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她不仅拿不到一两银子,还倒赔了好几万两银子,为了让太后满意,她砸大钱充场面,把侯府嫁女儿办得热热闹闹,连同侯府的聘礼,绵延好几条街的嫁妆竟有一百九十八抬。

  太后知情后送了一对玉如意,以及赤金镶东珠红玛瑙头面,加上两抬嫁妆,凑吉祥数两百抬,浩浩荡荡地抬进秦王府。

  当成清宁坐在喜床上,她恍若在梦中,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么嫁了,还嫁给一个只看过一次面的陌生男子。

  都入了门,她还把印象中的九皇子当成秦王,心里回忆着他生的是什么模样,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小姐,好古怪,这王府里一个人也没有。”好可怕,冷冷清清的,没人闹洞房,也无划酒拳声,静得不像在办喜事。

  “要叫王妃,你得记住了,不然人家会说我们宁平侯府出来的丫头没规矩。”王爷是军旅出身,纪律严明。

  “是,要改口。”荷心小声的应下。

  “荷叶,你别责备她了,放轻松,王府不是龙潭虎穴,既来之,则安之。”唉!这凤冠真重,快把她的脖子压断了。

  要不是为了凤冠上一百零八颗鸽卵大的粉色珍珠,成清宁老早一把摘了它,往地上一砸,那些全是银子呐。唉!庶女的财迷性子,改不了的劣根性。

  “王妃,你不能再把自己当成未出阁的姑娘,一切要以王爷为主……”王爷才是府里的主人,他说一就不能顶二。

  “荷叶,我饿了。”饿了一整天,她看见什么吃食都会两眼发光,恨不得一手烤羊腿,一手酱牛肉。

  一听主子说饿了,一脸无奈的荷叶拿出装了一口一个的一口酥点心匣子。“王妃,你慢点吃,小心噎着。”

  “没……没事,这酥饼做得小小的,不会噎到。”就是吃多了口会渴,口渴了喝水,喝了水便想小解。

  “小……王妃,这王府真的很静。”若是只有她一人,她肯定不敢在夜里走动,阴气森森的。肚子有些饱足感的成清宁动起脑子,问道:“荷心,你说你没看到人,真的一个也没有吗?”

  荷心打了个哆嗦,“也不是说没有,奴婢指的是丫头、婆子,除了咱们带来的人外,这门里门外站岗的全是侍卫,他们面无表情,一脸冷肃,问他们什么也不答,站得笔直像一柄长枪,连眼睛都不动。”

  “啊!防守得好森严,他们怕有人刺杀王爷吗?”也太慎重了,重重的防卫固若金汤。

  她的话虽不中亦不远矣!秦王的确在防人,防的是最高高在上的那一位,人越往高处,所拥有的越少,连最亲的至亲也不能相信,尤其身在皇家,骨肉亲情是一大笑话。

  “王妃,王爷还来不来?奴婢看外面阴阴暗暗的,连盏灯也不点,王爷想来也来不了吧!”想到王爷身有残疾,最心宽的荷心也不免担忧几分,新婚之夜不在喜房度过算什么洞房,小姐的委屈有谁怜惜。

  “他不来我才好独占整张床呀!瞧我睡姿不雅地老是翻来滚去,正好成全了我。”没人跟她挤,看她爱怎么滚就怎么滚。

  成清宁打小就有踢被的毛病,守夜的荷叶或荷心夜里要起身好几回替她盖好被,免得不爱关窗的她着凉。年岁大了些,手上有了点钱,她便让人买来十来斤棉,扯了一块布做成好几个抱枕,往床上一搁就滚不了,这才免了丫头们频伺候,夜一深也能睡个好眠,不用盯着她。

  “王妃,不可以有这样的想法,你和王爷是夫妻,成亲的前三天王爷得在新房过,否则对王妃不好。”严谨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紧绷,好像主子快成为弃妇了还无动于衷。

  她苦笑,凤冠下的清丽小脸满是无奈。“荷叶,你看不出我是苦中作乐吗?不给自己找些乐子,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王妃……”就连一向心最硬的荷叶都面露不忍,心疼她家小姐硬被夫人代嫁,小姐连“不”都说不得。这便是身为庶女的宿命,好事轮不到,看人吃肉啃大鱼,一旦有事就顶上,为嫡女消灾解厄,成清宁恶趣味的想着。“荷叶、荷心,凤冠很重,我可以取下来了吗?”

  活受罪呀!一顶凤冠起码二十斤吧!又镶宝石又镶珠,还是赤金的,内务府好大的手笔,给秦王妃好大的脸面。

  “不行。”斩钉截铁。

  “不行啦!王妃,要掀了盖头才行。”语气轻柔,带了点哀求,就怕她一时任性坏了礼俗。

  “那叫人来掀呀!”她困了,想睡觉。

  “这……”谁敢去叫呀,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王爷。

  “唉!总不能让我在这儿坐上一夜,你们主子身娇体虚,会死人的。”硬撑着不睡,明儿准变成一个女鬼,披头散发,脸色发绿,双眼浮肿,眼眶四周呈现青紫。

  严重睡眠不足。

  “呸!呸!呸!胡说什么,新婚日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话,去去去,坏的不灵好的灵,主子大富大贵……”荷心念念有词道,就怕一语成谶。

  能嫁入秦王府是多大的福分,多少人求都求不到,但本来可不是主子的,而是别人不要的,一旦秦王府发现了真相,只怕所有知情的人都会受到连累,首当其冲是代嫁之人。

  “再贵就要顶天了,你们再出去外头瞧一瞧,看有没有人,找个人来传话。”真是怪了,大婚之日连个喜娘也没有,秦王受了伤连性子也变了吗?孤僻冷漠得不近人情。

  “我去。”胆大的荷叶一应。

  不一会儿,这丫头满脸惨白的回房,手脚冰冷的彷佛僵成木杆。

  “怎么样?没人?”存心冷落新娘子吧?果然不是一门好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