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只是一入了夜,四周嘈杂的人声变得安静,母女俩相对无语,她们不知该怎么安慰一心寻父的辛大郎,他不只一次高兴的说在街上看到一个和爹长得很像的男人纵马而过,可惜人腿跑不过马腿,又错失良机了。

  换言之,他并不想走,非找到人不可,执拗的个性不知像谁,让人拿他没办法。

  夜深人静,母女俩各自回房安歇,明天的麻烦明天再说,她们就不相信她们两个聪明人会搞不定一个偏执狂。

  睡吧!养好精神再继续扫街,银子不花会生蛀虫。

  辛家人向来谨慎、低调,惯于见风转舵,趋吉避凶,因此来了京城快两个月,在这一块招牌掉下来会砸到三品以上官员的贵人城,他们还算顺风顺水,没遇上什么嚣张跋扈的皇室子弟或是权贵世家,也没惹是生非。

  几个人心大的不把皇权看在眼里,我行我素地做他们的小老百姓,殊不知凌丹云暗地里做了安排,让几人在京城里畅行无阻。

  好在他们也不是爱惹麻烦的性子,大一点的铺子绝对不去,遇到华盖马车、金碧辉煌的轿子一定让路,民不与官争,反正也争不过出身贵的老夫人、少爷小姐,连贵人养的人犬也要离远点,小鬼难缠,吠起来比主子还有派头。

  什么也不想的辛未尘一沾枕就沉沉睡去了,她是好入眠的体质,少有失眠、惊醒的情形,她是医坛圣手,家在三面环山的山口,自幼她便自己采药调理好身子,不让好不容易获得的新生命等不到长大。

  在缺医少药的年代,孩子的早夭率很高,一个小小的伤风就会要人命,她有一对好爹娘没错,家里又过得去,不缺口吃食,但身体是自己的,小心为上总是好的。

  但是睡到半夜,一阵冷风从窗口吹来,辛未尘打了个冷颤,拉高被褥,心想窗都关了,哪来的风……窗户?

  骤地,她两眼一睁。

  一道黑影忽地一闪,似有似无,黑暗中她以为看错了,正想再闭上眼睡觉,却闻到熟悉的血腥味。

  多少年了,她只有在手术台上才闻得到如此浓腥的气味。

  “谁?”

  她一喊,影子骤地来到床前。

  “别怕,是我。”

  “凌丹云?”一听声音她就认出来者。

  “嗯!”

  “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

  他话一说完,便犹如走山的山陵,整个人往床的方向扑倒,辛未尘根本来不及反应,被他压在身下,虽说不致面对面,但两人的脸相隔甚近,让她忍不住微微红了脸。

  “凌丹云,你起来,压到我了……”伸手要将人推开,她发现死沉的身子根本推不动,她一度考虑要不要叫睡在隔壁的娘,但是她手里摸到了黏稠的液体。

  其实在听到砰一声的轻响时,辛静湖就醒了,鉴于前一世的严格训练,她对血的味道十分灵敏,几年来也没改变她对环境的警觉性,一有风吹草动她便会有所反应。

  只是她竖起耳听了老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女儿也没有呼救,她便睁大眼睛盯着绣梨花的床帐子,静观其变。

  “都血流不止了还逞什么强,叫我救你一下会少几分骨气?”

  另一边,辛未尘咕哝着摸向放在枕头下的针具,抽出几根细针以手摸索,一一插向凌丹云背后位,血才慢慢止住。

  一个人压在身上做什么都不方便,她手脚并用的手勾脚夹,才从行囊里找出醒脑的薄荷水,失血过多的少年才幽幽醒来,声音虚弱的吸了口气,带着笑意的嗓音多了点苦涩,“给你添烦了。”

  他没想过要来找她,但一入城,不知不觉就往有她在的小院子而来。

  “既然有自知之明就不要压着我,男女授受不亲,除非你想娶我,否则离我远点!”她毫不客气,因为她知道他做不到,皇家婚事不由自个儿作主,她的农女身分也匹配不上,这话是说来戳人心窝。

  想到她不再只是个女童,身形正在抽高,渐成少女体态,凌丹云只想了一下,便道:“好,我娶你。”

  她一听,觉得好笑。“你伤到脑子了不成?别忘了你是宁王世子,你的婚事可由不得你。”

  “这事我来解决,你不用担心。”他碰了她就该负责,即使是无心之举,也让她的闺誉受损。

  “我要担什么心?你可别自作主张,我才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辛未尘急了,怕他没事真惹出一身事来。

  他沉着声道:“我是当真的。”

  她一噎,真想哭求他别闹,两只小手推了推他,“凌丹云,你起来,这事你知我知,我们不说就无人知,你从哪儿来的就从哪儿去,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起不来。”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很好闻。

  “什么叫起不来,你别坑我,我力气小,拉不动你。”她是招谁惹谁谁呀!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辛未尘正要发育的身子抽疼着,她平坦如草原的胸口有微微的隆起,凌丹云也太会挑地方倒了,好死不死的压在小小的隆起处,让她痛并难堪着,有苦说不出。

  他苦笑,气息更弱了。“我骗了你,其实我受了重伤,背上有箭伤和刀伤,没气力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