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八


  “我在城内有座三进宅子,养了一家五口人看宅子,里面备了银两和日常所需,你把人送到了就别再去,等过个三、五个月风声停了再将人送出城,看我娘要去哪里,或是直接把他们送至平沙城,交给王爷……”平沙、落雁、嘉仓是边关三大城,其中以平沙城最大,驻军也最多,平沙城内亦有一座秦王府邸。

  为了安排日后的退路,成清宁不厌其烦的仔细叮嘱,她把房契、地契都交给成弘文,再转给崔氏,并把写好的精油方子交由他保管,并告知铺子的钥匙和帐本她会搁在哪儿。

  重复再重复地说了一上午,听得成弘文头昏脑胀,他走出秦王府时脚是浮的,有些没力气。一直到许久以后,他才猛然一惊,有人要对付秦王。

  而那个人除了……再无他人。皇上?!

  “桓哥哥,你说我做的对不对?我放不下的人和事实在太多了。”她以为她会了无牵挂,没想到留下这么多牵绊。

  花厅旁的小门,一辆轮椅滑了进来,坐在轮椅上的皇甫桓轻握妻子的手微紧两下。“你做得很好,你把所有人都顾虑到了。”

  “府里的人要全部带走吗?”成清宁蹲在轮椅前,将螓首往夫君腿上一靠,仰首看他。

  “轻车简从。”人一多就难免走漏风声。

  “也就是说婢仆们都留在府里,让他们守着王府。”也好,有人看管着才不会败坏太快,这里面有她太多的心血,她舍不得王府变成一座废墟。

  “总不能不留人吧!以后还会回来的,用不着太感伤,我只是去打仗,并非一去不复还。”京城,他另一个家,母后还在,他总是要入京瞧瞧。

  “不许说堵心的话,我可是让人在京城开了赌局,赌你大获全胜,你不准让我输钱。”什么不复还,贱嘴。

  “哈哈——财迷王妃。”这样也能捞钱。

  她生恼的朝他腿肉一掐。“笑什么,京城人傻钱多,与其让他们吃喝嫖赌花光了,不如本王妃做点善事收了,日后才能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这是纳福积德。”

  “好,王妃说的是。”家有悍妃,不敢驳斥。

  ‘桓哥哥,你的毒真的清干净了吗?”看他脸色还很苍白,连着几天的祛毒他都瘦了一大圈。

  感觉双腿有力的皇甫桓笑着撑起上身,试着下地行走。“我能走个两、三步了,再多做练习便能走得更稳……”

  他走了两步,一个重心不稳往前一晃,成清宁连忙上前一扶。

  “桓哥哥小心……啊!疼……”她的手腕……

  “怎么了,宁儿,哪里疼?是我撞伤了你?”他低头看着扶着细腕的她,一抹淡淡的瘀红露了出来。他拉开她不让人掀的袖口,明显的肿胀让他倒吸口气。

  “不痛的,桓哥哥,我只是忙着为你收拾行李才忘了上药,一会儿抹了药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就看起来严重了些而已。

  “是我弄的?”他心疼不已。

  “比起你受的苦,这点小伤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你撑过来了。”他能上马了,他们将来的路便好走了。闻言,他动容地眼眶泛泪。“我定不负你。”

  “我心亦然,君心即妾心,两不相负。”他不负她,她也待以真心,往后的日子携手同行。

  §第十二章 望君早归

  又是一次的送别,心态全然不同。

  站在巍峨高墙上,成清宁泪眼婆娑的俯视城墙下万头攒动的大军,她视线模糊看不清楚前方,只觉得鼻酸,想哭,万分的难舍难分全写在脸上。

  泪流两行,风中低泣。

  前一次,她送的是战功彪炳的战国将军皇甫桓,身跨黑马,威风凛凛,容貌俊美得令天地为之失色,红缨枪拄地而立,腰佩短刃,全城鼓舞,欢声雷动,将士们身染战意。

  那时秦王是大姊姊的未婚夫婿,她含羞带怯,等着良人归来,而她成清宁只用看热闹的心情来凑一脚。而今她含泪相送的是枕畔相偎的丈夫,姊夫变夫君,感受截然不同,人未走远她已感觉到心痛。

  “秦王出来了,秦王出来了……”

  城墙下的百姓大声呼喊着,但是看到坐在轮椅上被侍卫推着走的鬼面面具男子,众人的欢呼声忽地一弱,呜呜的哀泣声幽幽飘出,一声、两声、三声……汇集成一面哭墙。

  这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吗?

  为什么他都伤成这样了,皇上还要让他上战场,他能打仗吗?朝廷对战场退下来的伤兵何其残忍,人都不能走了还往前线送,皇上对秦王有多大的仇恨,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

  于是,哭声更大了。

  城墙内外弥漫令人鼻酸的悲凉,连二十万大军内也有人偷偷拭泪,为他们沦为参军的主帅大感不平。

  皇甫桓是将士们眼中的神,他的传奇是不朽的,没有人能超越,更有不少人以他为目标,期盼自己也能缔造不世战绩。

  “该走了……”这一刻,终于来了。

  扬着手,皇甫桓让人将他送上停在一旁的马车,双腿不良于行的他只能以马车代步。

  “委屈你了,王爷。”一名小将眼眶红肿将秦王抱上车,他的双臂是抖颤的,因为那不能平息的哀伤。

  “不委屈,能和兄弟们并肩作战,即便战死沙场也含笑九泉。”西北才是他的家,他的天空。苍鹰翔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