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但是凌丹云从不照着规矩走,宁王妃为他安排的两个通房全让他给打发了,一个也不碰。

  之后又有自作主张的丫鬟想爬床,下场都十分惨烈,再美的女人百年后还不就是白骨一堆,他看了异常烦躁,何况人再美,能美得过宁王妃吗?

  宁王妃很美,美得宛若不食人间烟火,冰肌玉肤,眉黛眼媚,秋水眸子仿佛承载云雾,美目盼兮,一口朱唇不点而艳,如熟透的樱桃般令人垂涎欲滴。

  三十出头的她,面容旧保持着十六岁的模样,她和凌丹云站在一起有如姊弟,同样芳华无双。

  但奇怪的是,这样的美人却不受宁王宠爱,或者该说宁王对他寥寥无几的女人无一偏爱,碰了她们的身子只为诞下子嗣,一旦有儿有女之后便很少留在她们屋里过夜。

  这是一对奇怪的夫妻,一座冰冷的王府,连孩子都漠视的爹娘,自幼在此成长的凌丹云也不会笑,他以为是尊贵的出身造就冷漠的性情,谁也不信任,直到他遇到性子懒散的辛未尘。

  “嗯!你已经十五了,也该说亲了,你父王让我为你挑一门亲事,我瞧着我娘家侄女丹霓挺不错的,她小你一岁,明年及笄就能过门。”宁王妃杨向晴语气淡然。

  “不急,我还不想成亲,过几年再说。”

  杨家的女儿都很美,但也因此眼高于顶,性子骄傲跋扈,不肯屈就门第低的人家,对方子弟非才貌双全也看不上眼,纵使上门提亲的多不可数,可是她们太半待字闺中。

  第一次被儿子反驳,宁王妃微讶的挑屑。“丹丹有什么不好,杨家这一辈的女儿就数她长得最好,与你最为相配,年纪也相当,我打算来年三月初把这事定下来。”

  “母妃,我说了不想娶,你最好打消和娘家联姻的念头,我不是你和父王斗气的工具。”他们没人在意他,只想藉由他给对方找事,而后两败俱伤的各舔伤口。

  杨向晴嘴角一勾,似在冷笑,“我是告知,不是询问,丹丹对你钟情已久,我会成全她一片深情。”

  “我心中有人了。”非她莫属。

  “那又如何?”

  “除了她,我谁都不娶。”他态度强横。

  美得惊心动魄的一张玉颜上淡淡冷诮。“男人的话当不得真,十句有八句是骗人的,另外两句是自欺欺人。”

  当年“他”也说唯她一人,再无二心,让她轻易交付真心,谁知誓言在耳,转眼成空,他爱上另一个“她”。

  “母妃的偏见恕孩儿不能认同,我心里有谁自己清楚,谁也剥夺不得。”即使是他亲娘也休想阻拦。

  “孩子的意气话,没事就退下吧!下聘的一应对象就让管事去准备,成了亲之后便是大人了。”该稳重些了。

  宁王妃直接无视他,依自个儿的意愿行事,她连自己儿子的婚事都不愿插手,让王府管事去处理。

  看母亲全然不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凌丹云怒了。“你真是我亲娘吗?高贵而冷血的宁王妃。”

  执着玉杯的纤白葱指忽地一顿,几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十月怀胎难道是假,如果不是我儿子,早淹死你。”

  “母妃说反了,若是没有我,你这宁王妃位置就坐不住了。”无子为七出之一,她凭着有子才能稳坐王妃之位。

  像是戳中她心中最隐晦的地方,一抹冷厉的恨意从她底一闪而过。“你们凌家的男人最狠,专在人心口补刀。”

  “母不慈,子不孝,这是相对的,看在我喊你十五年母妃的分上,不要擅自为我订亲,否则后果自负。”他知道她什么都做得出来,美若天仙的脸孔下有着蛇蝎心肠。

  “你还能杀了我不成?”她嘲弄道。

  弑母是大罪,就算皇上想包庇他也不可能,天下文人群起攻之,万千百姓也不会放过逆伦凶手。

  “不,我不会动你,我只会毁了你最在意的一切。”凌丹云目露狠厉,有如荒野中的一头孤狼。

  看着和自己神似的面容,心如刀割般绞痛的宁王妃微闭上眼。“你威胁不了我,我心如止水。”只是翻滚的恨意呀!至死方休。

  “譬如杨国公府。”她的娘家。

  “你敢——”她倏地张目。

  “母妃,我长大了,不再是那个盼着你多看我一眼的孩子,谁对我好,我对谁好,谁砍我双足,我灭他全家。”凌丹云说得阴狠,幽深的双眼泛着冥火。

  “凌丹云,你疯了,那是你外祖家。”宁王妃被激怒了。

  “母后听过江南水患贪渎案吗?”他的语气很轻,好像孝顺的儿子正在和母亲闲话家常。

  “你说这个做什么?”杨向晴突然对于宁王妃的高位、丈夫宁王,以及眼前的儿子,都心生厌恶。

  “江南总督江永明一家三十七口人是我杀的。”他们不让他活,他便斩草除根,赶尽杀绝。

  “什么,你、你杀了……”

  那是他表舅,她的亲表哥,在她嫁人前两人一度议过亲,但是她瞧不起江南望族出身的江永明,何况她心中一直有个人,后来江永明另娶他人,两家因为这件事渐行渐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