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京城有娇医 > 上一页    下一页


  树底下有一头发怒的大黑熊直起庞大身躯,前掌抓着树猛力摇晃,熊吼一声大过一声。

  那头大熊站起来有两个人高,一身抖呀抖的横肉起码有几百斤,十分惊人,最可怕的是,熊的力气太大,快把树给弄倒了,一旦辛大郎松手,或是树倒了,他的一条小命也没了,黑熊一脚就能将他踩死。

  突然间,一颗鸡蛋大的石头往黑熊的头部砸去,正中目标。

  “你们在干什么?娘,快带妹妹走,不要再惹熊生气了,它太大了,你们应付不了!”辛大郎在树上大喊,被砸个正着的大黑熊摇动笨重的黑色大头,对空熊吼。

  一颗接一颗的石头朝黑熊的脑袋瓜子猛砸,它气得直吼,前掌落地,转身朝两道在不远处晃动的影子直奔而去。

  辛大郎急得都快哭了,他飞快的爬下树,拾起掉落的箭囊和弓箭,朝熊背射出一箭。

  中了!但熊皮太厚,没感觉,它继续奔跑。

  辛大郎在后头追着,又连续射出好几箭,可是熊跑得太快,这几箭都没射中,他心急如焚。

  “让开,让我来!”弓拉到最紧的辛静湖一脚将女儿踢开,身体一挪,占了最佳的位置,随即拉弓的手一放。

  第一箭,射入大黑熊的眉心,明显受到影响的大黑熊跑得慢了些,它痛得熊掌一挥,插在眉心的箭身断了一截。

  受伤的熊更暴躁了,加速跑了起来,想冲过去把射箭的人一口咬死。

  第二箭,笔直地插在熊颈上,喷射的血液如涌泉,黑熊像疯了似的凄厉怒吼,似要拚着一口气将伤害它的人撕裂,它两眼发红,震动的空气能感觉到它的怒意。

  辛静湖不疾不徐地朝黑熊的胸口射出第三箭,它痛苦的仰天一咆,虽然离死不远,却依然未停下脚步,让人惊惧它的威力。

  “娘,快拉这根绳子。”

  看着塞入手中的坚韧细绳,辛静湖从方才看到射出的箭带了一根长长的“尾巴”,就愕然瞠大的眼睛更大了。“你几时在我的箭上绑上细绳的?”

  “娘,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和我聊聊我有多机智伶俐吗?”命在旦夕了还有闲情逸致聊天,她娘也真是个心宽的。

  “小机伶鬼。”谁抵得上她满肚子坏水。

  “拉——?”

  辛静湖怕随着熊的靠近令绳子不够紧绷,力道不足,将绳索抛过上方的树枝后用力一扯,有着倒钩的箭头因箭身上的绳子瞬间被拉出,插中心脏的箭钩带出许多碎肉,烫热的熊血喷出,鲜血淋漓。

  砰的一声重重响起,黑熊倒地不起。

  “死了吗?”

  “还在动。”

  等了一会儿。

  “娘,死了没?”

  “你娘还没死,活得好好的。”会不会说话,晦气。

  “娘,你火气很大,待会儿割了熊胆给你泡酒喝。”这头熊可真大,一会儿要怎么扛下山?

  “你知不知道我们差点死掉?”就差那么一点,熊离她们不到一百步,失败根本跑不掉。

  “可是我们还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

  辛静湖先是瞪着她,一把肝火烧得旺,可是瞪着瞪着,她忍不住大笑出声。“没错,我们还活着,而它死了。”

  “娘、妹妹,你们有没有事?”绕过倒地的大熊,抹着泪的辛大郎一边哭着,一边赶紧跑向两人。

  “爱哭包。”小孩子不可爱,长大了更讨厌。

  “没事,哥,熊死了。”辛未尘取出手绢,让兄长拭泪。

  “真的死了?”他回头一看,还有点余悸犹存。

  “死透了,你看它一动也不动了。”这一身皮毛真好看,值不少银子。

  “真死了,我也可以安心了。”辛大郎吁了一口气,却仍不敢靠死去的黑熊太近,怕它又跳起来咬他。

  “真没用,话说你是怎么招惹到这头熊的?”辛静湖没好气地问道,简直找死。

  辛大郎委屈的扁着嘴。“妹妹前两天不是说要泡蜂蜜水吗?我正好看到树洞中有蜜流出,便点了薰烟将蜂驱走,用装水的水囊盛蜜,谁知盛到一半熊就来了。”

  听到熊吼声他也吓了一跳,赶紧爬上树,以为躲得高高的它就看不见,哪晓得它一到树下就摇树,摇得他快掉下来。

  “原来是你惹的祸。”吃什么蜂蜜,和熊老大抢食物,难怪它要发火了。

  “娘,先想想这头熊要用怎么弄下山,这么大的猎物不会搁着不管吧?”辛未尘说道。

  “有什么难的,先把熊皮剥一剥,内脏和骨头不要,只取肉,你提四只熊掌,那可贵了,大郎扛个三百斤肉,我扛五百斤,走慢些总会到。”这些年她的体能锻链得不错,虽不能和前一世比,但还是胜过多数女人,甚至连男人都不如她。

  “娘,除了熊皮和熊掌,你晓不晓得熊最值钱的是哪个部位?”特种部队出来的都只长肌肉不长脑吗?

  “肉。”肉多便是钱,一斤值五十文,一堆肉少说有三、四十两,够打几把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