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他点头认同,“我也这么认为,想你想坏了。”

  “还贫嘴。”美眸一睐。

  “不贫,我刚吃过蜂糖糕,要不要尝一尝……”头一低,他吻上想念已久的朱唇,一时没克制住就吻得……久了些。

  一声娇吟,微带喘息的两人总算分开相贴的软肉,带起银丝。

  “凌丹云,你变坏了。”兵营那种地方最会教坏男人,肯定荤素不拘的说上一堆男女情事,把人带歪了。

  他呵呵直笑,又把人搂入怀中。“不坏,我差一点死掉。”

  “什么?!”沈未尘震惊地将人推开,又为他仔细把了一次脉,确定没有伤及脏腑才安心。

  “不是博取同情,是真的,那一箭原本要射向我左胸,是你爹及时将我推开,替我挡了这一箭。”

  连着两个月他都不敢离沈将军太远,怕他有个万一,他无法向蒙蒙交代,

  辛姨不断安慰不是他的错,换成她也会为他挡箭,她为的不是大义,而是他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

  在宁王、宁王妃身上,他找不到一丝为人爹娘的温情,沈万里夫妇却让他看到真正的无私,只因他们把他当自家的孩子疼着,他们舍不得他受伤。

  那夜,他躲在无人的岩洞中号啕大哭,哭得声嘶力竭,把多年来的不平发泄出来,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

  看到他红肿的双眼,沈万里一句话也没说的邀他下棋,明明人动都不能动,辛静湖取笑地拿两颗煮熟的鸡蛋给凌丹云滚眼眶。

  他们真当他是自家子弟,没有责备,只有关怀。

  “我爹是为了救你才受的伤?”原来如此,她就说嘛,她娘就在她爹身旁,以她娘的身手,怎么有人能伤得了爹?

  “那个人已经被捉起来了,他叫杨成,也逼问出幕后主使者是谁。”说到“幕后主使者”这几个字时,凌丹云脸上流露出痛楚。

  “这事不单纯?”

  “和我的身世有关。”但他知道的并不详细,还要做一番深入查探,很多事他都被蒙在鼓里,但光是目前所知,就已经够伤他的心了。

  沈未尘柳眉轻蹙,皇室秘辛曲折离奇,哪天皇上闹双胞都不足为奇。

  “蒙蒙,如果我不是宁王世子,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凌丹云难得的失了几分自信,深潭似的黑眸浮现一抹幽暗。

  “不愿意。”她毫不犹豫地回道。

  “不愿意?”他先是一怔,满目不信,继而瘦了一大圈却变得结实的身躯微微颤抖,他没办法接受她不要他的事实。

  见他如坠深渊般茫然,沈未尘将未竟之语说完,“别忘了赐婚圣旨,上面明晃晃地写着赐婚于宁王世子与沈万里嫡长女,你若不是宁王世子我不是抗旨吗?那可是要砍头的。”

  闻言,凌丹云的双眼瞠大再瞠大,最后发狠的往她唇上吻着,似要发泄心中的惊恐般将她的粉色唇瓣吻得都肿了。“臭丫头,敢捉弄我,等你过了门后,本世子就要让你知晓何为夫纲!”

  他真的有片刻的不知所措,想着该偷还是该抢好将人弄到手,即便他再落魄,也不会将心爱女子拱手让人。

  不过他很快就收拾好失落的心思,若有一天他不是宁王世子,他会和沈万里父子一样靠自己的双手拚出功勋,以实力来证明他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足以封妻蓢子。

  眨了眨眼,沈未尘轻笑出声。“我说的是事实,那纸圣旨还是你请来的,你总不能让皇上出尔反尔吧!”

  凌丹云哼了一声,又觉得荒谬地先笑了出来,遇到她,他做了不少傻事。“蒙蒙,我来提亲好不好?”

  为免夜长梦多,先下手为强。

  听他说得无赖,沈未尘心口一阵柔软。“我还有四个月才及笄,这事我不理,你自个儿同我爹娘提,没被乱棍打出去就来娶。”

  “啊!蒙蒙,你这话太残酷了,和谈完才要理师回朝,以大军缓慢的行进速度,我至少要等上三个月。”他大叫,痛不欲生。

  “那就等吧,反正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他们成亲还是要有爹娘在场,急也没用。

  “这是你对母妃的态度?”

  只上了淡淡脂粉的宁王妃依旧美得教人不敢逼视,薄得仿佛一戳就破的冰肌透着珍珠色泽,光滑细致。

  但是这样的美人却是个披着美人皮的骷髅,她眼中没有生人的光采,只有死水般淡漠,柔腻入心的嗓音始终平平淡淡,淡到让人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再能入她心。

  可若仔细一瞧,还是能瞧见她眼底一抹深浓恨意。

  “我只问一句,为什么派人杀我,非置我死地不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可他母妃却容不下他。

  死,也许轻如鸿毛,但他更想知道为何而死。

  “为什么?”她嘴角一勾,笑得无比凄凉。“这句话你该去问你父王,我也想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她用尽了一生深情仍得不到他的回头一顾?

  “但想杀我的人不是他,虽然多年来他对我不理不踩,可他还是负起了为人父的责任,唯有母妃你不只一次想加害于我。”他不懂她哪来的狠心,居然下得了手。

  “杨成被你捉住了吧!把他放了,这事与他无关,他不过是听命行事。”杨向晴语气平静,听不出高低起伏。

  “迟了。”

  “迟了是什么意思?”她漠然的神情有了波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