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霸王跟班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什么……”一回头,他怔了一下,继而爆出精采的开头的脏话,不痛快的沈目一瞪,“你存心的是不是?”

  “我?”她很无辜的笑出声。“当事人满脚污泥犹不自知,我怎好提醒他,也许这是你个人品味,虽然很难获得认同。”

  “你……你好!嘴巴跟切豆腐的刀子一样利,你给我乖乖地待着,不准走,我冲个澡,马上出来。”风浪云半威胁、半恐吓地警告她。

  在河床上和老人家打架,他不脏也难。

  低咒着抓抓头,他有些懊恼会弄得一身狼狈,让他引以为傲的帅气形象为之破灭,还倒霉地沾了霉气,被个臭老头嫌弃个半死。

  地毯脏了不算什么,人格受损才是大事,他不过桃花多了一点,对女人的“性”趣高那么一点点,脾气也稍微糟了些,对人的态度高傲一咪咪,这也算是坏吗?

  一张脸像结霜似的走向浴室,他的“马上”不到三秒钟,惊骇的咒骂随着光着上身的男人飘出来,他一个箭步揪住笑得快翻天的女人。

  “你们联合起来整我是吧?你看看我这张脸还能出门见人吗?你们毁了我,啊!啊——”他的脸……

  “呃……很……很壮观。”忍笑中。

  “壮观?”风浪云嘴一撇,扭成不规则状。

  “应该叫调色盘吧!红红紫紫还有黑。”

  “张医生的医术……很好。”红的是红药水,紫的是紫药水,未稀释的碘酒偏黑。

  多重杀菌,确保万一。

  “好?那你何必心虚,不敢看我?你一定早和他串通好了,想让我难看。”谁愿意脸上东一块红、西一片紫,活像刚被老大痛殴一顿的卒仔。

  面对他不理性的怒气,莫绿樱笑得岔气。“我觉得现在的你最帅。”

  “里长小姐,你在幸灾乐祸。”可恶,她多开心呀!让他……让他……很想吻她。

  见鬼了,明明是心存报复而来,此时他竟感到心口一阵暖,涌上情潮,一瞬间,他发现她的笑美得不可方物,犹如一朵含着玉器的白嫩玫瑰在眨眼间绽放。

  情史丰富的他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这是心动的预兆,可除了情欲的勾动外,他头一回领会到还有另一种陌生的感觉,他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喔!你看出来了呀!不错、不错,有长进,我还以为精虫冲脑的花花公子,只在意下半身,而不是大脑。”都已经是个大人了,个性还是那么像个孩子。

  “你……”他瞪眼,再瞪,瞪得眼珠子快滑出眼眶。“算你狠。”

  风浪云仓皇地逃开,遁入浴室平复突起的莫名情绪,没发现在自己转身后,莫绿樱也忽然两颊飞红,紧绷的身体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够冷静,自制力过人,但再怎么说也是个身心健康的女人,在面对半身赤裸的男人,很难不脸红心跳,产生化学反应。

  她跟自己强调是化学反应,因为她实在不想承认这个具有迷人魅力的性感男,有勾动地垫伏晴潮的本事。

  果然是恶霸,可恶又可恨,小时候仗势欺人,蛮横无理,老想把所有人踩在脚底下,长大后依然不改本色,利用优越条件,不许人违抗他,这坏毛病丝毫不见反省。

  莫绿樱起身开窗,藉由微送的风冷却面上热度,将紊乱的思绪逐出脑海中,回复平日的漠然,不让可怕的毒素往心里流窜。

  “喜欢吗?送给你。”

  粗壮的手臂由后环向前,抱着纤细腰身,略微失神的她为之一惊,想挣开,又觉得太刻意,故作姿态,只得,微僵地挪挪身子,假装不在意。

  但由脚底窜起的酥麻感很快地满布全身,被人以呵护的姿态拥抱着,她顿感温暖,一股不曾有过的幸福感悄悄地注入心窝。

  “别用拐女人的语气哄我,我自己就有能力拥有你想送给我的任何东西。”包括眼前的一大片玫瑰花圃。

  他摇头揶揄。“啧!你这女人一点也不可爱。”

  “不可爱才好,你才不致对我起什么邪念。”她好逃过一劫。

  “错了,就因为你的不可爱,我才更想染指,想想你在我身下呻吟的娇媚样,那风情是何等销魂。”风浪云的指腹在她锁骨处轻滑,似有若无地朝垂玉耳后吹气。

  她没好气地板起脸,不着痕迹地避开他有意的抚弄。“你能不能别三句不离“性”,除了勾引女人,你没其它的长处吗?”

  “我会盖房子……”脱口而出,他惊觉透露太多而打住,花花公子的嘴脸马上一扬。“人的一生中有一半时间在床上度过,不做些有趣的事怎对得起自己。”

  面对自己在意的事业,他突然有些扭捏起来,担心要被耻笑的话怎么办?

  “你会盖房子……”她只在意这一句,其它的废话就从耳边过,随风而去。

  果然瞧她质疑的表情,心高气傲的风浪云忍不住想叫她收回眼里的怀疑。“我是建筑师。”

  “建筑师?!”她瞠大眼,一脸见到地面裂出一条丈深大缝似的。

  “你不信?”她那是什么脸,他是建筑师很奇怪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