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五


  “什么别有用心,你娘还会坑了自己女儿不成,你……”看着她淡然的神色,辛静湖说不下去了,垂头丧气的苦着一张脸,破釜沉舟的把怀中物往她面前一推。“这给你。”

  “娘,这玩笑不好笑。”盯着紫檀嵌玉鎏金边的金银花圈纹匣,沈未尘的眼皮抽了下。

  “这不是笑话,而是托付,在咱们将军府中,我能信任的人只有你。”她们不只是老乡,还有血缘上的牵扯。

  “不行,我不同意,你也给我收起脑子里的主意,我不会由着你犯傻。”都几岁了,还学人老房子失火,一刻也不分开的缠腻,她不恶心自己就恶心别人。

  辛静湖十分固执的将匣子塞入她手中。“我已经做了决定,谁也阻拦不了,来到古代已经八年了,好歹让我稍微任性一回吧!我一直为了别人而活,我想走出去。”

  “可是娘,我做不来……”即使当的只是自己的小家,可内里的弯弯绕绕是一门学问,她还得学一学。

  辛静湖看着女儿心不甘情不愿的挣扎,她吃过的苦头也有人要受了,她不是唯一的一个,她不免开心大笑。“你不成还有谁成?打我们当母女的那天起,你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我信你。”

  “可是我不相信自己呀!你们都走了,只剩下我……”沈未尘的声音中头一回有了不确定,没了以往的自信。

  她有爹,有娘,有兄长,从她呱呱坠地起,他们一直陪在她身旁,纵使爹曾离开过,可是又回来了,有他们陪着她,她的心是安定的,知道有一群人是她的靠山,她能放心大胆的去做她想做的事。

  哪料到凌丹云前脚刚走,她爹的大军也即将开拔,已升任校尉的兄长也随军而行,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了。

  原本以为还有个娘作伴,起码无聊时能斗个嘴,谈谈风月,没想到她也……

  “你有胧胧。”她把小女儿留给她。

  提到年纪相距甚大的妹妹,沈未尘忍不住责备,“那是你女儿,你居然狠心把她搁着不理。”

  闻言,辛静湖呵呵轻笑,脸上露出慈母的光辉。“你们都是我的女儿,把胧胧交给你我很放心。”

  但她不放心呀!胧胧才两岁,正是最活泼好动的年纪,她哪顾得来。“辛静,你不要玩我。”她一恼就喊出辛静湖前一世的本名。

  露齿一笑,辛静湖语气平静的说道:“匣子里装的是我们这房的全部银子,以及地契、铺子的契纸,还有咱们院子里下人的卖身契,所有的家产都在这儿了,你要好好保管。”

  “你就不怕被我给败光了?”女人发泄的方式是狂买东西,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犯了这个毛病。

  辛静湖笑着轻抚她的面颊,眼中也有不舍。“本来就是留给你的,若是我们回不来了,那些便是你的嫁妆。”

  沈未尘不屑的嗤道:“什么回不来了,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看你想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把北戎吓得回去吃奶。”

  这女人天生不是安分的主儿,能循规蹈矩当了三年沈万里妻子都教她吃惊了,她本以为爱情真这么伟大,能让人转性,原来是她误解了,老虎趴伏着不动,不是厌倦了杀戮,而是伺机而动,等待猎物走过才一举扑杀。

  “哈哈,知音,你果然是我肚里的蛔中,我想做什么都瞒不过你。”和聪明人说话最不费脑子,一点即通,闻弦歌,知雅意,她只要开个头便能顺畅接下去。

  “连胧胧都不要了,你算什么母亲。”不负责任。

  辛静湖笑意渐淡,看向榻上睡得正熟的小女儿,四肢大张的睡姿像吃饱待宰的小猪崽,无忧无虑的只管吃喝。“你不会不管她的,除了我和你爹,你是最疼她的人。”

  胧胧还太小了,爱玩又不懂事,一转头人就不知钻哪儿去了,否则她就带着一起去,丈夫和女儿只能选择一个,她也是百般不愿。

  “你不会把现代武器带到战场上吧?”沈未尘只关心这件事,谁都不愿意战火频生,想早点结束战争,但是有些事还是少做为妙,免得适得其反,她占的只是天时地利,不见得别人就做不出来。

  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觑,模仿连猴子都会,只要给敌人时间和机会,冷兵器时代结束,热武器上膛。

  辛静湖面上一讪,干笑道:“就连弩和十字弓,不算太先进吧!你再给我一些毒药防身,我想就够了。”

  “火药呢?”沈未尘有一双火眼金睛。

  辛静湖都要给她立像了,太神了,该放在庙里给信徒们指点迷津。“哪、哪有,做不出来……”

  “土雷,还是手榴弹?”特种部队必备。

  她惊愕的睁大眼,声音细如蚊蚋,“土雷。”

  女儿是情报局出来的吧!一猜一个准,她到底是哪里露了馅?

  辛静湖没想到她的猜测有七分准,前一世的沈未尘虽然不是情报局干员,她祖母却是八年抗日中奋勇杀出的老情报员,后来在情报局担任要职,她将毕生的情报经历教给唯一的孙女,造就她冷静沉着的人格。

  “土雷携带不便,不小炸伤了自己,我给你做些雷火弹带着,以防万一。”杀伤力是大了些,但足以自保。

  “你会?”辛静湖讶异极了。

  “你不会?”她一脸鄙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