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先找出病因,再解除病,你说说看你是怎么中的毒。”她评估评估,日后好为之应变。

  “不知。”

  “不知?”

  “只知有一天夜里起身忽觉浑身不适,喉头像被五指扣住,一口气几乎上不来,我想到香囊中还有你给我救刀的药丸,我便捏碎一丸放在鼻下一嗅,这才舒缓了许多。”那一刻,他以为要死了,死亡近在咫尺。

  辛未尘想了一下,“最近三个月内你的院子里有没有新栽的花木,或是离你较近的盆栽?”

  “我不管这些事,花草树木的替换是常有的事……”蓦地,他似是想到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有目标了?”看他的神色八九不离十。

  “一盆云昙。”他的手倏地握紧。

  “应该是夜昙花。”《毒经》中有记载,她一直想要一株炼毒。

  毒能害人,也能救人,夜昙花加断魂草以及另外十五种毒物,能解凤凰泪的毒,那是《毒经》记载的十大剧毒之一。

  “夜昙花?”他微眯起眼。

  “夜昙花形似昙花,但花形略小,蕊心中有一点一点的红斑,花开香味四溢,本身无毒。”那是观赏花,花瓣还能拿来煮汤,或是和面油炸做成煎花饼,有养颜作用。

  “无毒?!”凌丹云一脸不信。

  “你有点安神香吧?”要不是看他长得秀色可餐,她真不想理他,明明身处危机四伏的环境,还能将她特制的药丸送人。

  “是。”他偶尔会用。

  “夜昙花无毒,安神香无毒,可两种香气混在一起就是毒。”夜昙花只在夜晚开花,令闻者在睡梦中无声无息的中毒。

  凌丹云俊美的面皮绷得死紧,“会有什么后果?”

  “刚开始是嗑睡、精神不济,渐渐的吞咽困难,四肢无力,而后身子会感受不到冷热,从肩而下到四肢无法动弹,人还活着却一动也不能动,全身瘫痪。”

  她前一世医治过类似的病例,她本以为是末梢神经出了问题,但抽血做了血液分离的精密检查后,才知患者是误食了某种植物,中了毒。

  “真歹毒。”不让人死,却让人生不如死,而且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除掉他,这个人……真狠!

  “你可知夜昙花是谁送来的?如此珍稀的花种并不多见,只长在阴寒潮湿的洞穴里。”不宜见光,一旦受日晒太长,约三个月就会枯萎,这种植物喜水、耐寒,还会吸光周遭植物的养分,使其雪白洁净,宛如玉石中开出的花。

  凌丹云迟疑了一下,才幽幽地道:“……我母妃。”

  “什么?宁王妃?!”辛未尘惊讶的睁大双眸,她似乎不小心戳破了一件了不得的惊天秘密。

  “不会是我母妃,我是他唯一的孩子。”虎毒不食子,他们母子虽然不亲近,但娘要在王府里立足,得有儿子傍身。

  她顺口开了个玩笑,“那可说不定,哪里的阴私最多,就属于你们皇亲国戚了,你怎么确定宁王妃是你的亲娘?李代桃僵的事不胜枚举,为了争一席之地,皇子都换。”不然哪来戏文上的《狸猫换太子》。

  辛未尘没想过她今日说过的话竟在凌丹云脑海中久久不散,他头一次怀疑自己不是王妃亲生子。

  然而现在的他并未太执着于此处,只能先解了身上的毒。

  “不说废话,这儿有瓶更精纯的解毒丸,别送人了,早晚各服一丸,连服十日,忌食鱼虾之类的鱼鲜,你的毒并不重,照我说的做,就不会有事。”将绘着鱼戏燕鸥的青花小瓷瓶塞入他手中,她觉得完成一件大事。

  “要给你诊金吗?”凌丹云打趣道。

  辛未尘欣赏着他的“美色”,眼儿微眯。“不用,当是你这地方的租金,两不相欠,以后没事少来。”

  “我近日会到南边办件事,你若有事,就拿玉佩到王府找一位叫罗从生的男人,他是少数我信得过的亲信。”

  才说没事少来,还真的不来了,凌丹云一走,辛家母女顿时感到心头一松,借着寻人之由,手挽手上街扫货,看到喜欢又不贵的便买下,还囤积了不少京里才有的细布和软纱,打算带回去送人。

  她们真当是来旅游的,完全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嘴脸,两位“穿越人士”真的没见过在现代已经绝迹的工艺手法,在两位狂热分子眼中那是艺术品,千载难逢,不多买一些哪那对得起自己。

  真正在找人的只有辛大郎,他早出晚归遍街跑,从城南走到城北,又从城北走到城西,再绕到城东晃两眼。

  十来天过去了,仍是一无所获。

  看到他沮丧的样子,鞋底也磨破了,辛静湖、辛未尘轮流安慰他,又说了什么“有志者事竟成”的话糊弄他,他才又打起精神,欢欢喜喜的出门,每天都认为“今天”一定会找到人。

  转眼都十一月了,他们合计再过一个月还是找不到人,最迟十二月初便启程返乡,至于家中的田地,早托人回去请村长代为照顾了。

  不找了,谁有功夫找个离家多年的男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