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所以没男人有什么关系,除了一向腻着父亲极思念他的辛大郎外,其他两个女的早将夫君和父亲抛诸脑后,有他也好,无他也罢,她们照样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更甚者,辛静湖有取代父亲角色的趋势,她能下田耕种、割稻,打起谷都比人家快,带着力气大的儿子一起做农活,还把打猎的本事教给他,母子俩快成父子俩了,晒得一样的黑,两人的五官也越来越相近。

  更别说母子俩的气质,气质这东西向来是和谁走得近就像谁,他们隐隐有股悍气,辛大郎不爱读书,看到书本就两眼发晕,对娘亲教他的夺刀术、近身搏击却感兴趣,每天不间断的来回山上山下的跑,锻炼出高人一等的耐力和体魄。

  “会有一点疼,你先忍一忍。”

  当第一根银针扎入入肉里时,锦衣少年才晓那一点疼有多疼,他额头顿时冒出豆大的汗珠,疼得他必须咬紧牙关才能忍住不叫出声,那种疼不亚于毒刚发作时。

  难怪她要他忍一忍,不疼何须忍,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真狡猾,那双慧黠的眸似在嘲笑他的轻易上当。

  “你积毒太深,得要一点一点的逼毒,如果中毒时就找上我,王碗汤药下去毒就解了,无须再受逼毒之苦。”辛未尘毫不犹豫地下第二根银针。

  锦衣少年痛得面颊扭曲,“……我中毒时你尚未出生。”一咬牙,他轻哼一声。

  她一怔,咯咯发笑。“说的也是,我还在注生娘娘那排队等着转世投胎!”

  若两个世界平行处在同一条时间轴,少年中毒时,她正在主持一项跨囯际的换脑研究,这是一个不被法律允许的研究,由私人财团提供资金,让全身瘫痪但未脑死的患者有重新站立的机会。

  她考虑用生化机器人,一半是人,一半是机械,但赞助方不同意,他想要年轻的身躯,要能繁衍后代子孙的,想要长生不老,生生世世处在身体的颠峰时期。

  换言之,会有不少年轻生命死于赞助人的私心之下。

  此事关乎道德良心,医师的职责是救人而非杀人,她不同意以真人取代,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可笑的是,那名赞助人又重金礼聘另一个医疗小组,一年后进行换脑手术,提供身体的年轻人死了,高龄七十的老人却活了下来,可脑子是另一个人的,真正的赞助人死在手术台上。

  违反自然是会遭天谴的,想长寿反而短命,他死在不知满足,想要将世界掌控在手中。

  “你怎么会医术?谁教的?”她看起来才八、九岁大,宫里的太医都不见得有她的医术,甚至能一眼就看出他是中毒而非生病。

  “天赋异禀,自学的。”啧!这毒可真深,都附骨了。辛未尘以银针一勾,不意外听见痛呼声。

  他嗤了一声,随即哼道:“凌、凌丹云。”

  “你的名字?”

  凌好像是国姓,不过也许只是巧合吧,若他真是皇亲国戚,怎么可能到千里之外的小县城治病,皇城的名医多不可数,总有一个能解的。

  辛未尘并未放在心上继续扎针,每一针都下得平稳。

  平躺在罗汉榻上的凌丹云上身赤裸,一排长短银针由下往上按穴位遍插全身,仅跳过心脏的位置。

  接着辛未尘再度下针,第一针在头顶,由上往下,十来根银针细如毫毛。

  一旁的崔错看得眼皮直抽,心儿颤得一抖一抖的,心想这小姑娘下手真狠,上百根针都要插完不成?

  但他更担心冷汗直流的主子,居然胆子大到敢跟老天爷赌一把,让一个还没肩膀高的小丫头为他驱毒,要不是看小丫头下针很稳,有模有样的捻揉,他都要大声叫停了。

  “是。”凌丹云突然感觉一阵让骨架发软的酸麻由天灵盖灌下,让他的浓眉皱得死紧。

  “我叫辛未尘,小名蒙,水字旁的蒙,一个小山村的农家姑娘,你好了之后别记我,我是收了银子的,银货两清。”把话说清楚省得纠缠不清,她也是怕麻烦的人。

  根据穿越者定律,女主总会和一些皇家的龙子龙孙扯上关系,还有救了人反而和被救之人有情感纠葛,然后历经种种波折,经过一番腥风血雨的杀,男主登上高位,从一而终……

  呸!这样的结局谁相信

  一年、两年也许情深意重,三年、四年情意转淡,五年、六年变成亲人般的感情,十年过去了,有点厌老是看同一张验,二十年后美人迟暮,男人的中年恐慌来了。

  年过四十不变心的男人有几人?

  或许情还在,但没法控制对美色的追求,先是偷偷摸摸,瞒着所谓的挚爱,维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假象,日子久了,胆壮了,挚爱成了笑话,新欢带着孩子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一百个不得已、身不由己的理由油然而生。

  辛未尘前王世就是不相信爱情的人,但她会结婚,因为她答应过祖父要为家里留后,只是她还没做到人就穿来了。

  这一世她也会成亲,世道的束缚不允许她独身,除非她岀家,但岀家并不在她这辈子的人生计划中,不过就算要榢,她也想选个庄稼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什么心思的男人好掌控,一切她说了算。

  “怕我缠上你?”若能解毒,她的医术的确令人挂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