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你们坏。”以多欺少,以大欺小。

  “我们不坏,你最坏。”嘴坏。

  争不过两人的小三儿找起靠山了。“娘,哥哥欺人太甚,你教训他们!”

  有点犯恶心的沈未尘捂着嘴,还得安抚耍脾气的小儿子。“你们三个兄弟都是娘的宝贝,一个也不换,你要向哥哥们道歉,人非物,不能以物易物。”

  “娘……”小三儿觉得委屈,两眼含泪,还想告状。

  可是三个小魔王的爹是个大魔王,岂能容许小魔王霸占他的魔后这么久,一手一个给拎下床。

  “没瞧见你们母妃身子不适吗?你们吵得她不得安歇。”一个个都是来讨债的,没得清静。

  小世子不用人拎,自个儿爬下床,小小脸蛋上表情很纠结。

  他认为娘亲没有他不行,身为长子的他要肩负起照料娘的责任,但是他还太小,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娘!妹妹在肚子里乖不乖?我跟她讲道理,让她别淘气。”他是大哥哥,要管好弟弟妹妹。

  沈未尘但笑不语,眼看着丈夫拎小猫似的将儿子一个个往外扔,啪地关上房门,不闻几只小手愤怒的拍门声。

  此时辛静湖等人早已识趣的离开,让小两口说几句体己话,这两人的感情一日深过一日,几乎无他人插足的余地,连孩子都成了多余的,只差没被他们占有欲强又霸道的父亲送人。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而已,瞧你那紧张样,好像天崩地裂了一般。”连她娘都看出他想撵人的意图。

  不吭一声的凌丹云脱了鞋上了榻,从后方抱住身怀六甲的妻子,声音有些紧缩的沙哑,“答应我,永远不与我分离。”

  本想取笑他多想的沈未尘一触及他微颤的大手,心口微微酸了。“都过去了,丹云哥哥别怕。”

  “我过不去,心里老记着那一盆盆血,感觉我身体内的血也快流干了。”他害怕地不敢回忆,木人似的僵直身子。

  第一个孩子照书养,第二个孩子当猪养。

  当沈未尘有了一第个孩子时,她很注意胎教,按时让太医过府诊治,不到三个月大就把奶娘准备好,连奶牛、奶羊也养了几头,以防孩子出生没奶喝,养不大。

  古时孩子的夭折率很高,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其中一个。

  结果她定时定量又勤运动,不到三个时辰顺产,而且奶量也多,根本用不到奶娘,她自个儿喂。

  后来生第二胎时太轻心,以为只有一个,太医也没诊出老二底下还垫着一个,双胞胎提早两个多月出生,才七个多月就急着见爹娘。

  只是小的那个胎位不正,老二一出来老三就卡住了,怎么也下不来,还有脐带绕颈的危险。

  为了孩子,沈未尘甚至大胆到想自己剖腹,抱出腹中的幼儿,但被稳婆阻止了,认为这是自杀的行为。

  后来她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将产道剪开,伸手进去调整孩子的胎位,使儿子头下脚上顺着来。

  稳婆不敢动手,她们怕得要死,而后由拥有特战队灵魂的辛静湖接手,女儿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包括产后的缝合。

  虽然母子均安,但过程十分惊险,期间沈未尘一度大血崩,她虚弱得连眼睛都快睁不开,由母亲扶着自己的手给自己扎针,用十八根银针止血,这才挽回一条命。

  脱离险境后凌丹云哭得两眼都肿了,扬言不再有孩子,更因此自律地将近一年不敢胡来,唯恐她又有孕在身。

  但毕竟是少年夫妻,不可能一辈子不做那档事,在沈未尘几番的撩拨下,他又如虎似狼的再现雄风。

  “这次我们小心点,像怀老大一样谨慎点,你不是也像孩子们一样想要个女儿,听她软软地喊你一声父王吗?”这孩子来得意外,不过既然来了,她拚了一切也要保住。

  想到粉嫩粉嫩的小包子,凌丹云勉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只要女儿,儿子不要。”

  “傻话。”傻爹。

  “蒙蒙,你要记着,有你才有家,不许丢下我,听到没?”他语气低沉,带着命令意味。

  “好,不离不弃,与君白头。”不悔的誓约。

  八个多月后,宁王府的小郡主出世了,但他们一家六口还在江南,并未返京,把皇上气得想踹人。

  宁王的理由是,王妃的胎象不稳,不宜长途跋涉,以免动了胎气,因此等孩子生了再启程。

  可是满月酒都喝了,宁王又说,他家小郡主太娇弱了,小小一只不长肉,等养壮了再说。

  于是一年过去了,小郡主能走能跑,口齿伶俐的喊父王、母妃,坐在她父王的肩头看小猴子翻跟斗,这一家人不但没有回京的意愿,反而越走越远了。

  “蒙蒙,岭南的荔枝熟了,咱们去尝尝一骑红尘妃子笑的滋味。”现摘现尝才是好味道。

  “好,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夫唱妇随。

  凌丹云笑着一手轻拥着妻子的腰,另一只手臂弯抱着昏昏欲睡的小女儿,三个儿子环绕身边,有妻有子有女,夫复何求,他的一生圆满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