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一


  “曾经?”

  “母亲把我寄在她名下,所以我也是嫡女了。”镀了金,身分上比较好看,但本质上还是庶女。

  “因为成清仪不想嫁本王?”皇甫桓嘴角凝寒的一勾。

  “也不是不想嫁,而是认为我比较会照顾人吧!我可以帮你推轮椅。”她两眼一亮的捉住轮椅把手。

  “不用。”他脸一黑。

  “我很好用的,好看的大哥哥,你不可以嫌弃我。”既然是“熟人”就好说话了,她大可赖上他。黑眸闪了闪,“你刚说你叫什么名字?”

  “成清宁,宁平侯府的宁。”

  她表现得很乖巧,乖到皇甫桓脸皮抽了一下,对她的能屈能伸感到无比钦佩。

  “不是苏什么的采花贼?”他轻讽道。

  成清宁脸皮很厚的咧嘴一笑。“什么采花贼,好看的大哥哥作梦都梦到我,我很光荣。”

  “皇甫桓。”他的脸……他忍住不抚向戴上面具的左颊。

  “嗄?”什么意思。

  “我的名字。”他终于能堂而皇之地告诉她。

  “我可以直呼你的名字?会不会太不恭敬。”他是大明朝第一亲王,直呼其名是犯了忌讳。

  “你什么时候对本王恭敬过了?”打她才多大就对他使心眼了,回回碰上她,回回都被摆了一道。

  “好看的大哥哥,你把我的手捉得好痛,能不能先放开呀?”她的手骨很脆弱,禁不起轻轻一折。

  “小狐狸。”他低喃。

  “我不是狐狸,我是人。”她强调。

  “叫本王的名字。”皇甫桓的目光落在她细白皓腕上圈红的瘀痕,心下愧疚的以指轻揉。

  “可以吗?”她问得小心翼翼。

  瞧见她谨慎的神情,他眼神一柔,“你几时变得这么拘束了?”

  “桓哥哥。”成清宁喊得很小声。

  伴君如伴虎,王爷也适用这句话,谁晓得他会不会阴晴不定,性子反覆无常,上位者向来唯我独尊。

  “怎么不自称妾身了?”多说几次也顺耳。她一脸委屈地微噘红唇,“怕你不要我。”

  “为什么不要你?”这可怜的小模样……真是祸害。

  “因为我不是大姊姊。”她是配不上王爷的庶女。

  一提到成清仪,皇甫桓的神情变得复杂。“嫁入我秦王府的人是你,你就是秦王妃。”

  “没有拜堂。”她指控道。

  他面上一讪,没解释他是刻意不出面,想让新娘子知难而退,如果知晓是她,他至少会露个面。“有王府的仪仗迎娶便算礼成,亲王婚礼不一定要拜堂,只要进宗庙上告列祖列宗,记入玉牒即可。”

  “我真的是王妃了?”她不信的问。

  “本王说你是你就是。”他想不出有谁比她更适合。

  “可我是庶女。”身分不配。

  “宁平侯夫人已经将你寄在她名下。”她是嫡女。皇甫桓唯一能原谅董氏的事,是她做了件对的事。成清宁洁白的下颚一点,“我是嫡女。”

  “所以没有配不配得上的问题,别忘了我这张脸,还有不中用的腿。”他自嘲的抚向右腿。

  “桓哥哥,你还是一样好看,没变丑。”半边脸也是一幅画,美景依旧,春光无限,桃花纷落。他眼中暗得幽沉,“你不怕?”

  “怕什么,你中了毒青面如鬼时我都不怕了,还怕你一半修罗、一半摆渡吗?”她看过更严重的烧烫伤患者,身体百分之七十遭火吻,但人家勇敢坚强的活下去,乐观地面对长达数年的复建人生,那是生命的勇者。

  “一半修罗,一半摆渡?”

  “传说中来自地狱的修罗王俊美无俦,他嗜杀成性有如恶鬼,却拥有世间最美的一张脸,而相传在地府有条河叫黄泉,河上有条小舟,舟上有个渡人过河的摆渡人,他一次只渡一个人,渡了一万人他前世犯的错也渡化了。

  “摆渡人渡人也渡己,他在黄泉度过无数岁月,很寂寞的一个人,无人作伴。所以桓哥哥不要难过,那是上天在考验你,渡人渡己难渡心,只要维持住本心,一切难题都能迎刃而解。”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别碰——”

  成清宁伸向他面具的手忽地被攫住,她吓了一跳,没想到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动作还这么敏捷。“桓哥哥,我摸一下都不行吗?我是秦王妃吧!”

  “少装可怜。”她双眼分明亮得像狡狯的狐狸,晶亮晶亮地闪着淘气光芒,毫无一丝委屈。

  “呜——你不承认我是秦王妃,你还是介意我不是大姊姊,猴子披上金缕衣还是猴子,呜——你休了我吧!把大姊姊换回来……啊!小心你的脚……”不怕压坏了吗?

  喔!已经坏了。

  皇甫桓瞪着被他拉坐在大腿上的丫头,气恼又无奈的轻拥她入怀。“你再闹我,我就办了你。”他被她气得忘了自称本王,恢复昔日的语气。

  “有丫头在……”都让人瞧见了,她还要不要做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