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九


  “我常爬……”一见他冷眸一横,她识时务的玉颈一缩。“我是说我踩得很稳,要不是你偷袭我,我怎会大意失荆州,一脚踩空呢?全是你害我的,你要赔我。”

  “又要赔?”他挑起眉。

  成清宁一脸狡黠地指着梅树。“我本来采了半筐的梅花花瓣,被你吓掉了,你摘半筐还我,我不算你利息。”

  他看了看所谓的箩筐,不过是七寸高的小背筐。“你偷花,我不助纣为虐。”

  “我不……不是偷花,反正它早晚会掉光光,何不成全爱花人,我是怜惜它们,想给它们更好的去处。”牺牲小小的花瓣炼出精华,形不在了但灵魂仍在,一缕飘香在人间。

  “吃花?”

  她一噎,差点哭给他看。“裹上面糊下油锅炸的确能吃……啊!瞧我在说什么,居然要吃花……”

  她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想着府里的人若知道她偷摘花,肯定会狠狠地喝斥她一番,罚她抄《女诫》、禁足,过年还没有压岁钱可拿,她会少发一笔横财。

  “十七皇……”叔……呃,为什么瞪他,他说错了什么?当陪客的九皇子皇甫寻一摸鼻头,改口喊十七爷。

  “她是谁?”

  “这也是我想问她的问题。”她怎会出现宁平侯府?

  先帝生有二十一子,除却早夭没养活的皇子,养到成年的有十一位,但大多折在皇位夺嫡上,活下来的只有远远避开的鲁王皇甫端和齐王皇甫徒,以及排行十七的秦王。

  “问我?”成清宁眨了眨眼,显得很无辜。

  “你是谁,为什么来宁平侯府?”这小鬼灵精太狡猾了,既聪慧又擅于隐藏。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她,相隔数月再相见,皇甫桓十分意外居然还记得她的容颜,像是枝头寒梅乍然开放,在他心间留存很久很久。

  “我?”成清宁眨了一下水汪汪大眼,笑得宛如最无害的小兔子。“我是三房的小表妹苏眉,我姨母接我来过年。”

  三夫人姓管,嫡亲妹子嫁给江南世家苏家,对得上。

  “他们知道你爬树吗?”这丫头不严加管教不行,她胆子大得能上天,兴致一来什么都敢做。

  笑脸一凝,她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好看的大哥哥,你不会出卖我对不对?要是被人知晓我做了不好的事,他们会把我送走,大过年的大家一家团聚,只有我孤伶伶的在返乡途中……”

  明知她只是在装委屈,博取同情,皇甫桓还是心软了。“以后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没等他说完,成清宁朝气十足地一应。“好,我保证。”

  保证不再犯,还是保证一定再犯——陷阱题。

  “你……”看着她冻红的双颊,一时间他不知该说什么。

  “咳!咳!十七爷,你好像抱得太久了,要不要先把她放下?”虽然这丫头看起来年岁不大,可终究是名姑娘。

  成清宁一副刚回神模样,小脸红通通的轻扯皇甫桓衣袖。“好看的大哥哥,你快把我放下,男女授受不亲,你要是害我闺誉有损嫁不出去,我可是要赖上你喔!”

  “我负——”莫名地,他想负责。

  “十七爷。”皇甫寻重重一咳,提醒十七皇叔他刚订亲,定的还是宁平侯的嫡女,他正站在老丈人的府里。相见恨晚——皇甫桓脑海中浮现这四个字。

  “啊!侯爷夫人来了,我得赶紧走了,若被人发现,我的麻烦就大了。”成清宁挣脱他的怀抱,一手抱起一只兔子,飞快的跑进月洞门。

  “我姓皇甫……”什么好看的大哥哥,不伦不类。

  “好看的大哥哥,记得你欠我半筐梅花花瓣,要还我……”风声吹走了她软绵的轻嗓,人如兔子的小人儿闪得极快。

  细语被风吹散了,留下一股淡淡暗香,望着人影消失的地方,皇甫桓轻笑的拾起箩筐。

  “你真要还她半筐梅花花瓣?”让堂堂亲王给她摘花?她真敢。

  皇甫桓嘴畔的笑意一收,将箩筐塞入皇甫寻怀里。“装满它。”

  “我?”

  “难道本王使唤不动你?”他冷冷一横目。

  慑于淫威的皇甫寻苦笑道:“十七叔皇吩咐的事小侄莫敢不从。”

  “摘好花便放在梅树下,她自会来取。”那只小狐狸呀!有便宜的事她绝对不会不要。

  “我……”

  “王爷、九皇子,原来你们在这里,招待不周请见谅,我家侯爷刚下朝,正在花厅恭候两位。”果然是人中之龙!

  董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浑然不觉秦王一见到她便冷了双眸,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讥诮。

  “让十七皇叔先行一步,本皇子还有事多停留一会儿。”这算什么事呀!竟叫皇子当采花贼。

  走得慢的成弘文和皇甫桓错身而过,他一眼就认出是数个月前“送”他们猎物的男子,当下惊愕得不敢开口,头一低避着对方,不与他正面相视,怕秦王来个秋后算账。

  但事实上,皇甫桓早忘了他,他是白担心了一场,自己吓自己地还病了一场,未将此事告知三妹妹。

  闹完元宵,这个年也快过完了。很快地,二月二,龙抬头。

  在新年开春的头一件大事,便是北夷又想南下攻城略地,大明朝毫不怯战,很快整装待发的三十万大军军容整齐,在战无不克的秦王带领下,浩浩荡荡的走向北城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