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熊胆和熊骨,卖给中药铺子可值钱了。”这些都是药材,价值不菲,熊肉其实并不好吃,一副熊骨能卖的价是熊肉的好几倍。

  “喔!那就我和大郎一人一边抬回去。”没什么大不了,重是重了些,但还不到难倒人的地步。

  “娘,你还能更招摇一些。”上回打了老虎是傍晚,回到家天色已暗,没人瞧见他们打了什么,不过已让不少人探头探脑的打探,拐着弯想分一杯羹。

  太出锋头容易招祸。

  辛静湖说一句就被顶一句,不免有些恼火。“什么意思,说明白。”

  “娘,我们是孤儿寡母,受人同情的,虽然我爹应该还活着,但都过了五年还不见回家,想必是把我们忘了,你一个弱女子哪有本事打死一头大熊,你要村里人怎么想你?”变得太多会启人疑窦。

  像她从不冒头,中规中矩的当个惹人疼爱的小姑娘,不做超出能力所及的事,该哭就哭,该装蒜就装蒜,绝不露出一点与众不同,免得遭受排挤。

  “所以……”这世道真麻烦,女子强一点便遭人非议,各式各样的流言接踵而来。

  “哥,你回村子里请村长舅舅带七、八名壮汉,拆块门板来扛熊,他们问了就说对面山头的猎户帮忙打的,看我们母弱子幼心生不忍,便把大熊留给我们,只取走熊胆。”辛未尘交代道。

  打猎之人打到猎物不会空手而返,必定取走猎物身上的一部分,这是规矩,否则会招来恶运,至于“被取走”的熊胆嘛,当然先让她娘割下来,她给收着。

  “好,我去喊人。”

  辛大郎脚程极快,一溜烟就不见人影。

  “哇!好大的熊。”

  “是呀!真大。”

  “挺沉的,都快扛不动了。”

  “你们呀!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居然敢和熊瞎子对上。”

  “以后小心点,看到熊瞎子就要跑,别傻乎乎的想猎熊,要不是遇到有本事的猎户,二房就绝户了……”

  几张嘴先是羡慕辛静湖娘仨运气好,白捡了一头大熊,光是把熊卖出去的银钱就足够再盖间新屋子了,不过再想到其中的凶险,他们也难掩惊惧,山里的熊可不是家里养的牲畜,可是会咬死人的。

  接着年纪大一点的开始说教,责备小辈胆大包天,几个女人小孩也敢往深山里钻,银子没了还能赚,命没了可哭不回来。

  回到村里,众人一起剥了熊皮,割下四只熊掌,每个人心满意足的拎了十斤熊肉以及一些熊杂回家,辛有财和老父亲住在一起,所以拎了三十斤熊肉,另外三位长辈那儿辛静湖各送了二十斤熊肉,左邻右舍割了一、两斤当人情送,剩下的肉还是不少的。

  等大家都离开了,辛静湖和辛大郎依照辛未尘的吩咐,把骨头与肉分开,辛未尘则把熊胆拿去用酒泡着。

  隔天一早,辛静湖赶着牛车,带着儿女赶往城里,打算把熊给卖了,他们一家人吃不了那么多的肉。

  进了城,先到城中最大的酒楼,野味不多见,熊肉更是几乎没有,很快地酒楼掌柜就以一斤五十五文的价钱给买下了,买的人高兴,卖的人欢喜,双方都满意这次的交易。

  熊皮以六十八两的高价卖给皮货商人,接着三人到了本地最大的药铺广福堂,想看看熊骨能卖多少。

  只是三人一入内,未闻药材香,先听见喧闹的吵杂声,一把药刀还从里面扔了出来,要不是辛静湖及时拉了女儿一下,她的脸就破相了。

  “你们吵什么吵,药刀是谁扔的,差点伤到我女儿,快出来道歉赔罪,不要缩着尾巴当乌龟!”气不过的辛静湖冷着脸,扯着女儿的手要向人讨公道。

  “是他。”

  药铺中的人全都伸手指向一个方头阔嘴的男人,他长相凶恶,眉粗眼大,两眼像牛目,凶光外露。

  “是我又怎样,谁教你们自诩医术过人,却医不好我家少主的病,我不砸了你们的铺子又该砸谁的!”三十岁出头的男人嗓门奇大,理直气壮的下人面子。

  “这位壮士此言差矣,我们是药铺,可不是医馆,虽有大夫坐馆,也只是看些头疼脑热的小病,这位公子看起来全无病容,你叫我们看什么病,岂非捉弄人?”没病看什么病,存心找碴来着。

  “看不了病,还当什么大夫,不如回家种红薯算了,招摇撞骗的医术还不是害人。”没本事早点说,害他们不辞辛劳,千里迢迢而来,结果遇到群庸医。

  “天底下的疑难杂症那么多,谁敢夸下海口一定都能治,我们只是治不了你家公子的病,哪来的招摇撞骗,你别血口喷人!”哪来的无赖,不治病还碍了人不成,简直无理取闹。

  “我能。”

  争论声中,没人听见小姑娘脆生生的娇嫩嗓音,唯有披着连帽大氅的少年忽地抬起头,看向站在哥哥身旁的辛未尘,他如黑玉般深邃的双眸闪过一丝幽亮。

  “你们先别吵,等丢刀的人给我女儿道了歉再吵,砸店也不能伤及无辜,今天不说出个道理来,我誓不罢休!”对辛静湖而言,辛未尘不仅仅是她名义上的女儿,更像无所不谈的朋友,她在很多事上都听她的,连家中银钱也交给她管理。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女儿的心智年龄比她还大,也比她更懂得人情世故,聪明得无以复加,让她一有事就想找女儿商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