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〇


  换他一哼,“就你那烂偏方,治上一百年也断不了根,他中了是‘蚀骨毒’,毒都侵入骨子里了,没下猛药以毒攻毒逼出旧毒,他这条腿是废定了。”

  “牛鼻子老道也很会说呀!也没见他捉出一只鬼来,光说不练谁不会,谁看过蚀骨毒了,就你嘴上说说,唬唬外行人,好掩饰你医术不佳的事实。”欺世钓誉。

  “你说我是假道士?!”他目光沉如深渊。

  “虽不中亦不远矣!医道本一家,若你真有本事就来赌一赌,看你够不够胆。”

  成清宁的眼神让人很不痛快,像在看一件被抛售的瑕疵品,价钱一时喊高了怕吃亏。

  “赌什么?”一开口,他有种掉入陷阱的感觉,却想不出有谁敢算计他,眼前“无脑”的王妃吗?

  “赌你几日内能治好桓哥哥的腿,一年会不会太为难你了?”她一脸假情假意的轻视道。

  “不用。”君无恙眯起眸,冷言冻人。

  “半年?”

  “太长。”

  “三个月?”

  他火大的一喊,“你到底要不要王爷好起来?”

  成清宁悠悠哉哉的撇嘴,“本王妃不想太高估你,万一你解不了毒岂不是砸了神医的名号?”

  “十天,给我十天,我保证还你行走自如的王爷。”他原本预估要一个月,用缓和的方式解毒。

  “三天,本王妃要看看你有没有真能耐。”猛烈一点的药无妨,只要主爷的双腿能站立。他咬着牙,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不行,太赶,七天。”

  “四天。”她退一步。

  “……五天。”他讨价还价。

  “好,成交。”她很满意的天数。

  成清宁一松口,君无恙顿时脸一讶,有些不敢相信刁钻的王妃会妥协,而非蛮横不讲理的逼他。

  “桓哥哥,他真的是神医吗?怎么激他几句就上钩了?我还以为神医都是高风亮节的神仙人物,医者父母心,不因外力而改变初衷,没想到他会笨成这样。”让人大失所望。

  “她用激将法?”恍然大悟的君无恙面色难看。

  皇甫桓宠溺的看着妻子,轻握她小手。“王妃向来淘气,君大夫莫怪,她就是受不得气。”

  原来他还得罪她了,女子的小心眼。“难怪她用十两就想买下人家的丁香花,想必是太娇气了。”见不得人说妻子一句不是的秦王将罗佑东叫到面前,“你可知你犯了什么错?”

  这……“属下不知。”

  “不知?”他冷笑。“让你待在王府太屈才了,才几年没上战场,你这把刀就钝了。”

  “王爷……”罗佑东惶惶然屈膝一跪。

  “小罗罗,本王妃来告诉你错在哪里,不教而杀想必你也不服气,你自个儿说说你在王府是做什么的?”王妃要立威。

  “王府仪卫司统领。”他声音宏亮。

  “职责为何?”

  “护卫王爷、王妃的安危。”每一次出行皆护卫在侧。

  “那么不论本王妃做的是对是错,身为王府统领只能听令执行,但你做了什么?你抗令不从,若在战前,你敢对王爷所下的命令产生质疑吗?军令如山,身为前方将士你只能服从。”打他五十军棍还算轻了,忤逆犯上是死罪。

  “属下、属下……”他额头冷汗直冒。

  “说穿了,你们并没有把我当王妃看待,心里想着那不过是宁平侯府的庶女,要不是走好运嫁入王府,哪能高攀上神人一般的秦王。”她的亲和作风也是原因之一,让人以为她没脾气,是个没多少威仪的王妃。

  “属下不敢,王妃是秦王府的主子。”只要是合理的要求,他莫敢不从,绝无二话。

  成清宁笑笑地一撩碎发,“是的,秦王府的王妃,享王妃尊荣,却不是战神的妻子,你们认为我们并不相配。”

  沉目不语的皇甫桓始终握着妻子的手,不时给予支持。

  罗佑东不再开口,心中默认她是有些配不上王爷,她太爱财了,市侩又功利,把纪律森严的王府搞得像闹市似,很多兄弟都不习惯过于安逸的日子。

  “你只看见我强买强卖,却不知一年前我与我姨娘,喔她已是我爹的平妻,本王妃和崔氏到庙里上香,路经那座宅子,那时我正想开间芳疗馆,瞧这地点不错,便上前询问宅子卖不卖。

  “可你知怎么了吗?宅子里住的是卫国公府陈管事的外室,当时陈管事就在屋里,他认出我娘就是侯府的崔姨娘,便想着替我嫡母教训姨娘,不仅不卖屋还叫人打我和我娘,好几个人棍棒齐下,甚至高喊着要打折我娘的腿……”

  “王妃,属下并不知情……”他真做错了。罗佑东愧疚不已,他不晓得王妃在宁平侯府过得这么辛苦。

  “我为了护着娘被打了几下,荷叶为了护住我被打破了头,一个国公府的奴才就能欺我至此,难道我不能还以一二吗?我只是要了他的花可没要了他的命。”还算仁慈。

  “属下甘愿受罚。”王妃好可怜,她真是心地善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