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饲主阁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快把我逼疯了,你当初检查仔细了吗?是不是留下不良的后遗症?”在那种紧急的情况下,误诊是难免的事,她能谅解。

  秦雪缇冷笑地扬了扬眉。“你怀疑我的医术?”

  “你那时是实习医术。”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就是不相信她完全零失误。

  在病人的眼中,医术一流的秦医生,她的美丽,她的专业,她的精湛开刀技术,始终为人所津津乐道,几乎与神衹并列。

  可是就她们这些认识超过十年的同学看来,她不过是爱玩手术刀、乱切割器官的庸医,实在不怎么牢靠,她还有把病人当实验品的坏毛病。

  基本上来说,是个医德有瑕疵的医生,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代表。

  不过若真有事,几个老同学还是会冒险往她这里跑,因为庸医总好过收贿才动刀的假名医,至少她很少把活生生的人医到死。

  “你是在抱怨我救了你吗?这件事不难解决,我们医院不高,但还有十几层,你走到顶楼往下跳,什么烦恼全没了。”人要活腻了,她绝对不浪费医疗资源。

  董知秋苦笑地垂下眸。“雪缇,我很害怕,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分不清是梦境,或是遗漏的记忆回来找我。我在英国的那两年究竟发生什么事。”

  没人可以告诉她,在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VIVIAN,取消我今天所有的预约,就说有个摄护腺肿大的患者有紧急开刀,耗时十二个小时,无法看诊,请他们改日再来。”这些麻烦的家伙。

  一名高个护士一点头,领会其意地走出诊间,将五六十名病人退挂,或是转诊其他医生,安抚其不满的情绪。

  她想自己应该可以要求加薪,每个秦医生的好朋友一来,她都得充当善解人意的私人秘书,排除万难地为她挪出个人空间。

  很快地,人龙消失了,门外的嘈杂声归于平静。

  “摄护腺肿大?你就这么打发你的病人?”未免太草率了,她顶多耽误她一两个小时。

  十二小时,这谎扯大了,她可真敢呐!

  美眸轻眯,“不然呢!请大家进来观赏我将你大脑剖开,取出活脑写一篇心得报告。”

  “认真点,不要开玩笑,我真的是有需要才来找你。”她不像干警察的浓情三天两头地来报到,只因捉贼时不慎擦伤的小伤口。

  解开后脑的发束,秦雪缇轻甩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飘逸洒落。“我看起来很严肃吗?”

  她失笑,心想,太轻松了吧!把医院当自家的客厅,毫无拘束。

  “好吧!我们来讨论你出了什么问题。”她轻点触碰式的计算机,叫出私人档案里的病历,黑玉双瞳微眯,大略地看了一会。

  “根据你七个月前的健康检查报告,肝指数正常,血红素正常,尿液正常,体脂数正常……”

  除非资料有误,否则正常得让人嫉妒。

  “雪缇,你知道我想了解的不是那些。”她指的并非身体疾病,而是精神层面。

  “很抱歉,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难以得知你想刁难我什么。”遇到这些不按牌理出牌的老同学,她早就明白了一件事,她们是来讨债的。

  她上辈子欠人太多。

  董知秋又习惯性地推推眼镜,落空的手缓缓放下。“你在圣保罗医院发现我时,我身边有没有人陪着我?”

  “你问这个干吗?”一堆人挤来挤去,到处是血,哀嚎声不断,忙着救人的她哪有心思注意周围的情况。

  “我怀疑我可能结过婚。”一袭缀着珠花的白纱礼服在阳光下发光,轻扬的教堂声如在耳侧。

  自从昂斯特父子出现后,她原本的好眠变成频频发梦,不时做着令人讶异,但醒来却异常心痛的怪梦。

  她看到二十二三岁的自己走在环境清幽的校园里,有位金发的女同学走过来跟她说话,然后气冲冲地跑走,橡树下走出一名男子,轻轻地拉起她的手。

  画面有时是重叠的,有时是跳跃的。她的旁边总是有一个人,虽然没有激狂的浓情蜜意,却让她非常安心,全心地依赖。

  “结过婚?”秦雪缇的肘臂滑了下,讶然睁大一双水眸。

  “说不定生过孩子。”那种痛太深刻了,连梦醒之后,两腿都酸疼得举步维艰。

  “等等,别跳得太快,让我消化消化。”她扶着额侧,似在整理脑中的噪声。“嗯,你怎么会认为自己结过婚、生过小孩呢?”

  闻言,她面泛潮红。“梦。”

  “春梦?”看她表情微赧,秦雪缇的毒舌自然不放过她。

  “你别把人家难为情的事说出来,我不像你阅‘鸟’无数。”她微恼地发着牢骚。

  “不是每一根‘鸟’都赏心悦目,我三天看一次眼科。”脏东西看多了很伤眼的。

  “雪缇……”她都慌了手脚,她还有心情揶揄。

  “好了,不跟你瞎闹,上衣掀开。”有疑虑就找出根源。

  “衣服……”她拉高下摆。

  “没有妊娠纹……”没生产过的痕迹,肚皮光滑无皱褶。

  “每个生过孩子的女人都会有妊娠纹吗?”她问。

  “不一定,有些较幸运的孕妇不会有任何皱皮,不过除纹霜挺管用的,浓情来抢过两瓶。”合法的土匪婆。

  “抢?”她差点笑出声。

  “知秋,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异常现象,我是指多梦、头痛,以及……幻觉。”最后一句带着嘲笑口吻,取笑她没嫁人就想当妈。

  董知秋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头痛是半个月左右,做梦则更早一些。”

  “那你这一两个月是不是做了什么,或是遇见什么?”周围的氛围变动也会有所影响。

  “一个男人。”她没有隐瞒,在好朋友面前,不需忌讳太多。

  “一个男人?”她眉毛一挑,状似惊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