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霸王跟班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茱丽亚幻想着如诗如画的世纪大婚礼,捧着花的十二对小花童,盛装出席的亲友朝新人撒米,黑袍白领的牧师笑着宣布他们成为夫妻,许多羡慕的眼光全涌向她……

  一道闪电轰隆劈下,恍若婚礼上的镁光灯,她怔了一下,复而因面前风浪云脸上的阴鸶惊得差点站不住。

  他的表情……那是想杀了她的恨意吗?

  她由心底发寒。

  “我再问一遍,绿樱在哪里?”风浪云的眼神仿佛来自地狱的幽冥,冷得寒冽。

  “绿……绿樱……”一时间,她并未联想到那个被她推入水堤的女人。

  “里长呀!茱丽亚,你气得牙痒痒,想拔光她一头乌黑亮丽头发的那个女人。”见她失神地喃喃自语,怕她真遭到严厉对待的元洋赶紧出声提点。

  怔了怔的茱丽亚像刚从梦里醒来,原本就白得无血色的脸庞一下子死白得有如世界末日到来,双唇抖得无法停止。

  “不……不是我……不是我……是她逼我的,我给过她机会,可是她羞辱我……她好大的胆子敢拒绝我的施舍……她……该死……”

  “说清楚,你对她做了什么,快说!”慌乱注满胸口,濒临失控的风浪云几乎要掐碎她的肩骨。

  痛意袭来,她霎时清醒地又哭又笑。“你是我的,安德鲁,没有人能从我手中抢走你,我母亲不行,那个女人更没资格,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的……”

  “茱、丽、亚……”他狂吼。

  耳膜刺痛的她失神的喃喃低语,“掉下去了,掉下去了,我听见好大的落水声,扑通……”

  “在哪里?”风浪云心急如焚,恨不得生出双翼,飞到所爱的人身边。

  “不知道,她死了……安德鲁,我们回家,不用管她了,一条贱命不值钱……”没人比他们俩重要,那女人死了就死了,不足为惜。

  啪!

  闪电照出茱丽亚左颊鲜红的五指痕,她整个人承受不住的像破碎娃娃摔倒在地,不慎的前额还撞到邮筒旁的警示灯柱。

  她错愕极了,也难堪不已,不敢相信他会为了另一个女人而伤她,出手之重不仅让她尝到口中的血腥味,也重创了她高傲的自尊。

  因为太痛,她反而哭不出来,怔仲地看着她完全陌生的男人,没办法接受伤她最重的人,竟是她最爱的未婚夫。

  “你立刻给我滚回美国去,永远永远不要再踏上台湾,否则我一定杀了你。”

  风浪云狠厉地瞪了她一眼,转身往她出现的方向提腿狂奔。

  元洋扶起浑身冷得像冰的娇躯不知该说什么,他很同情她,可是也没办法认同她的行为,想想她至少还活着没事,他还是赶紧先去救人吧。

  一句“自个保重”,茱丽亚被抛弃在雨中,面对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她掩面痛哭,根本不晓得该往哪里走,越来越大的雨水势让她更加惶恐,连小腿遭飘过的碎石割伤她都不自知。

  “你们要找里长……她刚帮我捉鸭,往河堤去了……”

  风雨中传来养鸭阿味的声音,风浪云身后是许多冒雨前来帮助的居民,在听到里长有难的消息,大家马上丢下防台工作,齐聚力量先找到人再说。

  众人听阿味的指示循着河堤往下喊人,暴涨的河水夹杂大量泥砂,浊得根本看不清。

  蓦地,有人高喊水中好像有个人,一浮一沉的快要飘走了。

  慌到没有表情的风浪云第一时间赶至,他认出那头凌乱的黑发,惊骇地全身发冷,手脚僵直着,不愿相信那是昨夜还笑靥灿灿的情人。

  要不是惊惶失措的元洋从后抱住他,只怕此时他已跳入河中,抢救心爱的女人。

  “别冲动,那边有桥……”说时迟那时快,老旧的木桥传来诡异的声响,竟在转眼间被上游大量泄下的急流给冲断了。

  水旺叔、张阿猫和杂货店的老板娘李凤这时找来绳索,他们试着以抛投的方式将人套住,再顺势将人救上堤防。

  只是连试了十几回,没一回成功,让众人更为心急。

  蓦地,大伙以为回天乏术的里长忽然抬起头,发紫的嘴唇蠕动着,不知在说什么的轻挥着手,风雨吸收了她微弱的声音。

  这时大家才发现她左手抓着什么东西,细看之下才知那是水利局为了方便工作人员下到河底清除杂草所规划的阶梯,配合小区景观特别加装的扶手式护栏。

  “里……里长在说什么?听不清楚……”

  真是急死人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没人知道莫绿樱连连喝到污水的嘴究竟在喊什么,除了异常冷静的风浪云。

  “她叫我们快回去避雨,不要被风雨打湿了,她会自己想办法爬上岸。”

  “什么?!”

  闻言,众人的眼眶都红了,冷性冷情的莫绿樱其实有一副好心肠,大家街坊这么久了,怎会不了解她的个性,所以他们才选她当里长。

  明明自己仍身陷险境,能不能顺利脱身还是问题,她竟然反过来担心大家的安危,叫人怎能不动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