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宁王是谁?当今皇上的叔叔,曾经的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民间的声望更胜于皇上。

  好了,这扇门还能入吗?应该说他们敢进吗?

  最怕麻烦的母女俩又窸窸窣窣了一阵,再次达成共识。

  “嗯嗯!快走、快走,娘,把头压低,别让人瞧见咱们的脸。哥,低头不要乱看,官老爷的长矛很利……”辛未尘指着府兵手里拿的长矛,锋利无比的矛尖闪着寒光。

  辛大郎还觉得新奇的东张西望,他看什么都好玩,尤其是拿看长矛的侍卫,看来威风凛凛,令人好生羡慕。

  他不懂妹妹为什么不让他看,非拉着他把头往下低,不过妹妹都是对的,听她的准没错。

  只是三人的头还是低得太慢了,遮遮掩掩的神态反而启人疑窦,一名大块头男子正从府里走出,打算上马到城办点事,刚好瞥见几道形迹诡异的身影要离去,他大步一迈,挡在几人面前,声宏如雷地道:“站住!你们是谁,居然敢在宁王府前鬼鬼祟祟!”这般遮遮掩掩,必是有所不轨。

  “路过。”辛未尘捏着声音回道。

  “路过?”再过去就是皇宫了,他们是打哪儿路过?

  宁王府位于皇宫边上,入宫只消半刻钟,是京城中仅次皇宫曼大的宅子,所谓的东大街就一座宁王府,东二街、东三街……一直到东十街才是一些王公大臣的住所。

  东边最为尊荣,因此全住着达官贵人,品阶不高的还没得住这儿,是全城最贵气的地方,光是各府的府兵就有上万。

  “没进过京,四处瞧瞧看看。”这个崔阔嘴在盘查什么,他们像探查消息的奸细马?问个不停。

  “你……”有点怪,他们低着头干什么,而且……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崔大叔,你不要再问了,我们不认识你,妹妹说的。”辛大郎抬起头,咧开一口亮晃的白牙,笑得憨直。

  “啊!你是辛大郎。”

  完了,被认出来了!辛家母女在心里哀号。

  “我不是,我不是,你认错人了。”辛大郎连忙挥手,牢记妹妹说的话,她没说要认的人一律当陌生人。

  “辛姑娘、辛大郎、辛大娘,你们来京城了,两年不见还挺想念的。”崔错笑声洪亮,胸腔震动。

  为什么她是最后被点名的人,长辈不是应该排在最前头吗?还有,叫啥辛大娘,她老得成大娘吗这傻大个会不会做人!升格当大娘的辛静湖十分不满,对崔错的不尊敬小有恼意。

  避不过只好面对了,辛未尘面露无奈的放下遮面的手。“崔阔嘴,你的嘴还是如往常的阔。”阔嘴话多。

  “辛姑娘,你长高了。”崔错惊讶地以蒲掌比比小姑娘的个头,辛家人的身形都高挑瘦长。

  她眼角一抽,先问候他祖宗三百遍,“到了年纪总会长高,不像你那张嘴阔到无边。”

  听不出她的奚落,见到三人的崔错十分开心。“我家公子一定想见到各位,你们跟我进府吧!”说完,他马上走在前头带路,可上了台阶往后一瞧,三道人影静悄悄的往后退,正打算拔腿就跑。

  看到这情景,他面露困感的挠挠头,一个纵身又落在三人身前。

  “你们有急事要办?”这可是宁王府呐!有几人进得了,他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应该欣喜狂、迫不及待的攀过来,怎么会想逃呢?

  “赶路。”辛未尘低声道,不赶也得赶。

  “不急于一时,要不先去见见公子,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耽误不了什么。”崔错还有点脑子,朝其中一名侍卫使眼色,让他入府通报世子爷,这些人是贵客。

  “我们还有事要做,改天吧!”这王府就像一座大牢笼,就怕进得去,出不来,危机重重。

  小老百姓对时局不甚明了,但一句“功高震主”像一把刀,悬在宁王府人的头上,当今皇上听说才二十出头,他能容得下功勋高过他的王叔吗?

  看到宁王府三个字,辛未尘不难理解力什么凌丹云自幼就被下了毒,要么是朝廷斗争,不然便是内院不宁,女人为了争权夺利,先下手为强,排除异己好独占大位。

  “改什么天,天塌下来有老子替你们扛,再急也急不过一顿饭,公子院子里的厨子可是宫廷出身的御厨,那烧出的菜是天下一绝。”连他都闻香流涎,巴不得有一口剩菜吃。

  凌丹云一顿饭最少七八道菜肴,他一个人根本吃不完,因此底下的人有福,剩菜剩饭也是佳肴,人人争抢。

  听到有好吃的,进了城就没再吃东西的三个人猛吞口水,他们光找住的地方就找了大半天。

  “不、不用了,我们带了干粮……”都硬掉的玉米饼,用火烤烤还能吃,就是不太美味。

  “哎呀!跟我客气什么,瞧你们一身风尘仆仆的,准是赶了不少路,快进来梳洗梳洗……”辛静湖、辛未尘是女眷,他不好动手动脚,大手一伸便将辛大郎拉了过去。

  “我们不……”解救大郎行动开始。

  母女俩尚未动,一道最美的风景出现了。

  “小辛姑娘,许久不见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