怪我资质鲁钝,是你不肯放手让我大干一场。要是你肯把资金投资在我身上,这会不全回本了。”有钱不花当个守财奴,她想带进坟墓不成。

  “你还敢说大话,我给了你几次,你哪一回获利了?不是赔个精光,就是被人骗走,钱到了你手中与废纸无异。”她的老本也快被他挖空了。

  米兰达的偏冲显而易见的,她对高登的奢侈从不手软,他只要一开口,要多少有多少,无限量地供给他金钱挥霍,

  由于他不是生产却开销庞大,老借投资为由用钱无度,因此拖垮家族事业,导致年年亏损,负债大过资金。

  幸好拥有商业头脑的昂斯特及时接手,才能转危为安,在短短数年内盈利破历年总和,破除全球经济不景气魔咒,开出红盘。

  “我美丽优雅的祖母,你真想把上百亿的资产交给血统不正的低贱子孙吗?”吊儿郎当的高登斜着眼,似笑非笑地说出米兰达心中最大的疙瘩。

  “这……”她迟疑了。

  “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让你的信心止跌回升,对我刮目相看。”他极尽煽动之词,舌粲莲花。

  毕竟是最疼爱的孙子,年近七十的米兰达不忍心责骂。“尽会耍嘴皮子,没干过一件正经事,这回你又要多少呀?”

  “十亿。”他狮子大开口,不因向人伸手要钱有任何羞耻心。

  她当是听错了,又问一遍。“多少?”

  “十亿?”

  米兰达发怒地大骂,“你当时抢钱来着,胃口未免越来越大。”

  “不过是零头而已,何必小气,我会加倍还你。”还个鬼,先拿到手再说。

  “没有。”她负气的一哼。

  不相信她没钱的高登抖着脚,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不用骗我了,快拿出来,我那些做大事业的朋友正等着我拿钱周转。”

  一听到他又和拿权不学无术的狐群狗党混在一起,她气上心头。“你当我还大权在握吗?一年前昂斯特已取走所有的经营权,一切可以调度的资产全在他名下。”

  “什么,他居然拿走全部?”那个剽窃他地位的小偷,他凭什么占有属于他的财富?

  高登只想着异母兄弟独占财产,却没想到若非昂斯特出面,这个家早被他败光,只剩下不值钱的空壳子。

  “所以你得叫米亚洁丝多费点劲,把他的心拉回来,不要再对他死去的妻子难以忘情。你和你妹妹想要安逸过日子就得朝他下手。”只要米亚洁丝和昂斯特生下孩子,那对血统不正的双生子就别想捞到半点好处。

  米兰达的私心放在血统的纯度上,即使是孙子所生的小孩,东方母亲的身份仍不被她所接受。

  “嘘!小声点,不可以吵醒妈咪。”她睡得好熟喔!像圣母堂的天使赫莉儿。

  “是你太大声了,一直讲话,讲个不停。”吵死人了,害他想做点坏事都不行。

  两道小小的影子一前一后在房门口探头探脑,蹑手蹑脚地像个小贼,偷偷地溜进父亲不许他们进入的乳白色系大房间。

  一张双人大床摆在早晨日照的窗边,蕾丝轻纱缀着流苏垂挂窗户两旁,微风一吹便轻轻飘扬,床的正中央隆起一座小山。

  “我才没有,你看我把嘴巴都捂起来了,没人听见我的声音。”格雷的小手捂住嘴,以为说得很小声,可是……

  他不就听得一清二楚。伊恩还给他一个白眼。

  小孩子的想法一向很天真,单纯得令人莞尔。

  “好啦!你不要吵了,你不想偷看妈咪吗?”他们等了好久好久才等到一个妈咪耶!

  “当然要,你不要挡在前面,我是哥哥,我先看。”格雷老抢着当老大,用力地用小屁股挤走伊恩。

  “我才是哥哥,你走开。”伊恩嘟着嘴,把不乖的弟弟推开。

  “你干嘛推我?伊恩是坏小孩。”他不服气地推回去。

  小哥哥生气了。“格雷,你要是再不听话,我要跟爹地说你在学校抢了一个小女生的棒棒糖。”

  跟母亲一样贫嘴的弟弟撇着嘴,不太开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