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五


  后者才是她们动力十足的主因,为了让自己变美,女人可是会很拚命的,尤其是千金难求的护肤圣品。

  “我们的女伙计呀!芳疗馆只接待女客,男宾止步,你们是头一批入内的男人。王爷,你是贵宾,由本馆的东家亲自招待,有没有感到无上的荣光?”

  成清宁一扬手,容貌端正的姑娘们鱼贯的走入内室,铺着红地毯的交谊厅顿时变得宽敞了许多。

  “脸不臊?”他得量量厚几寸。

  “臊什么?我从无到有一手建立起来这芳疗馆,光这地方就花了我五千两才买下,将我肉疼得好几夜睡不着,把我二哥哥拉出来揍一顿,我怕不能回本,怕二哥哥的本钱也赔进去。”她边说边和赵走西换手,把皇甫桓推进一间光线明亮的包厢。

  按摩床、高脚椅、工具车、成排的架子,架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精油和香药,袅袅升起的熏香弥漫一室。

  “成弘文也有入股?”没想到她和侯府老二倒是感情不错。

  “我缺钱嘛!而他手边又刚好有些银子,那我就又磨又耍赖的向他借钱,他不借,只说要给我,我不好白拿人家的银子就让出两分利了。”想想真后悔,得不偿失。

  借了钱好还,顶多加点利息,可入了股是月月分红,她二哥哥笑得嘴都阖不拢,直说下回缺钱再找他。

  “我不是给了你麒麟玉佩,提领个几万两不成问题。”皇甫桓不快她没想到他,更不喜她和成弘文走得太近。

  他的妻子怎能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即使那是他的大舅子。

  成清宁比了比人宽的窄床,要他自个儿上去,正面向上,不要逼她使出狠手段。“那时我和你不熟嘛!怎能随便用别人的银子,要早知道你是我将来的夫婿,我何必辛苦开铺子。”还不是想赚钱,银子生银子。

  不悦被安抚了,他半是无奈半是苦笑的看了妻子一眼,即使双腿不便,他双臂一撑,仍身手矫健的上了床。

  “宁儿,还是不……”他大手按住她欲取下面具的手。

  “进了贼窝还想脱身?你身残志不残,很有骨气,但是遇到我辣手摧花魔,谅你插翅也难飞。”他只有任她摆布的分,山大王似的成清宁按住他双肩,眉扬眼笑。

  “占山为王了?”这架式……还真适合当土匪。

  成清宁水眸清亮的一眨,“桓哥哥,强抢人夫我演得好不好?”皇甫桓眼皮子抽动了一下。不用抢,我本来就是你的。

  “桓哥哥,墙上的渔翁垂钓图是我画的,不用画纸直接画在墙上,以油彩上色……啊!罗将军,你怎么满脸是血……”

  “什么?!”

  正看着墙上画作的皇甫桓很是惊叹画工的精湛和鲜明的色调,听到是出自妻子之手,不禁与有荣焉的多看几眼,冷不防耳边传来成清宁惊恐的叫声,他上臂一施力撑起上身,将爱妻护在身后。

  蓦地,他感到一阵风拂过脸颊,面上顿然轻了几分。

  “也没多难看嘛!害我以为是半张脸血肉模糊,结果不过是一条横过面颊的粗疤罢了,也就我手指大小,你在害什么臊呀?大男人还介意一条疤?”若用现代雷射手术能完全消除,淡到有如新长的嫩肌。

  古人太重视容貌,一点点瑕疵都视为重大伤残,遮遮掩掩地怕人知晓,其实像一般的胎记也能用医美技术还以自然肌色,可惜此时的医术不够先进,还没法做到,只能赖以药草和针灸小规模的调整,淡化陈年老疤。

  “面具……”皇甫桓抚着脸,神色木然。

  没等他说完,成清宁像哄孩子似的将面具放在他手上。“就说你太大惊小怪了,男子身上有点疤算什么,那是为卫国保民所留下的荣耀,瞧!胆小如鼠的我半点惊色也没有,反而觉得这才是真正大明朝的好儿郎。”

  “宁儿,你……”她还胆小如鼠?

  皇甫桓不自觉地想笑,眼眶一阵发热。

  “躺好,不许动,让我借点仙水点化你,你要相信本仙姑的道法,不出一年能让你好上七、八成。”首先要软化角质,做脸部推拿,将隆起的肉疤往两侧推平,以指压方式促进血液循环……

  瞄了一眼,成清宁已在心里做好一连串治疗计划,软化角质的香药早晚一次,以精油两滴滴在净面的水里,洗净后以热巾敷面,三日做一次面部推拿,柔化疤痕。

  睡眠是重要关键,不能让他再纵欲过度,毫无节制的深耕勤播,男人的精血充足也是活化肌肉的要素……

  “痛……”她确定是在揉按,而不是把他的皮肉割开再缝合?

  小手往他脸上一拍。“像个男人行不行?死都不怕了还怕痛,会痛表示你筋脉堵塞住,多按按疏通了就不痛。”

  她竟然打他的脸……麻痛感不断传来,皇甫桓抿着唇,直视挽起袖子露出一截藕臂的妻子,原本想喝斥的声音在看到那张全神贯注的小脸时,顿时烟消云散。

  但是,他真没想过会这么痛,明明她的力气并不大,纤纤葱指看似轻柔地在脸上揉搓推按,可是却有针刺般的痛感,感觉那块疙瘩似的肉疤在她指间一点一点被搓平、拉直、搓平、拉直、搓平……不断地重复同一个动作。

  “等一下我会给你抹上淡化疤痕的香药,它本身带有微香,不浓,一、两个时辰内不许擦掉,等入睡前我再为你抹一次,三个月后你的皮肤就会变得很滑嫩。”那时再换另一种香药,涂抹再加蒸疗法,把瘀血排出,让硬疤变软。

  “宁儿,我不是女子。”在脸上抹香脂像话吗?他要怎么带他那些兵,一人分给他们一瓶香膏,告诉他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