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过了狗嫌猫恶的变声期后,凌丹云的嗓音有如丝竹,听来十分说耳。

  “显然还不够久,你还记得我。”辛未尘本来是想来借住一阵的,等秋围过去就有许多空房,到时租个短期房住下好方便寻人,但现在她为错误的选择深深懊悔,早知他身分不凡,没想到竟加此高不可攀,若知道此子是宁王府的人,她打死都不会来,涉及皇家的事是麻烦中的大麻烦,很难摆脱。

  闻言,凌丹云轻笑道:“你的变化不大。”

  他说是这么说,但他发现她除了长高了些,五官轮廓也变得更为秀致,皮肤也白了一些,灵动的眼更有神了,活灵活现,像淘气的小猴儿。

  辛未尘有些赌气的回道:“再过三年就完全不一样了,女大十八变,变得美若天仙。”

  “我很期待。”他咳了一声,拖住嘴边的笑意,似在取笑她。

  “凌丹云你在嘲笑我。”他那眼神令人不舒服,不是不为,而是不便为,他以为她办不到吗?

  其实辛家人都有王副好相貌,他们母子三人容貌相似,大眼、挺鼻、鹅蛋脸,额宽眉长,眼神清正,不胖不瘦的身材恰到好处,是晒得黑了,减了三分相貌,加上一家人不原张扬的个性,因此在外貌上并未重视。

  在老山口村那种小地方,长得好不不见得是好事,寡妇门前是非多,辛静湖有男人也等于没男人,跟守寡没两样,她若拥有一副好姿色,还不引来好色之徒的垂涎,经常在门口绕一绕,世人最看重的名节也没了。

  不过随着辛大郎长太,辛静湖和女儿才渐渐敢在脸上花点心思,有了门户的男子,家中女眷省事多了。

  别看辛大郎才十二岁,那股子的牛劲呀,村里的儿郎没一个比得过,他一根棍子能打倒十个人,一棒子捶下去,没死也断条腿,顶天的气力吓跑不少宵小,无人敢招惹。

  “不,我是佩服你志气高。”凌丹云调笑道。她是看起来很顺眼,不过她可真敢自夸,日后能生成小家碧玉就不错了。

  十岁的辛未尘眉眼尚未长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还带有三分稚色,可她唯一吸引人的是眼晴,亮如天上星辰。

  哼!蔑视就蔑视,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粉饰太平。回去后养几头母羊,天天喝羊乳,用羊乳净面,抹玫瑰霜,用黑芝麻糊和蛋清轮流护发,再做好手部的保养,她不信养不出一个绝世美女。

  美女的养成在于毅力,等着若干年后,她辛未尘成为京城一美,美貌与才智并齐,世族子弟争相追逐。

  “我那敢蔑视你,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她,今日的他已是一坯黄土。

  凌丹云凌厉的眼中过一抹冷光,两年前他在回京途中不只一次遭遇“劫匪”,受了不轻的伤。

  “凌丹云——”瞧他那语气还不是笑话,分明认为她小时不佳,大了也难有美色吧!

  “辛姑娘,在我们王府门口最好不要直呼公子的名讳,他是世子爷,被有心人听见怕会大做文章,于你们不利。”崔错提醒完,左右看了几眼,没发现什么闲余人等才安心。

  尊卑有别,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你是世子?”辛未尘立即了然于心,难怪会被下毒,他这身分不知道挡了多少人的路。

  凌丹云不以为意的摇头,“一个名头罢了。”

  宁王府子嗣不多,宁王有一正妃,两侧妃,四位夫人,正妻只生下一名嫡子凌丹云,侧妃张久真有一子一女,分别为凌玉霄、凌玉瑶,其中一名夫人冯怜香有幼子凌玉朔,其他夫人则未有所出。

  三子一女,年岁相差不大,最大的和最小的只差五岁,嫡长子占了优势封为世子,将来继承宁王之位。

  “即使只是名头也教人眼红。”儿辛未尘话中有话。

  凌丹云意会的闪了闪眸光。“难得来一次京城,由我做东道主,替你们洗尘,这几天是秋围,想必你们尚未找到落脚处,不妨在寒舍暂居,衣食起居都有人伺候。”

  辛未尘眉一垂,露出一张令人发噱、苦到不行的苦瓜脸。“你不安好心,这样的龙潭虎穴把我们往里推。”

  她宁可住破庙,也不做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的那个。

  她坦承她怕死。

  凌丹云黑眸一缩,笑意渐淡。“有我在,没人敢动你们。”

  “你有没有别院或是什么没住人的空屋?我们有屋顶遮雨,有床可睡就好,不要求太多。”

  §第五章 必须动刀

  “来,干一杯,这是果子酿,不醉人,你还小,喝这个就好……”清冽的水酒一倒,果香四溢。

  “嗯!是果子的味道,微甜,带点酸味。”酸酸甜甜,很好入口,吞下后在喉间萦绕着一股果香。

  “是自家庄子所产的果子酿的果酿,我母妃十分喜爱,每隔几日就会喝上一回。”她总是一人独酌,不让人陪伴,她说一个人才好沉淀一日的心思,浊气进不了身。

  “真好,哪天我也买个庄子,里面种上我爱的果树,盖几间木屋,当水果成熟时便去住上几天。”辛未尘想到的是渡假小木屋,白色的墙,红漆屋顶,一个烧火取暖的烟囱。

  辛未尘等人住进凌丹云安排的临时住所,前面是开门做生意的铺子,卖的是南北杂货,后面是二进的小院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