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琴棋书画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出名,她要当众所追求的那朵云,让无数名门公子、文人才子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就像姨娘所说的众星拱月,众家儿郎为博佳人一笑而抢破头,她也水涨船高,成为京城第一人。

  长得神似香姨娘的成清贞有一双极媚的狐狸眼,眼儿一勾就有几许媚意,眼角下有一颗泪痣,更让她显得楚楚动人,眼下她还年幼尚看不出天生媚相,但已具媚态横生的雏形。

  而当这些大逆不道的话从她口中说出,同样是庶女的成清宁却反其道而行,她尽量把自己缩呀缩的,缩到荷叶身后,小身板可怜兮兮的想隐藏存在感,绝不让嫡母注意到她。

  猫的呢!她都十岁了,也不敢对当家主母提出超乎身分的要求,居安思危,明哲保身,庶女是微不足道的沙粒,只能落在草叶上、泥土里,断然不能飞进嫡母的双目之中,否则后果堪虑。

  成清贞那头蠢猪是哪来的胆气?她以为亲爹是侯爷就天下无敌了吗?完全搞不清楚自身处境,后院是女人的天下,男人插不进手。

  希望不要牵连到她,她要隐身再隐身,变成隐形人。董氏冷笑,“你以为你配让我带在身边?”

  “我也是你的女儿,为什么不行?我姓成,是宁平侯亲生的女儿。”成清贞不服气的据理力争。

  “这是你姨娘告诉你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儿,真把高门大户当成了能烟视媚行的秦楼楚馆,穿金戴玉了也改不了那股子的俗味,压根上不得台面,进了富贵门还不满足,妄想挑唆府里小姐攀高枝。

  成清贞是个傻的,空有奢望却无心机,全无保留地把香姨娘倒出来。“是又怎样?姨娘只会对我好,不会害我。”她说得理直气壮,认为自己是对的,府内的小姐不只她一个,不争哪有出头的一日。

  “是吗?”董氏一笑,眼旁的细纹让她显得特别凌厉。

  还不晓得已害了自个儿姨娘的成清贞犹自大放厥词。“母亲不能假公济私,只对自己生的大姊好,对我就视若无睹,姨娘说要一视同仁才是大度贤良的主母。”

  “呵呵!我是贤良,大度就免了吧,要整治你姨娘只要一句话就够了!传话下去,香姨娘禁足三个月,扣月银半年,抄《法华经》百遍,没抄完前不准出院子一步。”这才是假公济私。在宁平侯府里,除了侯爷外,谁的权力比她大?

  闻言,成清贞有点肉的小脸白了白,小拳头握紧。“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姨娘,她又没错……”董氏手一举,眸光利如刃。“记住,她是姨娘我是妻,我说她错了她就是错了,没有二话。”

  “可是……”为什么她姨娘要被罚?

  “下去,我不想看见你这张愚蠢至极的脸。”就不能消停几天吗?让她过过舒心的日子。

  “我……”

  不等她开口,董氏身后的嬷嬷站了出来,像拎小鸡似的将还不肯罢休的四小姐扔出正院,要看门的婆子不准她入内。

  当家主母有绝对的权威,说一不二。

  “宁姐儿……”打发了一个,另一个也得压压。

  一听嫡母点名,成清宁很乖巧的卖着笑脸。“母亲,我很乖,不会扰了你,我只会黏着大姊姊。”

  瞧她笑得像偷油吃的小老鼠,还一副很满意的样子,董氏母女忍不住掩嘴轻笑。“瞧她那小样,总算有个拎得清的。”

  “没出息,跟着我能学到多少东西。”她自个儿也忙,根本抽不出时间来教她,真要赖着她都给耽误了。看见她们笑,心放下一半的成清宁振振有词道:“大姊姊是才女,我好歹也混个小才女啊!一门两个才女,咱们家多风光呀!姊夫上门才好炫耀炫耀……哎哟!大姊姊,你干么打我,万一把我打笨了当不了才女,你要负责。”

  “什么姊夫,胡说八道。”成清仪羞红了脸,害臊地猛捏妹妹粉嫩嫩的小脸蛋,不许她口上没把门。

  “我听说大姊正在相看人家,最迟明年就要定下亲事……”十三岁订亲,十五及笄嫁人,女人的一生被打断在人生最美好的精彩处,从此围着相公、儿女打转,操烦家事,应付一个个来抢丈夫的小妖精。

  “你再说?!再说就扇你耳刮子了。”这丫头满嘴胡说八道。成清宁赶忙用双手捂住小嘴,表示她怕挨打。

  “宁姐儿你先出去,仪姐儿留下,娘有话跟你说。”女儿大了终究是别人家的,留也留不住。

  走出屋子的成清宁隐约听到董氏说到永昌侯府的哥儿,今年十六,还有卫国公府的嫡长子,以及秦王什么的……

  秦王?

  能当上王爷应该很老了吧?少说三、四十岁,嫡母不至于那么心黑吧!推亲生女入火坑,那年纪的男人铁定妻妾和儿女成群,一大把岁数了还想娶貌美如花的续弦,孙子比幼子还年长。

  “噗嗤,噗嗤。”

  还在想着大姊姊会嫁给什么样的人时,耳边听见奇怪的声响,循着声音一瞧,成清宁失笑了。“二哥哥,你在干什么?”

  成弘文只比成清宁大三个月,都是十岁,在同年出生的还有二房的三少爷成弘诤,大一个半月,三人感情自幼就好。

  “给你。”左顾右盼的成弘文连忙塞一叠纸到她手中。

  “这是什么?”肯定没好事。

  “功课。”长得挺俊的哥儿眉儿一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