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三十五。”差三个月三十六岁整。她本想加完国际医学会议后回乡祭拜,她祖父母相隔一年去世,祭日是同一天。

  “什么?!我来的时候才二十五岁,你早来五年,这一穿你就比我大了十五岁。”

  “那只能说你运气不好,一来就穿在我娘身上,若是投胎在她肚皮里,我就是你姊姊了。”换她成为照顾者,把屎把尿的玩妹妹,给她开智,教她怎么坑爹、坑娘、坑兄长。

  辛静湖没好气的瞪着她。“所以说你前一世是医生?”

  什么自学的天赋,根本是上辈子带来的。

  “是。”辛未尘这会儿大大方方的承认。

  “不错呀!学医的人很吃香,自救之外还能救人……”说了酸言酸语之后,辛静湖忽地想到一件事。“第四十九届的国际医学会议你有参加吗?我是救援人员之一……”

  不待她讲完,辛未尘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果然见其脸色大变的大叫,指着她的手直颤抖。

  “你是辛无心——”天呀!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

  “辛芜。”她的本名。

  “辛无心是死亡名单的首位,你的尸体还是我搬出来的,高空坠落后被压在水泥块工,面容……不太雅观。”半张脸炸开了,半张脸足以辨认,她没有家人收尸,直接葬入忠烈祠。

  辛无心是外号,因为天才医生辛芜从来不笑,面若霜雪,给人不好靠近的感觉,她面对主刀的病患家属也没好脸色,都只说出一个令人一头雾水的数字便会转身回到手术室。

  一小时、两小时半、三小时又四十七分、六小时二十五分、七小时……

  她说的是手术时间,一分一秒都不差,时间一到手术结束,从不耽搁,完美的技法教人吸为观止。

  不过因为她的漠然和术后的不近人情,外界便说她冷血、无心,乱给她取了冰雪女王、铁面女神之类的绰号,同时取谐音喊她辛无心,叫得顺口就忘了她的本名。

  “谢谢。”原来还留有全尸,她以为只剩下尸块。

  “不客气……”啊!她在干什么,回到前一世办茶会吗?辛静湖失笑两人之间的客套,毕竟做了五年母女,情分不可说不深厚,第一次出现这样不自在的感觉。

  谁是母、谁是女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她们是一家人,两个相同遭遇的人能在此相聚也是缘分,至少不是仇人,遇事还能有商有量。

  一开始的极度惊不平渐渐平静下来,大脑也能正常运作,她认真的想了想终于理顺了,释怀了,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她能穿,别人为何穿不得。

  更甚者,她眼珠子一转,现在她是当娘的,恶整女儿一番不为过吧!谁教女儿不老实,让她担心个老半天,以为她屋子进贼了,提了油灯来救人兼捉贼,唯恐她出事。

  谁知有事的是她自己。

  看到完整的医疗器具时,她真的大吃一惊,以为又回到那个令她又爱又恨的年代,但是看到比柳叶大没多小的小手熟练的划刀,开了十字口,小指头作画一般的取出嵌在肉里的倒钩箭矢时,她惊到整个人打了激灵。

  这分明是现代医学嘛!而且至少有十年以上的开刀经验,技术纯熟得已是宗师级,寻常医生绝对做不到。

  惊讶之余的辛静湖稍微一想就想通了,身为穿越人的雷达全面展开,在芸芸众生中要找到同类其实很难,她有幸遇到还端什么臭架子。

  “还能做母女?”辛未尘朝母亲嫣然一笑。

  “做呀!有便直为什么不占,小蒙蒙,要养大你不容易,你要孝顺我。”她故意揉乱女儿的头发,仗着为娘的身分大肆欺凌,神情得意的下巴一抬,好似挖到深海宝藏的船长。

  “等着呗!吃香喝辣总少不了。”有钱就孝敬,无银踢她入深山与野兽搏斗,有蛮力不使太浪费了。

  看到女儿眉眼间轻快的笑意,辛静湖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谣传你从来不笑,有如冰雪女王艾沙?”

  明明这一世的她常在笑,而且笑起来还挺明媚动人的,带着花儿含苞待放的娇色。

  想到上辈子种种的奴役生涯,辛未尘也有一番血泪要控诉。“从早到晚有开不完的刀,病患一个接一个,我们院长根本不在乎我会不会爆肝猝死,只要能赚钱他就接。”

  患者都上了麻醉躺在手术台上,她能说“老娘累了,不干了”吗?一张张殷切她再显奇迹的脸正等着。

  她不能抛弃一同走过来的医疗团队成员,在她需要他们的时候,每个人都全力以赴,而当他们想学习她的医疗技术时,她又岂能不顾?就算再累,她也要让所有人更上一层楼,让他们个个都能当一面,为医界再添几名有力的生力军。

  她不怕被迎头赶上,就怕后继无力,后起之秀往往太骄矜,无实力又好表现,自以为高人一等,可是一遇到挫折就一蹶不振,年轻的学生吃不了苦,致使医药人员产生断层。

  “你想想,一个每天累得半死的人哪还笑得出来,我想快点把事情忙完回休息室躺一会儿,体力透支太多连开口说话嫌累……”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从骨子里透出的累让人身心俱疲。

  “但医生这个工作确实让你名利双收。”她不用在枪林弹雨之中穿梭,用命来搏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