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霸王跟班 >


  避开疯狗的方式是不理它,由著它吠,等它叫累了,自然就不吭气地走开。

  莫绿樱真的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话好跟他说,除了自家人外,她对所有人一向平等看待,既不特别热络,也不会生疏的置之不理,维持不冷不热的温度。

  “你想走?”他倏地捉住她的手,不让她轻易离开他的视线。

  望著手腕上古铜色大掌,她觉得好笑。“风同学,你的幼稚还停留在小学五年级吗?”

  他怔了一下,继而放声大笑。“班长,你还是一样讨人厌,所以我要送你一个见面礼。”

  “什么?”

  防范不及的她突地睁大眼,面对快速靠近的大脸有些错愕,虽然她有自信能挣开他,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所谓的礼物竟是一个吻

  唇上麻麻的,带了点古龙水味道,被侵犯的感觉油然而生,她不假思索地扬起手,给了他狠狠一巴掌。

  啪!

  又深又红的掌印,对无赖的惩罚。

  “莫、绿、樱,你真打得下手!”他不怒反笑,一双黑如墨石的眸子闪动著魔性的威胁。

  瞧著他深幽的眼,她骤生寒意。“我是本里的里长,希望你自重。”

  “里长是吧!”他又低低地笑了起来,看来不怀好意。“幸会了,里长,以后请你多多照顾,本人的‘风花雪月冰城’下星期三开幕,欢迎阖家光临。”

  风浪云狂笑地踩下油门,急驶而去,然后开到一半又想到什么似的快速倒车。

  “对了,老同学六折优待,这是给你的VIP卡,前十次免费招待。”

  免费招待?

  望著手中白金色的贵宾卡,莫绿樱发愣了。

  第二章

  “二姊、二姊,你听说了没?闹鬼的老电影院居然摇身一变,成为本区最大的冰淇淋专卖店,还有时下流行的各种冰品,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红颜楼里红颜女,红颜不老岁月老,梁上春燕数红颜,一艳二雅三娇媚,小妹生来好活泼,笑声连连迎福来。

  甘春柳当年收养了四名女娃为女,老大莫随红清艳泼辣,性情稍嫌火爆,目前掌管莫家船务,是相当受人注目的年轻女主管。

  老二莫绿樱生性淡薄,学的是企业管理,原本打算一毕业便进入自家企业体系工作,分担大姊的重担,却阴错阳差地当上月薪四万五的里长,加配一辆“公务”单车。

  老三莫紫苏从小有心疾毛病,十三岁动了换心手术后,虽然身体状况大为改善,仍不能有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的情绪加重心脏的负荷,因此她无法外出就业,在完成十六年的教育后便待在家里,料理三餐和打理内务。

  小妹莫苔色十分好动,对什么事都抱持好奇心,有时聪明伶俐,有时又显得笨笨的,身材高、外形亮丽的她本想从事模特儿的行业,却意外的被拉进图书馆,成为地位仅次于馆主的首席图书馆管理员。

  四姊妹之下还有一个就读国一的小弟莫喜青,今年十三岁,打小学起年年拿全校第一名,成绩好得差点遭人围殴,因为他逢人便说他回家从不看书,考一百分是不小心蒙上的。

  “苔色,你这句话已经说了十遍,不腻吗?”一大早就听见她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兴奋得像个十岁孩子。

  清丽的瓜子脸笑眯眯的偎近,撒娇的磨蹭。“不腻、不腻,说再多也不腻,二姊,你越来越漂亮,我最爱你了。”

  “少谄媚了,有什么目的快说,待会我还得去镇公所一趟,帮新搬来的张奶奶办低收入户申请。”趁她现在不忙,还能听上两句。

  “冤枉呀!二姊,人家哪有谄媚,这是姊妹情深的表现,你看我对你多好,还帮你泡茶耶!你不能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莫苔色举手喊冤,装出真心遭到误解的心痛模样。

  “好吧!既然无求于我,这杯茶喝完也该出门了。”她笑道。

  “吼!二姊,你就不能问我一声你需要什么吗?然后拍拍胸脯说:‘在二姊的能力范围内一定让你得偿所愿。’”这才叫爱护妹妹。

  莫绿樱瞧她鼓起腮帮子的模样,噗哧笑出声。“好,你需要什么,二姊尽量不让你失望。”

  “真的?”莫苔色一双骨碌碌的眼珠子不安份的转动,明显写著算计。

  “二姊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这颗平时不用,放著生霉的小脑袋瓜子准又在动什么鬼主意了。”她眼波一动,便能猜个十之八九。

  虽无血缘,可姊妹之间累积的默契并非一天两天,岂有不知之理。   

  “哪有,我最单纯了,才不像喜青喜欢结交狐群狗党,骗我的钱办露营活动,那个吸人血的小鬼才该罚,受万人唾骂。”一想起他的种种罪行,她就忍不住大吐苦水,怨声连连。

  “他参加的是天文营社团。”不只是小妹,其它姊妹或多或少的也有“赞助”经费。

  “哼!你们都太宠他了,早晚把他宠成六亲不认的大坏蛋。”那个小钱精太阴险了,才十三岁就一肚子坏水。

  莫绿樱一笑。“偏离主题喽!我这杯茶快喝完了。”

  一见茶杯快见底,莫苔色赶紧露出需要疼爱的小白猫嘴脸。

  “二姊,你想不想吃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