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三


  董氏一惊,“太后……”

  “闭嘴,哀家懒得听你废话,六月十三是好日子,让你女儿尊荣出嫁,否则……哀家赏你一口楠木棺材,送你女儿入土。”敢在她面前耍猴戏,简直是不知死活。

  “什么?!”

  董氏被架出太后寝宫,原本她还要跪求太后宽容,但是没理会她的太后只一脸不耐烦的扬手,让两名颇有气力的宫婢一左一右将人架起,她看也不看一眼地让人拖走。

  不敢相信向来对她宽厚的太后会如此待她,在宫门外上了马车的董氏仍有些回不了神,略显失魂落魄,她想破头也猜不到太后为何不再疼宠她了,一下子翻脸无情,半点面子也不给。

  一直到下了马车,她的脚踉跄了一下,有点发软,在丫头、婆子的搀扶下才走回正院。

  本来她想着没什么关系,大概太后今儿身子不太爽利,她过两日再进宫向太后请安,她们可是堂姊妹,同样姓董,难道太后真敢赐死臣子嫡女,全然不顾娘家人的感受?

  可是一想六月十三至今不到三个月了,万一太后真铁了心呢?到时她想拦也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看女儿去死。

  越想越心惊的董氏整夜睡不安稳,翻来覆去的没得好眠,扰得丈夫一挥袖去了姨娘屋里,与美妾翻云覆雨一番。

  气得牙痒痒的董氏心口难受又没辙,她连个诉说的对象也没有,既气恼丈夫的冷漠对待,又心烦女儿的婚事,两相煎熬之下,不到三天光景她看起来像老了好几岁,黑发中夹杂着几根银丝,老态明显。

  最后她实在受不了,只好找上女儿商量。

  “什么,太后她老人家……居然……”那般有违天良的事怎么做得出来,太后仗势欺人!

  成清仪只想着不想死,没想过太后是后宫第一人,只当太后是寻常人家的老太太,凭什么仅凭一时的喜怒就要人家的命,秦王都废了还要逼人嫁。

  “仪姐儿,看来是避不开,我们胳臂拧不过大腿,还是得早做打算。”皇权比天大,争不过。

  “娘,你这是要害女儿呀!不是说万事包在你身上,小事一桩,叫我别放在心上,如今你又要我妥协,你自个儿说说秦王那样我能嫁吗?成了残废又一张丑脸,女儿看了就作呕,哪能同床共枕。”她连碰都觉得恶心。听到女儿的责怪,董氏难过在心头。“娘也想让你一生顺心顺意的过呀!可这桩婚事是我们去求来的,若秦王未出事的话,你早就是秦王王妃,说不定孩子都抱俩了。”

  明明是一件喜事,怎么变成抛却不去的恶梦,秦王的俊美成了传奇,而对她的女儿来说是可怕的深渊。

  “没发生的事你说来干什么?反正我不嫁,死也不嫁,你要是再逼我,我就一根绳子吊死在梁下。”她才不会委屈自己去当丑八怪的王妃,她的丈夫必须英挺俊朗,能文善武。

  蓦地,成清宁想到容貌不下秦王的九皇子,在皇室人当中,也只有他年近二十尚未有皇子妃,聪明机智,能言善道,他母妃是目前正得宠的贤妃,如果是他,配得上她。

  眼前的婚约还没解除,她就想着别人了,自以为有太后当靠山,她想挑谁就能挑谁,上至皇子,下至满朝文武百官,她看中了就能嫁,就像她娘当年一样,没人能拒绝。

  “好,好,好,别恼火,不嫁就不嫁,娘就真的舍得逼死你吗?你是娘的心头肉呀!”她比女儿更不想她嫁,一个不良于行的女婿,她走出去还有脸做人吗?臊都臊死了。

  以前是块香饽饽,董氏母女争着要抢到秦王这块大饼,不惜请太后下懿旨也要抢来这份风光,如今秦王成了抛之而后快的废渣,两母女倒是目标一致的想甩手,唯恐被黏住不放。

  其实哪需要她们费心,只需上一趟秦王府,已久不见人的皇甫桓肯定二话不说的允了她们所求,此时的他根本无心婚姻大事,门可罗雀的秦王府已失去往日荣景,连他本人也足不出户,恍若死人般郁郁终日。

  “那娘准备怎么做?万一秦王府真让人上门迎娶,我们总不能让他们空轿而返吧!”得有个现成的新娘子。鱼目混珠。

  “娘也正头痛着,只剩下三个月不到了,还得备嫁,你的嫁妆娘是早就备妥……”十里红妆跑不掉。

  “我不嫁!”担心真被塞上花轿,成清仪赶紧出声,摆出一副宁死不从的贞烈样子,谁也不能逼嫁。

  董氏苦笑地拍拍女儿手背。“不嫁不嫁,你别慌,自个儿别先乱起来,娘是说除了你之外还得找个人来代嫁,最好神似你,让人挑不出错处,秦王得到如花美眷自是不计较。”

  “何必去找,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咱们府里不就有一个?”在嫡长女未出阁前,底下的妹妹们也不得议婚。

  董氏意会过来,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你是指……”

  “那是三妹妹的福气,以她的身分能嫁入王府是她捡来的好运气。”想到要拱手让人的王妃之位,成清仪还是有一些不舍,那可是本朝唯一的亲王妃哪。

  她不要的是人,而非尊荣的地位,她还是很重视王妃的身分,所以心里很酸,不太乐意庶妹占了她的“东西”,言语上便有几分刻薄。

  可是她又不能要,和一个身有残疾的男人做夫妻,她光想就浑身打哆嗦,哪会想主动靠近,即使她很想当王妃。

  “可她是庶女,太后和皇上不会同意。”那是折辱皇家的举动,只怕当不了皇亲反而招祸。

  成清仪自私的本性表露无遗。“那还不简单,把三妹妹寄到你名下,不就成了嫡女?当初太后懿旨中说的是宁平侯嫡女,可没明写是哪个嫡女,三妹妹不就沾了福了。”掉进福窝了,还不乐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