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我不会再喊你爹,不过你最好去查一查,不要被小人蒙蔽了,这世上没有平白无故对你好的人,也不会有人莫名其妙朝你背后插刀,有因才有果,想想你有什么是别人想要的。”利之所趁,人人都是大善人,戴着伪善面具。

  “你……”她真的是他女儿吗?

  “将军,你快看看我的右手,我的右手……动不了,整个瘫软了,是不是废了?是不是以后再也不能提着大刀跟你上阵杀敌了?”先前张牙舞瓜的男子哭丧着脸,用左手扶着软趴趴的右手,宛如天要塌了的样子。

  “你的手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听到手下的哀号,眼神复杂的沈万里只好暂时先不理会眼前这对小兄妹,上前查看原本正要逞凶斗狠的属下,毕竟跟着他出生入死多年。

  “嚎——将军,我不能打仗了,以后我一家老小靠谁养?老爹老娘就盼着我光宗耀祖……”匕首掉在地上显得讽刺,他哭得比辛大郎方才还大声。

  “别急,我再瞧瞧,你才有没有撞到什么,或是……”蓦地,他想到适才似乎一道银色光芒闪过,他以为暍多了,看花了眼,难道……他脸一沉,翻过他手腕,双目微眯,瞧见一个细小针孔,若不细察真要忽略了。

  他让人取来磁石,放在腕上一吸,果真吸出一根一寸半的银色细针,沾着血。

  “咦!妹妹,那不是你替人治病的银针吗,怎么会在爹手上?”妹妹可宝贝她的银针了,不准人碰。

  这个扯后腿的哥哥,没瞧见这儿有一堆不怀好意的莽汉子吗?被亲兄长无意出卖的辛未尘只想抚额呻吟。

  “这根银针是你的东西?”沈万里声音低沉。

  她拍额一呼。“啊!原来在这儿呀!我当是长翅膀飞了,多谢将军拾了它,不胜感激……”养得糯白的小手往上翻,要索回银针。

  “你用它伤了我的手下?”沈万里大手一收,并未归还,眼眸利如双刃,紧盯着她不放。

  辛未尘故作天真的眨着眼。“银针是有灵性的,专门惩凶除恶,谁要鱼肉百姓,仗势欺人,视人命如草芥,它便会代替老天爷除掉这些为害乡里的恶源,将军,你的将士是坏人呢!连无心的银针都看不下去了。”

  沈万里脸色难看地瞪了伤了手的手下一眼。“他们刚从战场归来,还带着一股血性。”他不是在道歉,而是说这群兵痞为何无法无天,他们见惯了血,一闻到血味就振奋。

  但这话激怒了辛未尘,她得不到应有的公道,反而被最亲的人当成灰尘般弹开,就是她亲娘傻,人都去了还在梦中要她照顾爹,这种人她才懒得管,她冷冷的一扬唇。“将军以为把银针取出就没事了吗?”真要那么简单,她翻了两、三年的《毒经》不是白学了。

  “什么意思?”他厉眸一眯。

  “术业有专攻,本来还有救的,可是你擅自取针不是救了他,反而是害了他,带兵打仗你擅长,但教不好你的兵就是你的错,反正打赢了嘛!用不着这些只会欺负自个儿百姓的脏兵,不如送他们去颐养天年,卸磨杀驴……”

  听到这样的话,包括沈万里在内的武将心口一颤,这小姑娘真狠,将保家卫国的将士当成可以屠杀的牛猪,养肥了就宰了吃肉,同时也暗暗警埸,当今圣上是否也有这种想法,用得上他们的时候便是国家栋梁,一旦国富民强了,可能连蝼蚁都不如。

  不管这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说的是气话,还是瞎蒙蒙对的,她的话都极具杀伤力,发人深省。

  “你能治?”沈万里半信半疑。

  “能。”

  “治好他。”他命令道。

  “不。”

  “不?”沈万里感到难以置信。

  “我为什么要治好他?”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

  “因为他……”他语塞,竟找不出理由说服。

  辛未尘睫羽一垂,说得冷酷,“他想杀我哥哥,在战场上,你们会饶了想杀你们的人一条命吗?”

  “这……”

  众人面面相觑。

  “杀过人的人都晓得一命还一命,人家要杀你,你还让人家活?将军,这就是你的错了,你没带好你的兵,以为打了几场胜仗就天下无敌,视军纪于无物,朝廷给你们刀是杀鞑子,不是将刀尖指向无辜百姓,那只手就当是见面礼吧!祝你升官发财,光耀门楣。”

  这爹不用认了,亲儿在前还不识,居然眼睁睁看人要将他杀害,更别提放任手下欺负百姓,视人命如草芥。

  “你……”感到汗颜的沈万里面容绷紧,她的话说得他心惊胆颤,他的确放纵了,未约束好手下,任由他们将战场上的胡作非为带回京域,他认为只要不出人命就不是大事,伍老三等人只是逗弄那小子,不会真的下手。

  见一脸冷色的妹妹拉着哥哥的手就要离开,伍百夫长带着一干兄弟围住去路。

  “想走?把我的手弄好再说。”伍老三目光凶狠,完好的那只手按在腰上的砍刀,似乎只要她一动,他就会砍断她的腿。

  看着几名大汉,辛未尘不怒反笑。“知道我最擅长的是什么吗?医毒不分家,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能把死人救活,反之,我想要毒死一个人,那个人便活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