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饲主阁下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个,昂,可以请你不要再看着我吗?”她觉得自己像一块砧板上的肉。

  “你害怕?”他眸色一深,流露出令人难以捉摸的寒栗。

  是,拍你吃了我。在他的眼中,她似乎成了猎物。“你把孩子教养得很好,你太太呢?”

  “她不在。”他回答得十分精简。

  “出去了?”她开始有些危机意识。

  “我们并未住在一起。”五年了,他失去她长达五年的时光。

  “是分居还是离婚?”因为好友于浓情是警察的缘故,她特意观察了四周的摆设,确实没有女人同住的迹象。

  但不等于他不是一头狼,利用天真的孩子诱拐女人,进而心怀不轨,伸出狼爪。

  “都不是。”一度他以为她死了。

  “都不是?”真是奇怪的答案。

  “她只是忘了她结过婚、有丈夫、有小孩。”一说完,他冷不防掉过头,回到热汤滚滚的欧式厨房。

  心,猛地被扎了一下,紊乱。

  无来由的,他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她竟感到前所未有的愧疚,仿佛她谴责的对象和她有关,而她却置身事外。

  因为她也有部分记忆流失了,没人能告诉她在英国留学那两年到底发生什么事,而且为什么会笨得走进爆炸现场,差点被炸得尸骨无存。

  这件事永远是个谜,石沉大海,如果连当事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谁还能解答。

  “爹地,我饿了。”较好动的格雷坐在餐桌旁,讨食的模样猛然一看很像某人。

  端着蔬菜汤出来的昂斯特没什么温度地说了一句,“你跟你妈真像。”

  听到这句话的董知秋突地心口一跳,眼底多了一抹疑光,不晓得是不是出自她的错觉,他们父子三人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寻常。

  该不会他们把她误当是谁,故意来个巧合吧?

  “我没生过孩子,也没结过婚,我的配偶栏空白一片,希望不会有人产生误解。”她宣告单身,不给人一丝一毫的幻想空间。

  “你确定?”他问得高深莫测,冷冷的脸上阴沉了几分。

  眉头微蹙,她笑得飘忽。“你在暗示什么。我平顺的一生你会比我更清楚?”

  她是失去在英国那两年的记忆,但不是失智,以她过往的个性来看,不太可能和人轻易地建立关系,甚至是同居一室,能得她信任的人并不多。

  昂斯特目光如炬地注视她,好一会才慢慢地转开视线,继续一家之“煮”的工作,摆盘、上菜。“伊恩、格雷,去洗手。”

  “是,爹地.。”

  两个小孩蹦蹦跳跳地往水龙头一扭,抢着洗手。

  你推我、我推你地闹着,两手湿答答地互洒水滴,尖叫地洗完手又跑回餐桌,抢起座位。

  见状的董知秋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该不该管,以她的立场根本不该置喙,做父母的自有管束小孩的一套方法,不是她一个外人能介入的。

  挣扎了下,她还是选择袖手旁观,要不是一道道上桌的佳肴实在是太诱人,她早拔腿溜了,把偶遇父子当成一场梦,全部存在。

  也许真看她无动于衷,两个孩子也安静下来,像他们冷冷地父亲一般,低头进食。

  一瞬间,静得好像没有人在,餐桌间并无交谈声,所有的音量浓缩成静音,大家都比赛谁比较有耐性,不开口就是不开口。

  说句老实话,还真是诡异,大人不说话,小孩子怎么耐得住性子,一反之前的活泼多话。

  “咳!你的小孩有七岁了吧!念哪一所小学了?”太沉闷了。

  “五岁。”

  “喔!五岁……咦!五岁,你骗人的吧!你用什么养的?”养成巨童。

  “饲料。”他不带表情地回道。

  最好是,她腹诽。“你的手艺真的很好,有没有打算开餐厅?”

  她一定天天去捧场。

  “爹地在饭店工作。”格雷性子急,嘴里塞满东西还是硬要抢话。

  “你是厨师是吧!在哪一间饭店?你做的每一道菜都很合我的胃,未来不让我饿死,请你不要离职。”如果他愿意的话,她希望聘请他当死人大厨。

  “爹地才不是……”厨师,他是大老板。

  昂斯特冷眸一扫,“吃饭。”

  格雷乖乖地低下头。

  “以后你想吃就过来搭伙,不必想借口。”他看向对面女子的神情似乎多了什么。

  “噫!”这他也猜得到,未免太神了。

  她的脸上坦白得一清二楚吗?不然,他如何得知她心里想什么。

  很奇怪的,她对他的防心几乎是零,无来由地相信他不会伤害她,好像他们在一起过,彼此熟知对方的习性。

  “咦!这肉酱的味道好特别,我以前似乎吃过……”咸淡适中,正好是她的口味。

  好好吃哟!好吃到令人鼻酸,为什么她会觉得难过?每吃一口,心中的沉重就加重一分。

  “原来你不是全忘了……”神色黯然的男人低喃这,灰蓝色眸子流露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

  “你说什么?”谁忘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