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七


  “你比我聪明,所以我才来问你,不过不管你是嫡女或庶女,我相信你都会让自己过得很好。”她像山里的狐狸,会自己打猎,在树底下挖个洞就能蜷起尾巴当窝睡。

  听了他的话后,成清宁心里好受多了。“这才像句人话,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当你嫡亲的妹妹。”他很急的解释,“你本来就是我嫡嫡亲的妹妹,没有第二,我和三妹妹最要好了,没人比得上——”

  成清宁笑着打断他的话,“二哥哥别急,我不信你还能信谁呢!不过若有一天我不在府里了,你帮我照顾姨娘和小七。”

  “你要去哪里?二哥哥陪你。”相差三个月的异母兄妹比亲兄妹还亲,两人自幼形影不离像孪生子。

  她摇头,“人长大总会分离,你在心里记着我,我在心里念着你,不论分隔多远,二哥哥永远是我的二哥哥,我会记得你对我的好,在这侯府里唯有你真心待我……”

  §第六章 当我的妻吧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不过一名庶女而已,哪来的胆气敢拂嫡母的颜面,大言不惭地说是她求庶女,而非庶女求她。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在她的后院里她会镇不住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因为大姊姊不想嫁秦王。”这便是她的筹码。

  人生是一场赌博,赌赢了,春风得意,落败了,垂头丧气,看看个人的手气,一把定输赢。董氏语滞,“你……”她居然一言命中她的罩门。

  “其实我嫁不嫁并不重要,主要是大姊姊不想嫁,她不想嫁就必须有人代嫁,否则侯府就犯了大逆不道的欺君大罪。”这要是降罪下来,重者诛九族,轻者家产充公,流放三千里。

  “不是非你不可。”董氏咬着牙道,不让年仅十五的小丫头牵着鼻头走,她到底还是瞧不起庶女。

  成清宁赞同的点头。“的确,不是非我不可,可是只剩一个四妹妹了,母亲放心把她放在高位,不怕她有朝一日得势反过来对付你,以皇家的威仪逼你让出正室之位,扶香姨娘上位?”

  她会怕的,因她十分在乎身分、地位,更不容许别人抢走她硬要来的位置,董氏的婚姻建立在掠夺之上。当庶女有个好处,那便是到处有小道消息可听,别人一见她无害的纯真表情,便会守不住嘴的把陈年往事像倒豆子似的倒出来,因此她知道这个便宜爹有个念念不忘的李家表妹,事隔多年,爹的书房暗柜还藏着小表妹的画像。

  “她敢——”她会先活活掐死香姨娘。

  “母亲何必撂狠话,我们心知肚明,四妹妹从来不是心宽之人,她对你和大姊姊向来心怀怨恨。”成清贞是锱铢必较的性子,对她好她认为理所当然,毫无感激,可一旦稍有偏颇,她便怀恨在心,誓言一报还一报。深知四妹妹个性的成清宁从不给自己结仇恨,还会巧妙地转嫁给董氏和成清仪,让她们被恨得莫名其妙。不过她们也不在意吧!庶女在两人眼中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给吃、给住,日后添一笔嫁妆也就了事,无须了解庶女在想什么,她们翻不出什么么蛾子,徒增笑柄罢了。

  董氏被她的话堵得一阵气闷,却又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实话,四丫头是个心狠的,不会放过错待她的人。

  “你要什么?”

  “首先是嫁妆……”

  不等她说完,董氏急躁的打断她的话。“我已经按分例准备好了,不会少你一分一毫。”

  闻言成清宁轻笑,“母亲所谓的分例指的是庶女的分例吧?满打满算六十六抬,可是我若是寄名嫡女,母亲这是要寒碜谁,你把秦王府当寻常百姓家了吗?还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了,堂堂的亲王竟娶寒门女?!”

  “这……”好像是少了些。

  “一百二十抬,不包含王府的聘礼,我要嫡女的分例,母亲给大姊姊备什么就给什么,还有两万两压箱银,丫头、婆子就不用了,秋凉院那几个就够用了,请把她们的卖身契给我。”她不会任嫡母在她身边安插眼线,自己的人自己培养。

  “你未免狮子大开口,想掏空侯府的家底。”她不给。

  成清宁笑着轻摇螓首,发际的蝶恋花镶红宝金步摇跟着一晃,映得她娇颜更美。“母亲,这些年你捞了多少心里有数,女儿就不好揭穿你了,不过请你记住秦王是真正的皇室中人,他丢不起这个脸,皇上亦然,太后更看重小儿子迎亲。”

  一提到太后,身形微晃的董氏脸色略白。“好,我给,希望你不要吃撑了吐出来!”

  “还有王府的聘礼,我要全部跟着我进门。”一样也不留。

  “什么?!”董氏忿然。

  成清宁笑摇莲花指,“母亲先别急着怪罪,听我说分明,内务府出来的聘礼是针对王妃而做,你的品级不够,很多逾制的东西你用了会给府里招祸,更别提大姊姊一向喜欢用最好的,她可是连诰命都没有呢。”董氏闻言倒抽了口气,她确实没有想得那么深远,只单纯的认为好东西都该留给自己的女儿,看来是真的留不得……

  “我会一样一样让人对照礼单,母亲最好说服大姊姊拿出来,是她自个儿不想当秦王妃,既然不是秦王妃就不能侵占秦王妃之物,自己的选择没有后悔的余地。”左掏金,右掏银,天上下起红宝石雨,有这等好事吗?

  “你……你……三小姐,我小看你了,巧言善辩。”她把人顶得无话可说,面面俱到。失败者的嘴脸,她不介意。

  “最后就剩下我那些私房了,当初说好了要给我当陪嫁,所以我一并带走了,母亲不用担心我婚后会抛头露面,我已找好掌柜打理铺子,每个月初一、十五向我汇报,两个月查一次帐……”

  董氏完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