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成清宁闻言面上一窘,她的确没给自己梳过头,古人的发髻太难绾了,她总是盘不上去。“好,要走就赶快,你们的东西都带了没?挑有用的,别把金的银的全带上,太重你们会走不快。”

  众人把要带的东西都整理了一遍,尽量精简,先出城再说,有欠缺的在路上买就好。

  “王妃,请跟属下来。”

  一名身材壮实的侍卫托起王妃的箱笼,像是没有重量的往肩上扔,一行人过了桥,下了地下库房,三百名侍卫一个不少的聚集在此,一副急行军的装扮,动作一致的朝王妃行礼。

  成清宁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人的脸上,讶然一呼。

  “赵将军,你不是跟王爷出征了,怎么还在这里?”她明明看见他和罗佑东一人一侧的护在王爷马车左右。赵走西咧开一口白牙,笑得有几分腼腆。“王爷说王妃太聪明了,多智近乎妖,他怕你中途又弄出些不好收拾的事,因此命属下全程护送,不让王妃有片刻离开属下的视线。”

  成清宁一听气炸了,王爷分明指她贪玩,一遇到有趣的事就想沾手,有把小事弄大的本事进而拖延行程。

  “本王妃洗漱、如厕的时候你也要跟着?”

  “这……”他看向明叶、明心,意思是她们会盯着。

  “哼!暂时先不跟你计较,我们也不弯弯绕绕了,直接出城,就走这一条。”她指向出城的暗道。

  “是。”

  侍卫先分一百名在前带头,一边以火把打暗号一边让后边的人跟上,另一百五十人殿后,时时警戒,必要时断后,王妃和众女居中,另有五十人负责注意她们状况,随时支应。

  情形出乎他们意料的好,王妃在出阁前是拥有数百亩田地的地主婆,王妃和她的丫头们常在地里走动,看起来有些柔弱但其实体力不错,居然能跟上前头侍卫的步伐。

  只是毕竟为女流之辈,在地道中行走了近一个时辰后渐露疲色,也有些走不动了,步履蹒跚,好几次差点跌倒。

  “王妃,要属下背你吗?”问的人有点迟疑。

  “不怕王爷将你腰斩了?”他的女人不许别的男人碰,秦王的醋劲不小。

  “……”王爷,你没这么狠吧?

  “还有多久到出口?”感觉走了很久,有半座城了吧?

  “半个时辰。”

  “你的半个时辰还是我的半个时辰?”她的半个时辰可能走不到三里路,而侍卫们已经在十里外。

  “……”他又无语了。

  “罢了,让脚程快的先行一步,到了地道外看有没有树木、布条,做几顶抬轿再回来抬人。”不然以她和荷叶、荷心的速度,走到天亮都出不了地道。

  “是。”王妃果然急智。

  不用等脚程慢的女眷,一群人先行出了地道,照王妃的吩咐做了三顶抬轿,这群人再回来居然花不到两刻钟。

  这时,一向自以为脚力不错的成清宁十分汗颜,原来真是她拖累他们了,如果不用带上她,如今他们不仅出了城,还走了好长一段路吧!军旅出身的男人的确耐力惊人。

  “王妃,前面就是慈云庵了,你可以在庵里住一夜,明天再起程……”有替身在王府遮掩,应该能拖延个两、三天。

  “连夜赶路,我们不赌万一,王爷还在路上等我。”她不能让桓哥哥等太久,要赶紧追上他。

  “属下怕王妃的身子支持不住。”她太纤弱了,腰肢细得一只手就能折断,她能禁得起马车的颠簸吗?

  “我能撑得住,走。”

  “是。”

  因为王妃的一句话,三百名侍卫护送的王府车队迅速地远离京城,在快到下一个城镇时又化整为零,分批进入,购买所需的物品各自乔装,没过夜又匆匆离开,赶赴下一地点。

  因为人数众多,他们伪装成运载香药要到北方贩售的商队,再从北边买齐皮毛回京里卖,一路上他们走得很急,几乎没怎么停下来打尖,王妃和丫头们吃睡大多在车上。

  明叶、明心还好,她们是习武之人,过惯了这种三餐不定的生活,不睡也是常有的事,因此习以为常的照常作息。

  可是荷叶、荷心就惨了,越到北边水土不服的情况就越严重,一开始只是人无精打采、提不起劲,后来上吐下泻,吃不下东西,用了药还是病恹恹的,脸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成清宁大概是天生庶女命吧!除了肠胃有些不适、人不太有精神外,倒是没什么不适,就是心急,急着想见到分别月余的丈夫,向他诉说离别之苦,以及相思几斗。

  “王妃,看到明月城了。”侍卫兴奋地大喊。

  “王爷,他……他在城里吗?”说好了在这里等她,他会不会等不到她就拔营走了?

  秦王夫妇从头到尾都计划好了,两人同时离城是不可能的,便让秦王藉着领兵先离开困了他三年的城墙,王妃为饵引开皇上的注意,让他不再关注他认为有威胁的秦王。

  他们都料到皇上会以陪伴太后为由头将王妃禁锢在皇宫高墙中,因此先安分几日再以太后为突破口,利用太后的思子之心放王妃出宫,而众所皆知王妃很爱银子,她要赚钱谁敢栏?

  一环扣一环紧紧相扣,秦王是唯一的变数,男人若变心了,十匹马也拉不回来,任凭女人深情呼唤,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笑拥新欢。

  不过,这变数显然也不存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