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什么,我爹中箭,危在旦夕?!”

  “哎呀!节哀顺变,这回肯定是凶多吉少,没爹的孩子不好找亲事,祖母娘家的侄孙倒是不错,只是他小时候摔下马,如今一脚长一脚短的拐着走,脸上有道巴掌大的红斑,不过配你正好……”

  心乱如麻的沈未尘看她径自说得开心,真想直接往她身上再扎一针,让她从此开不了口,但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继祖母先看看这个再说,你娘家侄孙就留在墓地守坟,省得出来吓到人。”她命人取出用白色绸布包住的一物。

  “做人要厚道,讲话要积德,我侄孙哪里得罪你了,不过看你可怜……咦!这是什么,怎么跟圣旨一样是明黄色,用皇家尊色可是要砍头的,你……”系得真紧。

  解不开用红绳系绑的东西,赵曼青随手扔给身后的粗使婆子去解,她则拿出绢子捂着鼻子,以免又流血了。

  “它本就是圣旨。”假不了。

  “什么?!”

  赵曼青一听,血色立即从脸上褪下,慌忙的转身,此时吓得不轻的粗使婆子根本不敢拿着圣旨,她一慌张,明黄物从手心松开,直往地下坠,见状,赵曼青扑倒在地,两手高高起,接个正着。

  身手矫健呀!当了祖母还没闪到腰。

  其实赵曼青才三十有八,还不到四十呢!养得好,不显老,乍看之下才三十出头,和丈夫站在一块有如父女。

  不过这几年遇到了辛静湖母女,风华依旧的面容有些憔悴,眼鱼的鱼尾纹一条一条的冒出来。

  “为什么你会有圣旨,打哪儿来的?”赵曼青气急败坏的追问。

  “圣旨当然是皇上给的,不然还能去偷吗?”这话问得真好笑,她当是青菜萝卜,随便买都有?

  “上面写了什么?”她颤着手,迟迟不打开来看。

  “继祖母又不是不识字,自个儿看不就得了,何须多此一举问我。”沈未尘担心父亲的伤势,恨不得身上长有翅膀,能用最快的速度飞到北疆,偏偏还得极力耐着性子在这里跟这个没完没了的老家伙周旋。

  “你……”赵曼青气到两眼都发红了,两手颤巍巍的打开圣旨,诚惶诚恐的仔细看着。

  当看清楚圣旨的内容时,她惊得脸白又脸红,一会儿转青,有如被鬼附身,张口欲言却吐不出话来。

  “继祖母还要为我议亲吗?我等箸。”一脚长一脚短还脸上有疤,亏她想得到,真阴损。

  “你、你居然……居然被赐婚宁……宁王世子……”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感觉眼前一片黑的赵曼青用力捉紧身边的丫鬟才不至于倒下,她心口阵阵发疼,一抽一抽的。

  有了宁王世子当靠山,她还能把大房那对母女往死里治吗?她想再耍什么花招,死的就是她吧!

  “继祖母不会这般迟钝吧,世子爷三天两头往咱们府里跑,你真当他来拜师学艺的?宁王爷武艺高强,他何须舍近求远。”只是没人相信此事会成真,将军府虽是显贵,却也万万比不上皇室宗亲。

  赵曼青笑得比哭还难看,她脚步踉跄地往外走,背影被一层阴影笼罩住,仿佛即将枯萎的花,找不到一丝活着的生气。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她当家主母的位置很快就要换人了。

  但她心中仍有一缕不甘的恶毒,希望沈万里伤重不治,那她的儿子还有一丝希望,否则……

  “姊姊,爹受伤了吗?”沈未央的小脸皱起,很不安心。

  “没事,吉人天相,爹有姊姊的救急袋,他一定会度过难关,平安归来。”只要未当场毙命,她的药都能护住心脉,勾住一亲命。

  沈未尘神色发怔的卷好圣旨,让招月拿去放好,那是凌丹云临走前向皇上请的旨意,亲手送到她手中,他说他若活着回来便拜堂成亲,反之就把圣旨作废,当没这回事。

  她以为这是一个玩笑,没想到是真的,凌丹云几乎十天一封的给她送信,假公济私利用传递军情的机会夹带,他没说他对她的感情有多深,只是不断重复说着他有多想她,思之入骨。

  心是肉做的,在他一次次鱼雁往返中,家书抵万金的可贵才最教人动容,现在一听到父亲受了重伤,心头一紧的沈未尘也不禁为凌丹云担心,在父亲左右的他是否也受了伤?

  此时她脑中只有一个凌丹云。

  “爹他们什么时候才回来?我想爹、娘,还有大郎哥哥。”沈未央说着说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盛满晶莹泪水。

  沈未尘安抚道:“打完仗就回来。”她也很想他们,但她必须振作起来,她要守住他们的家。

  “那什么时候打完仗?会不会等他们回来我就长大了?”沈未央抱着姊姊的腿,哽咽地道。

  听着她童言童语又十分真实的话,想给妹妹一个笑脸的沈未尘却感到鼻酸。“很快就能打完的,不会等太久。”

  因为父亲的伤重,沈未尘决定在下一批的雷火弹中掺入令人全身麻痹的毒药,不致命,却动弹不得,她想尽快结束这场战争,让该回来的人赶快回来,不要再受伤。

  “真的吗?”沈未央仰起头看着姊姊,表情充满希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