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七


  “那一次我中了毒躲到京城外的小庄子,那时我便怀疑是他下的手,我的警觉性向来很高,不是信任的人近不了我的身,可是苦无证据,无法证明是他指使。”所以他只能吞下暗亏,更加防范身边的人。

  一山难容二虎,双龙在天必有一伤。

  “就算证实了你又能拿他怎么样?他一句话就能决定你的生死。”至高的权力,无上的力量。

  皇甫桓沉目,冷诮道:“他不敢要了我的命,至少在明面上。我在军中待了十多年,无人能及的声望始终在百姓心中,少了我,他掌控不了边疆百万大军,西南、西北、南蛮都有我的人在,我一死,边关就乱了。”

  “因此他让你成废人。”这一招挺有心计的,既能稳定军心又可以铲除异己。

  “是我权衡之下所做的结果,我对那个位置没兴趣,又不想兄弟阋墙让母后为难,所以暂且退避一时,消弭其戒心。”

  他的毒没解,宫里的那两位轮流派太医来诊治,一个是不想他好,在药里加料,让他体内的毒更加难解,一个是真心盼着他好,想让他重新站起来。

  皇上与太后,亲母子无误,但母子不同心。

  “桓哥哥,是我拖累了你,你是为了我才想奋力一搏吧?”她觉得很愧疚,原来她也是红颜祸水。

  皇甫桓失笑地将她拉进怀中,让她坐在他腿上。“我想要你和我的孩子,我的儿女不能活在亲爹的窝囊里。”

  “你想太远了,我的癸水才过不久,你要当爹还得再等等。”她也不想太早生,这年代生孩子风险太大,稳婆的接生技术太落后。

  “总要未雨绸缪,做长远计划,凡事想得越周全才不会措手不及。”谁也不能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成清宁静默了一会才开口,“京城我们不能待了是吧?”

  “宁儿,又要让你受委屈了。”他对不起她。

  她轻笑的摇头,双眸明媚似朝阳。“庶女的命很坚韧,哪里都活得下去,只是要乐坏我二哥哥了,我好不容易开起来的芳疗馆就要让给他,还有我攒了好几年才置下的地,不知又要便宜谁。”

  想给自己留点银子傍身,到最后什么也没留住。

  “你是钻进钱眼了不成?想事情想傻了,没有你制的精油,芳疗馆也开不久,而且你亲娘已是平妻,你一向宠小舅子,几百亩地给他当日后的家业又怎样,有董氏在,他也分不了多少家产。”董氏最痛恨的应该是他们母子仨了吧!不可能会善待。

  秦王府在,董氏不敢轻举妄动,人家有个秦王妃女儿当靠山,她再恨也得忍住,做做表面功夫。

  可是夫妻俩一旦离京,后头有卫国公府的董氏不会再顾念什么脸面,她以前受过什么气都会一一讨回来。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可我就是舍不得我的银子。”一说到银子她就心疼,像割肉一样。

  皇甫桓好笑地轻咬她雪兔般的玉耳。“我的银子不就是你的银子,到时地底库房里的那些全部带走,够你用几辈子了。”

  “真的?”原来可以带走,而非留给下一任主人。

  “瞧你一提到银子就两眼发亮的神情,真是个财迷,不过有一件事你要牢牢记住,在地底库房中有七条通往外面的暗道,四条在城内,三条直接出城,你看门上的浮雕以做识别,麒麟是内,狻猊朝外……”

  这三年的足不出户并非一事无成,他暗中派了人挖了地道,军队出身的侍卫效率极高,原本他只想挖三、四条地道足以逃生就好,没想到他们一口气打通七条暗道,倒让他有了意外之喜。

  怕她没记牢的皇甫桓特意将撒金宣纸铺平,画下一目了然的简图,标示出每一条通道的出口处和附近街道,以她的聪明才智只需多看两眼便能记住全图,而后他整幅烧毁。

  换言之,除了几名全程参与挖掘地道的亲信外,就他二人知晓所有地道,其余众人只知其一,不解详情。被接二连三的暗算后,皇甫桓对人的信任度大为降低,除非他信得过的人,否则他宁可先小人后君子,同时这样也是在保护其他人的安危,因为知道得越少命才活得长久。

  “桓哥哥,你的毒能解吗?”要是有像现代毒物检验之类的技术就好了,抽出一管血做检查,便能查出所中何毒,再依毒性用药。

  皇甫桓被她问住了,能不能解不是他说了算,要看号称“百毒圣手”君无恙。“我不确定。”

  “那你请来的大夫医术好不好?”能让他看上眼的肯定很不错,但术业有专攻,也许所有医术里最不擅长的便是解毒。

  他想了一下,“应该还可以。”

  其实这样说是含蓄了,岂止还可以,君无恙治不了的病,天底下无人能治,他解不了的毒,中毒者只有一死,出身神药世家的他一出生就接触药草,天下无他不识的药材。

  而他的师父神机老人活了一百零七岁仍健在,无病无灾活似七旬老者,发不染霜黑亮得很,齿不动摇眼不花,十足的老康泰。

  “既然是还可以就把鸡汤喝了,双管齐下,在他未为你解毒前先喝些排毒的汤水,多少减轻你身子的负担。”还好鸡汤的油很厚,不怕它凉掉。

  喝到有点腻胃的皇甫桓脸色微青。“宁儿,你要忙的事太多,不要累着了,以后这种小事就交给下人去做。”

  “为了让你的身子早点好起来,我再累也值得。”当起贤妻的成清宁端起白釉瓷碗,细心地拨去浮在上层的油膜,一匙舀满轻吹了两口,温柔体贴的送到他唇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