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饲主阁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小孩子最贪玩了,一瞧见大人在扔枕头,马上兴奋地拉起床单,大玩枕头战,完全听不到某人虚弱的制止声,玩得不亦乐乎。

  这时,少有表情的冰山先生洒来冰花,落井下石地指指挂在墙上的猫头鹰时钟。

  “十点就快到了,你还要继续赖床?”他挑眉。

  “啊——”

  只见一棵人形子弹快速地飞过,惊呼声未歇,浴室已传来刷牙、漱口的声响,一件发绉的湖绿色睡衣被揉成一团,丢在浴室门口。

  真的是一阵兵荒马乱,董知秋只花了三分钟便完成她近三十分钟的晨间梳洗,再从浴室走出来时,她已穿戴得整整齐齐。

  “早餐。”

  一边穿高跟鞋,一边往门口跑的董知秋忽地臂膀被扯住,她来不及收回冲劲地倒向一具宽厚的胸膛。

  “我、我不吃早餐。”她面皮发烫,全身像爬满虫子一样不自在。

  “阿姨,早餐很重要,不可以不吃。”伊恩像个小大人,将装有早餐的纸袋拎到她面前。

  “爹地说不吃早餐会长不大,阿姨是大人,要听话。”格雷双手抱胸挡住大门,不让她走人。

  她很无奈地看了看两只小人,又没好气地瞪了土匪头一眼,有些抱怨他们的不请自来。“我真的快赶不上了,你们别逼我。”

  “在车上吃。”看起来很闲的男人拿起女用银色LV包,率先走出。

  “我没办法一边开车一边用早餐,太危险了。”她找着借口。

  双并大楼的好处是有座直通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不过他们的电梯停在一楼。

  “坐我的车。”要让她单手上路,路上的行人该投高额保险。

  她怔了下,随即声在线扬。“我有自己的车,不用劳烦你……”

  “车坏了。”

  “车坏了?”她像学话的鹦鹉,重复他的话。

  不相信自己刚买的新车真出了问题,董知秋扔下父子三人冲向地下停车场,打算驾车疾驰,不受人牵制。

  谁知钥匙一插入钥匙孔,连转了好几回,引擎熄火似的闹罢工,连最起码的排气声也没听见。

  “再不走,你真的会赶不上开会时间。”昂斯特将一个黑色的汽车零件踢到角落,眉头微拧。这些拿钱办事的人效率太差了,居然将证物留在现场,幸好车主不懂车。

  不施脂粉的素颜微带乌云,眼角轻微的抽搐,心里冒出几句修饰过的国骂,难以置信有这么凑巧的事。

  第四章

  “根据上一季的产量,公司推出的中国风针织短衫深受好评,国外的厂商也频频询问合作意愿,我们这一季要再接再厉,创造新的局势,让国际间肯定我们非凡的成就……”

  液晶投影一张一张的播放,粉色系的秋裳和冬装一件一件在画面上跳动,交织出色彩斑斓的艳丽,也博得无数的掌声。

  女人追求流行,流行打造出时尚,光鲜亮丽的衣服是女人的最爱,不分老少地装扮起自己,抢着当最耀眼的那个人。

  “彩衣服饰”第一代创始人叫董晴文,她是董知秋的外婆,也是现在的名誉董事,半退休的董事长。

  当年她跟着情人私奔时,意外发现他早已结婚生子,除了元培还有两名儿子,毕业于北大的她向来心高气傲,不甘与人共侍一夫,因此怀着六个月大的身孕离开她的男人。

  没想到女儿也和她一样情路不顺,年届五十的董可云是公司的负责人兼总经理,精于保养的她看来不过三十出头,不像生过一个小孩子的女人。

  董可云和她的母亲个性十分相近,也是个傲气甚高的女子,只因她爱的男人不愿意留在国内发展,她便索性放弃那段感情,未告知有孕在身的事实,让对方抱憾地离开她。

  所以董家没有男人,一切由女人做主,董知秋从母姓,她从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不可以自满,也没有骄傲的条件,我们落后欧美市场一大段,要急起直追,打破他们固有的藩篱,成功地将本地的品牌推向全世界……”

  台上的董可云滔滔不绝地高谈日后走向,难掩傲色地指着直线成长的销售额,神采飞扬,意气风发,充满自信地散发成熟女人的魅力。

  她是美丽的,拜现代科技的精良,得以完美的形象展现在世人的面前,让消费者看见她的努力和实力,进而成为她死忠的追随者。

  而台下的主管们精神抖擞,两眼闪着和她一样精锐的眼光,信心十足地准备大干一场,将长年气焰高涨的西方帝权打个落花流水。

  在这一群精英分子中,有个迟到的人躲在最角落的位置,纤指托腮,悄悄打起盹,以为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存在。

  “董知秋……董知秋……董知秋——”

  不知是谁用力推了她一下,蓦地听见自己名字的董知秋,神智一清的扬手一举。

  “你位子在那里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