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她预估他会死于十五岁那年,没想到他的毒竟然解了,她惊愕之余,不得不再另外找机会下手。

  “我的毒真是你下的?”她有那么恨他?

  似是想到什么,杨向慧面色柔和的笑了。“那年我有了身孕,三个多月了,太医诊断有可能是儿子,我一听多欢喜呀!我也有儿子了,不用羡慕姊姊给王爷生了一个孩子,可是你挡在前头,我儿子成不了世子。”

  “我死就没人挡路了。”这才是他必须死的真相。

  杨向慧双眼发出诡异的红光。“我想你死,可是死的却是我的儿子,我儿子都九个月大了,快要临盆,谁知被人推倒了,我和姊姊一样难产,但她把孩子生了下来,我却……”那时她想到姊姊死前的惨状,流的血把床褥都浸湿了,她拉着她的手要她照顾她的孩子,视如己出,她却给姊姊的孩子下毒,想到此,她脱力使不出劲,孩子生不出来,活活在腹中憋死。

  最后是被硬拉出来的,真的是个男婴,只是全身是紫黑色,不会动,没有呼吸,小小的身躯冰冷僵硬。

  “呵呵呵……我的孩子活不了,姊姊的儿子凭什么还活着?云儿,听话一次,去死吧!去陪陪你在地底的弟弟,你们兄弟俩好好聚聚,你弟弟很想要一个哥哥…”

  “够了,杨向慧,你要疯到几时,我一直容忍你,不是让你来害我的儿子!”

  一声怒吼传来,紧接着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了,耳鬓的发丝染上霜色。

  “王……王爷?”他怎么来了?

  “是我和晴儿对不起你,你有什么不满和恨意尽管朝我身上来,为什么要对无辜的孩子下手?”他忍了她十九年,就为了他是先负心的人,他和晴儿欠了她一份还不了的情。

  “我爱你,我舍不得……”就算她恨极了他,却仍爱惨了他,舍不得伤他一丝一毫。

  “当初是我不对,不该招惹了你之后又爱上晴儿,我以为你能够谅解………”当时的他一心只有晴儿,眼中再也看不见其他。

  英挺依旧的宁王痛苦的回想着,当年他第一眼便被杨向慧的倾世美貌所吸引,当下就着迷了,立誓非她不娶,不时送些东西讨她欢心,邀她出游,许下无数个山盟海誓。

  就在两人即将订亲前,他无意间遇到寄养在外祖家的杨向晴,两人相同的外貌让他将人错认了,着实调戏了一番。

  不久之后两人同时出现在面前,他才惊觉竟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姊妹。

  姊姊活泼好动,开朗爱笑,像只停不下来的陀螺;妹妹羞怯,有些孤傲,对门第高低看得很重,她是插在青花瓷瓶中的幽兰,美却难以亲近。

  不自觉地,他的目光跟着姊姊转,慢慢地疏远妹妹,在姊妹当中,他更爱善解人意慧黠灵动的睛儿,情不自禁的动了心,两人甚至也有了夫妻之实,他迫不及待想娶她为妻,便向杨国公府提亲。

  可是杨向慧下药将杨向晴迷昏送走,自己取代坐上了花轿。

  能娶到心上人,他太过兴奋,一时酒喝多了,他回到喜房没来得及洞房就醉倒了。

  翌日他一醒来,便想补过洞房花烛夜,却震惊地发现枕边的人儿不是他心心念念的晴儿,他怒上杨国公府找人,找不到人就把杨国公府的人给打了,逼他们交人。

  可是杨向晴被杨向慧送走了,谁也不晓得她被送到哪儿去,杨向慧死也不说,直到杨向晴有了孩子,快要生产时,她才告诉他晴儿人在哪里。

  “你们凭什么理所当然地认为我该谅解?你是我的,是我先认识你的,我们明明先在一起的,姊姊居然厚颜无耻地来抢,你只能是我的,我为什么要让?”怪她心狠吗?他们何尝不是生割她的心。

  “慧儿……”

  隔了十几年又听到他这么喊自己,杨向慧热泪盈眶。“凌哥哥,我们有个儿子,他若能活下来,定比姊姊的孩子还出色,我们好好的教养他,他会是……”

  “他不是我的儿子。”

  杨向慧一怔,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是先皇之子,那一夜与你同房的是我皇兄,我们两人面容相似,你喝醉了,错认他是我,而皇兄看上你的美色……便成就了好事。”

  “什么?!”她震惊得全身僵直。

  “先皇事后想接你入宫封为杨妃,而你正好又怀有身孕,皇后得知此事相当嫉妒,便让人弄掉了你的孩子,让你进不了宫,没多久先皇就驾崩了。”这事便不了了之,再无人提起。

  “你……你骗我,我不信!不,不可能,怎么会是先皇,他……不是……”是了,难怪他不只一次盯着她微隆的肚子欲言又止,问她要不要进宫养胎,宫里有太医,她和孩子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顾,原来……

  杨向慧笑了,笑得悲怆,仿佛被抽光气力一般,有身无神,心在魂亡,空荡荡的,只留一具空壳。

  “为了不让你再伤害晴儿的孩子,我只能这么做了,即日起,你就去守着先皇陵墓吧。”皇兄念念不忘的女人,他送去陪他了,皇兄在九泉之下应该也能含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