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四


  但是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不关己则已,关己则乱,当看到自己的丈夫如垂死的鱼痛苦挣扎时,她的心一扎一扎的抽疼,很想大声的狂喊:不要做了,就这样了,残一辈子我也跟着你!

  “宁儿,听话。”他轻声的哄着。

  “我不,你不许赶我走,夫妻是同生共死的鸳鸯,缺一不独活,不能让我只分享你的富贵,却不让我为你分担身体上的痛楚。”那种夫妻很表面,不能交心。

  “宁儿……”面对妻子的固执,皇甫桓抑郁在心。

  明明他贵为亲王,却管不住一名老往他头上蹦的小女人,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好生的哄着,否则她耍起横来没人消受得了,软刀子一刀一刀的割,让人钝疼钝疼地,却拿她没撤。

  成清宁小人得志似的捂住皇甫桓的嘴,挑衅地扬眉又挤眼。“咱们沟通沟通,我讲你听,只能点头,不能摇头,我可不跟你客气,你现在是想跑跑不了,全在我的掌控中。”

  正在准备针灸器物的君无恙闻言眉头一挑,微露出鄙夷,像秦王、秦王妃这般的夫妻,他见都没见过,一个太娇气,仗着受宠老使性子,一个太傲气,却又老是被妻子牵着鼻头走,夫纲哪去了,能纵容为妻者无法无天吗?

  “……”手放开。

  皇甫桓指指她的手,她不放手他没法开口。

  “反正我是打定主意了,你说不说话都一样,除非你把我打晕了,否则我绝不离开。”成清宁张狂地一扬鼻,好不骄纵。

  一只大手听了她的“建议”,在她细嫩玉白的后颈上轻抚,似在考虑朝哪里往下劈才不会伤到娇人儿,但是……

  还有下文。

  “不过你最好想清楚我醒来后的后果,本王妃一向有点小脾气,你被狐狸咬过没有?包管你一生难忘。”当她是纸糊的呀!想拿捏就拿捏,那也要看她愿不愿意。

  恃宠而骄指的便是成清宁这种人,在她还是宁平侯府庶女的时候,她多么低调做人,谨小慎微,尽量把自己缩成小纸团般不让嫡母注意到她,一方面又伏低做小的讨好嫡姊,寻求她一点小小的庇荫,夹缝中把日子过得平凡又无趣。

  那时的她根本不敢对人高声,服膺明哲保身的原则,不该管的事绝对不管,一有点不对劲赶紧开溜,除了弟弟弘武还能得到她一点关注外,她连自己姨娘的死活也不当一回事。

  说是无情,其实是冷漠,从现代穿越到大明朝的她并无融入感,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格格不入的外来者,冷眼旁观世局的变化,凭着穿越人的聪慧,总有一天会扭转逆势。

  可是她嫁人了,成了某个人的妻子,在水乳交融的那一刻,她骤地感受到她再也回不去了,只能留在这时空继续做某人的妻子。

  没想到皇甫桓的宠爱让她沦陷,她被宠得无法无天、百般包容,不由得恢复原本张扬的性子,毫无负担接受皇甫桓对她好和纵容,同时她也放开自己的心接纳他,两人结同心,恩爱两不疑。

  “你到底要不要他好起来?再拖拖拉拉的,本神医就不治了。”管他五日之约,他说过他不是好人,没必要遵守诺言,毒不解也死不了,还能活好些年。

  讨厌的嚼齿科生物,真该压在水里淹死。“我有阻止你动手吗?王爷的腿现在归你了。”

  难道还能把他切三段,一截下身、一截身躯、另一截剩下一颗头颅?两个男人同时在心里叹息,王妃真是妙人儿。

  “下针包含整条大腿,请王妃回避,小民要为王爷宽衣。”你一个女人看男人脱衣服不好吧?

  “该看的我都看过了,王爷不必害羞。”她本来想说睡都睡过了,秦王上下哪一处她没摸过,还避什么讳,不过古人太含蓄了,只做不说,因此她也矜持了些,没讲得那么直接。

  是你该害羞好吗?我们是为了你着想!皇甫桓眼中流露出歉意,君无恙则眉心一颦,两人互视一眼,眼底或有包容或是莫可奈何,君无恙眼中还多了一抹诮意。

  瞧!你宠出来的女人,她的脸皮有多厚呀!居然连这种事也不在意,你再宠呀!宠到无边,看她会不会踩在你头上?

  我宠我的女人我乐意,没人可宠的你少在一边发酸,知道你吃味我容忍,但别太过了,我家宁儿可不许你弄哭她。

  男人的眼力较劲。

  “既然王妃不避开就搭把手,帮小民将王爷的裤子脱下。”他就不信她敢做,女人还是躲回绣阁绣花吧。谁知成清宁二话不说立刻动手,把笃定她会退开的君无恙吓得差点一针扎在自己手上,惊愕不已。

  她……她到底是不是女人呀?就算是自己的丈夫也用不着这么……落落大方。

  “脱了。”然后呢?

  幸好戴了面具,不过皇甫桓另半张脸已是红的,在男人面前赤身裸体无妨,但还有妻子在场,那就叫人没法坦然面对了。

  他,臊了。

  “不用全脱,我只要一只右腿。”中了毒箭的那条腿。

  “早说嘛!你害我白忙一场。”成清宁拿起干净的布巾,盖住丈夫……呃,胯下以上的身躯。是王妃你脱得太快,他根本来不及阻止。

  这对夫妻的床笫事一定很和谐,秦王对王妃才会百依百顺,瞧她的双手多熟练,三两下就把王爷剥得一干二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