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九


  “那些人还在等你回去是吧?”简直是一群蠢夫,一个不能追敌的将军还有什么值得他们等待的,盲目的崇拜罢了。

  一想到并肩作战的边关同袍,皇甫桓嘴角轻扬,“你有几分把握能治好我的腿?”腿好了,就能走了。

  “不是有王妃为你排毒吗?要我做什么,锦上添花不成?”口是心非的神医君无恙不屑的撇嘴。

  “她是她,你是你,她对我的在意出自关心,而你只想拿我来试药。”他伤的是腿而非脑子,还能分辨其中的不同。

  “怎么?连一句重话也舍不得说,这么护着你的小妻子,我倒要瞧瞧她有多大的能耐,能把硬如铁板的大将军化为绕指柔。”女人不都是一个样,还是秦王妃有三头六臂?

  “一会儿你就会见到她。”只怕他也是被噎得说不出话的那一个,明知她说的是歪理还反驳不了。闻言,君无恙大感疑惑,“什么时候王府的女眷能自行出府了,你就放任她满大街乱走?”

  “你试着向她解释何谓妇德,本王会十分感激。”妻子的话要听得,妻子出门要等得,妻子花钱要舍得,妻子打骂要忍得,她振振有词的强调这才是女子四得。

  他听过后一笑置之,可是后来他发现不知不觉中,他竟被“教化”了,只要妻子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丢过来,他的心就化了,她说什么就只有“对”、“好”、“可以”。

  舍得花银子宠老婆,等她等得再久也甘愿,她说的话全是对的,他不敢不听,因为后果会很严重,她若不高兴给她数落两句、掐个两把也没什么,花拳绣腿的也弄不痛人。

  “王爷,你是不是太纵容王妃了……”蓦地,他的目光停在酒楼下方做少妇装扮的女子身上,他看的不是她出色的容貌,而是她的动作,她正向一名逃走的偷儿丢掷……木瓜?

  还丢中了,正中后脑杓。一会儿,女子不见了。

  这……这女人也未免太大胆了,区区弱女子竟也敢撼动大树,那名偷儿的大腿都比她的腰还粗。

  “桓哥哥,你来评评理,我叫老罗帮我摘花,他居然说那是女人的活儿,他一个大男人不做娘儿们的事。娘儿们又怎样,他以后不娶老婆了吗?长得五大三粗的,我真怀疑有哪个瞎了眼的姑娘会瞧上他……”

  她都没摆谱,他敢给她摆谱,真是猫儿不挠人就忘了她有爪子了。

  “坐,喝口茶消消气,和个脑子没拳头大的大老粗计较什么,不是平白的气苦自己。”皇甫桓眉头一挑,被骂得像孙子、垂头丧气的罗佑东赶紧让人送上王妃爱喝的香茗。

  “去去去,别在我身边晃,看得都扎眼,我是王妃呐!你竟敢不听我的话,桓哥哥,你替我骂骂他。”皮痒了,不臭骂上几句他怎知道她多想抓、花、他。

  “好,我替你骂他,但我得先晓得发生什么事。”皇甫桓看向他派在王妃身边的武婢明叶。“罗大头做了什么?”

  武毅将军多了个外号——头大无脑。

  才跟着王妃不久的丫头在情感上比较偏向罗佑东,他们好歹认识几年,有几分交情,而且她也认为王妃有几分无理取闹,太任性了,但她的主子是王妃,说不说实话都是为难。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只好避重就轻的挑字拣话了。

  “启禀王爷,王妃看上一户人家院子里的丁香,她一时惊喜不已的嚷着要炼成花油,让罗将军花十两银子把开满整棵树的丁香摘下来,一朵也别剩下。”以势压人非秦王府做法。

  “但对方不肯卖是吧?”皇甫桓似亲眼目睹似,丝毫不以王妃的作为为忤,反而投以安抚神情。

  “是的,王爷。”明叶回答。

  “罗统领,回府后领军棍五十。”

  不仅罗佑东愕然,明叶也惊讶的侧目,明明不是他的错为何要受罚?

  罗佑东同时是王府编列在册的仪卫司统领,赵走西是副统领,两人管着五百名王府侍卫。

  “错的人不用罚?王爷,太偏宠王妃会为人所诟病。”本想作壁上观的君无恙忍不住出言讥诮,他瞧出此女正是适才在楼下捉贼的蠢女人,本来对她有几分特立独行的好感在此时崩落。

  “桓哥哥,这个管闲事的人是谁?”长得还不错,就比她家王爷差上一点点而已,二号美男。配角。

  “君无恙。”一言带过。

  “他是干什么的?”不正视人的斜睨叫人很不愉快。

  “大夫。”

  成清宁水眸闪了一下,不痛不痒的轻“喔”一声。“帮你治腿的那一位吧!他成吗?看起来像来骗银子的庸医。”

  太年轻了,才二十出头,若不是穿越的,这年纪的人能学到多少精湛医术,除非他有医学天分。

  “哼!你可以不让我治,当一辈子残废。”君无恙恶毒的说着,从不因对方位高权重而留点口德。

  “桓哥哥你瞧,他根本没本事,明摆着是江湖术士,怕医不好你露出马脚,随便找了拙劣藉口就想搪塞过去,这人太无耻了。”成清宁一脸鄙夷的轻哼三声。

  这一声声轻蔑的哼声让一向心高气傲的神医变了神色,眸色沉沉,“谁说我治不好他,易如反掌。”

  “别说大话了你,我也能治好他呀!十年、八年用药养着,早晚有一天清掉余毒。”用她的方式可行,就是耗时,要一点一点的拔毒,还要持续推拿、复健,避免肌肉萎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