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一


  成清宁两眼一亮,像只见到食物的小狗似的往太后靠近。“儿臣想做自己拿手的事,儿臣的芳疗馆……”太后一听就笑了,庶女的出身改不了庸俗气。“听说赚了不少,让你很是财大气粗。”

  她眼眯直笑,“嗯!嗯!儿臣是财迷,最爱数银子了。”

  “你呀你,一提到银子就来劲。哀家替你向皇上说说,放你出宫赚银子去。”野地里的杂草,开不出一朵牡丹花。

  “母后真好,是菩萨化身,儿臣给你磕头了。”她当真规规矩矩地磕了三个头,一点也挑不出毛病。

  此时的太后并不晓得秦王妃是代秦王磕的头,以报生养之恩,此后数年,她再也没有见过秦王夫妇一面。皇帝原本也没打算留秦王妃在宫中太久,臣子之妻留宿皇宫是有定例的,超过时日也会被人诟病,因此太后一求情,早就气消的皇甫褚便允了成清宁出宫回府,打理私产。

  只不过他仍派三拨人日夜监控秦王府,府内的任何举动都需一一回报,他要知道秦王妃在干什么。

  日复一日,一天又一天,几乎是千篇一律的作息,枯燥乏味到皇甫褚听了都直打哈欠,还道秦王妃怎么反常了?

  “又在做精油?”

  “是的,皇上,王妃的兄长又送了两车月季花和石榴花以及丝柏入府,臣一整天就闻到各种混杂的香气,时浓时淡,到了傍晚王妃蓬头垢面的冲出来,要成二少爷追加一车橙花,直嚷着橙花油不够用。”整个王府都是香气,香得人昏昏欲睡。

  “不够用?”她想用多少呀?

  连着数日也做了几百斤她所谓的精油,就她那几间铺子应该能用到明年了吧?她还能开分铺不成。

  “臣略微打探了一下,除了精油还要做香药和美白霜,王府的人不断地向外购买材料,听说已堆满两间屋子。”

  女人为了变美实在太可怕了,连鸽粪都能拿来入药。大内侍卫一想那一包绿稠物,身子忍不住打摆子。

  “她每天就是做这些事?”不与人往来,不参与花会?

  “是的,陛下,秦王妃就爱捣鼓香品,以及……赚银子……”大内侍卫在说王妃的癖好时,一脸难以启齿的样子,真是深以为耻,大明朝怎会有如此不顾颜面的王妃?

  一听到王妃爱钱,怔了一下的皇甫褚反而哈哈大笑。“银子好,人人都爱银子,没有银子朕连燕窝粥也没得吃。”

  “陛下……”皇上受了什么刺激了吗?

  “撤,先撤两拨人回来,留一拨人在府外看守,若有可疑人物入府再来报,一个把银子看得比命还重的小丫头,朕还怕她长翅膀飞了不成。”

  大军早就走远了,光凭一个秦王妃还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搞鬼?

  谁说秦王妃不能长翅膀飞了?

  她不在皇上的眼皮底下搞鬼,她直接夜遁。

  皇甫桓临走前给他的王妃留下三百精兵,这三百人照成清宁吩咐,三班轮流反过来监视皇上的人,看他们何时换班,何人回禀,前后共几人,在什么地方盯哨,以及府内没被侦测到的死角。

  她让侍卫一一记录,再依对方规律的模式做了一番逃脱计划,等着对方疏于防备之际,她好一举脱逃。

  于是乎,成清宁每日都装得很忙……不过事实上她真的也很忙,忙得脚不沾地,似在飞了,她利用忙碌的假象让皇上的人马陷入视觉疲惫,和缓纡压的熏香会降低人的警觉性,身心渐渐放松,重复再重复的事看久了便会不再关注,形成惯性。

  惯性便是她逃走的关键。

  其实在几次秦王妃出现时,有一、两回不是她,而是身形、面容、语气和她有六分相似的替身,皇甫桓特意安排的死士,她穿着和王妃一样的衣服,披头散发地一副疲惫样。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乍看之下还真像秦王妃,连真王妃看了都以为娘亲多生了个女儿,她有个孪生妹妹。

  “你们真的决定了?”

  “是的。”

  “不后侮?”

  “不后悔。”

  “这一路跟着我会很辛苦,更有可能遭遇危险,你们不怕?”她最不喜欢拖累人,也不想有人死在她面前。

  “王妃不怕奴婢们就不怕。”王妃是她们的主子,王妃到哪里她们就跟到哪里。

  “可王妃我怕呀!虽然本王妃是不受人重视的庶女,但打小没吃过什么苦,这一路上长途跋涉的,我怕受不住。”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事呢!先怕了再说,省得到时怕得动弹不得。

  “王妃……”她们担心得一颗心都快从喉咙口跳出来了,王妃还有心思说笑话。

  “好了,不打趣你们了,荷叶、荷心,你们跟明叶、明心不一样,她们是王府的暗卫,保护我的安危是她们的职责所在,而你们是我的丫头,从小就跟着我,要说没感情是骗人的,我希望你们过得好,不用担忧受怕。”这一走,有可能就不回来了,千山万水,他乡做故乡。

  “王妃,奴婢不怕,奴婢真的不怕,你是奴婢见过最好的主子,奴婢要一辈子服侍你。”荷心跪在地上,表明心志。

  “荷叶你呢?”她还有家人在宁平侯府,怕是走不得。

  跪在荷心身侧的荷叶朝下重重的磕了个头。“奴婢跟王妃走,没有奴婢,王妃根本不会梳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