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庶女出头天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庶女的生存之道

  “小姐,小姐……”

  眼皮很沉重,挣扎在梦与现实之中,昏昏沉沉地,一下子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外黄内白的嘻哈客在消防柱前跳着机械动作的街舞;一下子是古朴老旧的屋檐,屋檐下是一整排的青石阶梯,从这一端连接到另一端。分不清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只想永远沉睡。

  可是那叽叽喳喳的声音总是不肯饶过她,一声高过一声的不断在耳边萦绕,吵得人无法入睡。

  缓缓地,一只水灵灵的大眼似睡似醒的睁开,有些茫然的双瞳没有焦距,好像不知身在何处,出现记忆的断层,要想好久好久才能慢慢想起自个儿到底是谁。

  不自觉地,举起白嫩中微带红润的双手,看得发怔了,这手好小呀!圆润可爱的小指头彷佛刚从海里捞起的珍珠,润白润白地,透着珍珠光泽,没有一丝令人遗憾的瑕疵。

  她是成清宁,也不是成清宁。

  或者说她本来就是成清宁,一名事业有成的芳疗师,三十二岁,和好友开了一间芳疗馆,生意正蒸蒸日上,馆内员工有上百名,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刚晋升亿万富婆。

  那一日是好友生日,也是好友男朋友的求婚日,大家都很High,喝高了,红酒、白兰地、琴酒、兰姆酒混着喝,开了起码三十多瓶酒吧!互相灌酒闹翻天了。

  喝着喝着,有人提议到山上看星星,那才有求婚的罗曼蒂克,星光、月光、萤火虫,那多诗情画意。

  于是乎一行人开了三辆车摸黑上山,还真是酒胆大过天,在迂回的山道中飙速,谁也不让谁的猛踩油门。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好一句警世语,因酒精而迷失了神智的他们果然出事了。

  因为不熟悉路况,前车在转弯时撞上护栏,当下在原地打了好几个圈停住,第二辆即便看到情况不对也来不及煞车,直接撞击前车,前车狠狠撞向山壁,车身右侧内凹了一大块。

  第三辆车更横冲直撞的连煞车也不踩,“砰”地一声,把第二辆撞得后车厢都扁了,坐在后座的人随着凹陷的车体整个人被卡死,身体呈现不规则的姿态,或气胸,或骨折。

  很不幸的,成清宁就是第二辆车后座的乘客,在她身边的是满脸是血的好友,闻到汽油味的她使尽最后一丝力气,把已经陷入昏迷的好友推到车门弹开的车外。

  留存在她记忆中最模糊的一幕是,一样全身是血的好友男朋友跛着一条腿将好友拉离车子,正想回头抢救她时,轰隆的爆炸声起,她就这样活生生的葬送在大火里。

  所以,她很怕火,用了三、四年时间才勉强克服,她不想一辈子陷入畏火的梦魇中。

  “小姐,小姐,该起床了。”

  半新不旧的秋香色如意吉祥纹的床幔被拉开,缀着床幔上的栗子形银铃叮叮当当的响起,唤醒走神中的小姑娘。

  成清宁喜欢铃声,那会让她感到不寂寞,有声音作伴,她不是一个人孤伶伶地,铃铃铃的声响让人安心。因此除了床幔上的铃铛外,她在窗户下方挂了一串自制的竹片风铃,每当一起风,风铃便会发出悦耳的竹片撞击声。

  在这个有百年世族之称的宁平侯府里,她所能拥有的东西并不多,就连她身下所躺的黄梨木雕花拔步床,也是嫡姊用了两年汰换不要的,她厚着脸皮要来。

  会这么卑微,只因她是庶女。庶女,多悲摧的身分。

  还是一个姨娘已经失宠,不受嫡母待见,生父也不重视,无才无德又无惊人美色的庶女之一。是的,她还不是唯一的。

  成清宁的姨娘原是一名七品县令的庶女,她的外祖母在县府里还算是得宠,小有凌驾主母之势,这位外祖母和成清宁的姨娘一样眼光高,想挑人品出色的、出身不凡的,最好是高官厚禄,有权有势最好,能让母女俩一步登天,彻底压倒主母,扶妾上位,母女俩从此呼风唤雨,荣华富贵一生。

  一日,机会来了。

  宁平侯府世子奉旨到地方上赈灾,入住县府衙门,在小妾软语温存的枕头风下,也想升官发财的县令二话不说地把庶女送给宁平侯世子,红袖添香,侍寝枕畔。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貌美如花,眉儿妩媚,身段娇嫩有致,莺声软细像会勾魂似,一时把持不住的世子爷便收用了,还夜夜沉迷其中,贪恋床笫滋味,差点误了赈灾大事。

  当世子爷回京时,身边多了位娇媚多情的美娇娘,没多久就抬为姨娘,颇为宠爱了几年。

  但是色衰则爱弛,世子爷是何等人物,岂会专宠于一人,除了元配外,还有多名侍妾、通房,一个比一个娇俏,一个比一个稚嫩,一个比一个更会讨好世子爷。

  当老侯爷去世后,世子爷成了新任侯爷,成清宁的姨娘还是后院的一个姨娘,并未因夫君身分上的不同而有所变动。

  而这时更多的美女入府,侯爷几乎要忘了她的存在,要不是崔姨娘生了侯爷唯一的庶子,只怕早就丢进哪个犄角旮旯里乏人问津,连院子也被发配到最偏僻的角落。

  不过也是因为这名庶子的出生,改变了成清宁的一生,原主早在四年前死了,取而代之是另一个成清宁。

  “小姐,你醒了没?”

  床幔一拉开,上钩,铃声乍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