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三


  王爷不在城里,他在城外迎接他的王妃。

  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五个人、六个人……一个个脸上带笑的侍卫向左右移动,直到最后一个铁塔似的壮汉笑着退开,一名身形昂立的男人朝她走来。

  “桓哥哥,你的腿……”能走了?

  走得不快,但一步一步走得很稳的皇甫桓走到妻子面前,他神情欢喜地凝视着她,“宁儿,你来了。”

  “桓哥哥,我来了。”她眼眶发热。

  “说好了等你,你不来,我不走。”他一直很不安,怕她来不了,计划再周详也有可能出纰漏。

  “我不能让你等我太久,我日赶夜赶,只想快点到你身边。”见到他,她可以彻底放松了。

  “你瘦了。”两颊明显消瘦了几分。

  “你也没长三两肉,就身子看起来结实了些。”气色还不错,没有刚祛毒完那时的苍白了,皮肤也黑黝了。

  “宁儿……”他低声地轻唤。

  “桓哥哥,你想不想我?”北地的风,有点大。

  “想。”

  “我也想你,不过……你在等什么?还不来抱我,想让我等到天老地荒呀!我快冷死了。”夫妻都当了还装什么矜持男。

  “河东狮吼……”听到熟悉的娇嗔声,皇甫桓欢快地笑了。

  “你说什么?!”她哪里凶了,分明温柔似水。

  男人的双臂张开,抱住娇软身躯,狠狠地像要将她揉进身子里。“我以为我不会想你,但我错了。”

  “勇于认错是好事。”鼻子一酸的成清宁反手搂住他,眼中泪水已经泛滥成灾,怎么也止不住。

  “我真的好想你,想得恨起我自己,为什么把你留下。”

  他应该带她走,没有她在身边,他居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整天想着皇兄为难她了吗?她是不是能顺利出城……

  “以后我们再也不分离了,你走到哪我跟到哪。”她要当他的影子,形影不离的缠着他。

  “好。”都依她。

  “你的腿都好了吗?”他能站了,肩直腰挺。

  “嗯,好了,不过不能走得太快,得照你说的复健,我早晚半个时辰练习走路,如今我能走上几里路。”再给他一个月就能恢复往日的矫健,上马杀敌、下马数敌人的头颅。

  “接下来我只要调理你的脸就好,我一定能把你治好。”她怎么觉得好累,浑身没劲?

  “我相信你。”妻子的话要听得,女四得。

  “唔,接住我,我想睡……”一放松,紧绷了一路的成清宁顿时软了身子,倒入丈夫的怀中。她不是铁打的,积累了所有疲惫,为了赶路她硬撑着,撑到身体的极限,直到它发出警讯。

  “宁儿、宁儿,你怎么了?!快醒醒,回答我,君无恙,马上给本王滚过来——”她生病了吗?还是受了什么伤没说……该死,他竟然没发现她不对劲!

  皇甫桓一声大吼,远远退开坐在不远处休息的侍卫们忽地一跃而起,个个面露杀气地紧握腰间的兵器。一名俊逸男子悠然踱步,瞄了一眼便扭头。

  “不过是几天几夜没睡罢了,死不了,让她睡一觉就好了。”这个女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是麻烦。

  “睡着了?”皇甫桓愕然。

  “你自己算算,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这里得多拚命,她不是你带的那些兵能日夜行军,撑到现在才倒下已令我另眼相看了。”以女子而言,她有令人敬佩的毅力。

  看着妻子眼眶下方的暗影,心疼不已的皇甫桓好不怜惜,一把将她抱起。“好好睡,宁儿。”

  “要不要我帮忙抱她,你那双腿还是不要太用力比较好。”他可不想快治好了又变成瘸子,得打断骨头从头治。

  “不用。”他抱得动。

  皇甫桓怀抱着妻子往黑色骏马走去,他一脚踩在马蹬上俐落地上马,丝毫不曾惊醒怀中的人儿,她嘤咛一声偎向他怀里。

  当她睡醒之后,全新而精彩的生活即将展开,她还不知道,自己和王爷又将成为西北的传奇,人人说着:王爷是西北的天,王妃是王爷的天,王爷有了王妃才是西北的王……

  如今秦王双腿能站,战神回归,震慑四方邻国,远在京城的帝王更是鞭长莫及,直到宾天都还后悔着当初怎么把这个弟弟送出京城、怎么让那古灵精怪的王妃逃出掌握……

  但那都已是后话,此时的京城一阵大震动,秦王妃在离开王府十天后,皇上的探子才发现异样,经仔细一查,王府内的王妃居然是假的,真正的秦王妃去向不明。

  皇帝下令,大肆追查。

  但是还能查出什么吗?人早就远走高飞了,就剩下一问三不知的仆婢,以及主人不在的王府。那几日,全城戒备,任凭皇上再如何怒不可遏,却也无济于事。

  接下来他将时刻惊惧着这个皇弟会如何出招,他的龙椅,还能坐得稳吗?

  (全书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