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怎么刚好不在……”他眉头一皱,目光幽深。“舟子,你跟着蒙蒙一块儿去,看情形出手。”

  “是的,世子爷。”年约四十的谢舟子一身儒袍,但落足无声,手背青筋凸起,是个练家子。

  “凌丹云,我自己去就行,不用麻烦你……”她不想欠人人情。

  “带上,在天子脚下我宁王府还有几分面子,没几人敢对上。”若非他现在不方便,定会自己出面。

  明白他的意思,辛未尘勉为其难的应了,道了声谢后,她匆忙出门。

  “……你为什么不相信,难道真如妹妹说的,有人富贵了就嫌弃糟糠之妻,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你不要我们了是不是……”呜……他明明就是爹,为何不承认?难道爹真被富贵迷了眼?

  沈万里看着哭号不休的少年,心中略有异样。“小兄弟,你真的认错人了,本座不是你找的人。”

  “就是你,就是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一点也没变,还是以前的样子,我们从老山口村来找你,要带你回家……”得满脸泪的辛大郎要上前拉人,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汉以刀背砍向他手腕,让他痛得以为手断了。

  “快走,不要半路乱认亲,我们将军还不到三十岁,哪里生得出你这么大的儿子。”有十五、六岁了吧!还这般不懂事,不知是谁家的傻儿子,见人就乱喊爹。

  “坏人!仗着力气大欺负小孩,我娘说我爹大她一两岁,我娘二十七了,我爹年纪也不大……”他看着沈万里,豆大的泪珠直直落。

  见状,沈万里莫名突生愧疚。“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许哭。”

  他二十八岁,有长达七年的时间在外征战,年初才凯旋归来。

  “可我不是男儿,我是小孩,我娘说小孩子要听话。”辛大郎抽抽噎噎的,要哭不哭的噙着泪。

  “你这块头还是孩子?我儿子十六了都没你壮。”这家的孩子养得真好,看那鼓起的肌肉是练过的。

  辛大郎常年跟着娘在山里打猎,有空就学学现代武术,空手道、跆拳道、散打什么的,他都学了相当的火候,还会泰拳,真要和人对战不见得会输,他少的是实战经验。

  “小兄弟,快回家去,不要在外面瞎忙,听来你家中还有娘和妹妹,你快回去她们才不会担心。”这孩子大概是思亲过度,看到神肖父亲的男子便疯魔了,胡认一通。

  “爹跟我一起回家,娘和妹妹见到你一定很开心,爹、回家……呜……呜……”说着说着辛大郎又哭了起来,一张大花脸有青有紫,十分狼狈。

  “说了不是还一直闹,真要把你打瘸了才知道教训吗?”另一名十分壮硕的男子推了辛大郎一下,在他面前挥动拳头,警告他再不离开真要打得他连他娘和妹妹都认不出来。

  “你再说打我,我就打你,不要以为孩子好欺负,我妹妹说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你要是太欺负人,我就给你好看!”辛大郎也握起拳头,虎虎生风的挥动,毫不逊色。

  “好呀!敢在老子面前说大话,有本事你出拳……”敢在老子面前耍大刀,他在杀鞑子时,这厮还不知在哪儿玩泥巴呢!

  他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影朝脸一挥,他来不及闪躲,打个正着,人往后仰,两管鼻血向外喷,紧接着砰的一声,倒地。

  “哗!够劲。”

  “小子有种。”

  “连伍夫去长也敢打……”

  “他死定了——”

  沈万里身后有七、八名同样身形壮硕的男子高声呐喊,他们虽未着战袍,却都散发着一股锐利的肃杀之气,少有人见了不害怕。

  但辛大郎是例外,有个打猎像打怪的娘,一拉弓就有扑鼻血腥味传来,还有个老是在他耳边灌输怪思想的妹妹,两人左一句右一句的洗脑,让他成了个大凶器,何惧军旅生涯磨出的锐气。

  也是他性子直,感受不出别人的恶意,对方再横再恶,他也当做在耍猴戏。

  “张全、赵大,把他给扣起来,老子要把他的手脚打断,看他还敢不敢在老子面前张狂!”杀鞑子没事,却被个浑不吝的臭小子打断鼻梁,他这面子要往哪里搁?

  张全、赵大是伍百夫长底下的兵,跟着来蹭两口酒喝,一听上头人吩咐,一人一边扣住辛大郎的胳臂。

  “伍老三,别闹太大,虽然不在军营也要守军纪,适可而止。”沈万里提醒道。

  但是这群喝多了的兵痞哪管什么军纪不军纪,有乐子送上门为什么不玩,这傻小子挺有趣的,玩死了就送到后山喂狼,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本来就活不长。

  不只是张全、赵大,其他人也围了上来,辛大郎进退无路,他很害怕,又忍不住哭了。

  “将军你一边站去,出了事我一肩扛起,敢打老子,看我不打死他才怪。”伍老三目露凶光,似要将人活活凌虐致死出一口怨气。

  “伍老三——”沈万里沉声一喝。

  “将军,就让我们好好玩玩,这些年打仗打得手都粗了,偶尔绣绣花也不错。”一名手下挑着眼。

  “是呀!把这小子用绣花针穿了。”此人眼露残虐,带着三分凶性。

  “穿了,穿了,针太小,咱们是大老粗,不如用皇上赏赐的这把匕首算了。”战场上人杀多了,刚从边关回来的这群将士不把人命当一回事,他们习惯了杀戮和刀口舔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