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小口喂,别太急,他还没办法大口进食,太用力会扯到背后的伤口,宜轻不直重。”有人可使唤多好,回老山口村后她也买两个下人,一个煮饭洗衣,一个养鸡喂猪,她啥也不干地当大小姐。

  “姑娘真好心,姑娘的大恩大德我来世做牛做马来相报,要不是你救了我家主子,我家主子就……”万福哽咽得说不下去,拉高袖口拭泪,泪腺发达的他已哭了好几回。

  “不用报答,给我诊金就好。”今生都还没过完,谁指望来世,太笼统的承诺都当不了真。

  万福一怔,不知所措,两手直搓着衣衫下摆。

  闻言,凌丹云则发出低低的轻笑。“两清是吧!”她还真怕惹麻烦。

  一脸坦然的辛未尘还真点了头,“我治病,你付钱,理所当然,千万不要跟我提报恩,我怕到最后成报仇。”

  “今生无以回报,只得以身相许。”

  “凌丹云你是宁王府世子,一定要理智,这种胡说八道的话别再开口,没有什么恩情到以身相许的地步,强加的回报不是报恩,而是给人添麻烦。”她就没看人嫁给乞丐的,若非对方非富即贵,受恩者岂会为奴为也要缠上。

  “你为何这么怕我许你终身?”看她惊吓的往后退,微带嫌弃的表情,凌丹云好笑又好气,心里发涩。

  “是怕你脑子烧坏了,做出错误的决定,有时候人在不清醒的情况下会做出匪夷所思的决定,事后再来追悔不已。”他最艰难的时刻是她陪着他,难免有移情作用。

  患难不见得见真情,有些人能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没钱的时候共吃一颗馒头都觉得甜,坐享山珍海味时反嫌臭。

  “蒙蒙,你又救了我一回。”他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同去的人有七人回不来了,另外三人性命垂危。

  他是奉旨探查江南水患一事,上百万两的赈灾银不翼而飞,送到灾民手中的粮食有一半是陈米,另一半掺了细沙,银子和粮食哪儿去了,谁经手了,谁又从中获利?

  可他们一行人一到江南地头就遇到三拨人马的围杀,一拨比一拨狠厉,一拨比一拨毒辣,非置他于死地不可。

  因此他们分散开来追查,各路人马搜集到的证据全指向江南总督江永明,他暗中操纵水陆的航道与运送,私下扣留京城发下的赈灾物资,以次充好,中饱私囊。

  他们査到了往来账册,并搜出近五十万两的赈灾银子,正要将此铁证往京里送,不料消息走漏。

  那一夜,至少有五百名黑衣人攻向五十名不到的朝廷中人,他们只好商议着由最不显眼的那人带着账册突围而出,其他人则抱着必死决心当诱饵,引开黑衣人的追杀。

  身为宁王世子的凌丹云首当其冲,他成了黑衣人的主要目标,身边的护卫为了护着他,一一亡于刀下,他在两名负伤累累的暗卫护送下才得以回京,逃过一劫。

  但两名暗卫一见他安全了,一口提着的气松下笑着对他说“主子我们送你回来了”,然后双眼一闭,再也没有醒过来。

  凌丹云发了信号让人收埋了两人,而他独自入城。

  “不要叫我蒙蒙,请称呼我辛姑娘。”辛未尘有意和他划清界线,有些人容易得寸进尺。

  “蒙蒙……”她的小名含在嘴里饶有诗意。

  “不好了,不好了,辛、辛姑娘,你家大、大郎出事了,你快去瞧瞧,他被人打了……”前头铺子的伙计匆匆来报,喘着气大呼小叫的唯恐人家没听见。

  “你说什么,我哥哥被人打了?”脸色一变的辛未尘连忙上前,揪着年轻伙计的衣袖。

  “辛姑娘你快点过去,听说得罪了权贵,被人扣住了,在如意楼,跑堂的是我表弟,他见过你家大郎,这才特来知会我一声……”他一得到消息就赶紧来通报。

  “十三哥,谢谢你,这点谢意你先收着。”心慌归心慌,辛未尘不忘塞了一两银子在他手中,人家肯帮她传一声是人情,不能当做理所当然。

  “不用了,我不能收……”摸着银子,他心动却推却,一点小事哪好收人银子。

  “收着吧!不收我心不安,要不是你来告知,我连哥哥出了事都不晓得。”京城贵人多,她跟哥哥说早点回村,一向听她话的哥哥却难得执拗,非要找到爹才甘心。

  伙计为难的收下。“有事需要帮忙再开口,跑跑腿、打探消息我还行,你不要太担心,应该……呃,没事……”

  他也不敢太肯定,遇到这种事,通常被打一顿算是轻的,真要是横行霸道的公子儿们,只怕连腿都打折了。

  “希望没事……”一转身,辛未尘在行囊中掏出几张银票往怀里塞,接着就要往外跑。

  “蒙蒙,等一下,你别急。”面色青中带白的凌丹云将人唤住。

  “别叫我,事急。”她赶着出门,要是再迟一步,她那个一根筋的傻兄长就要遭殃了。她突地想到什么,又将银针和救急药丸都带上,以防万一。

  “你娘呢?”这事要大人出面才行。

  “我娘前些日子在打铁铺子订了一把腰刀和一副弓箭,她去看打好了没,顺便取回。”如意楼,如意楼……她记得在西大街,李家粮行再过去一点,绸缎庄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