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霸王跟班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命可以拿来试吗?你若完蛋了,我找谁报仇?”她活得不耐烦了!

  “嘎!报仇?!”原来……莫绿樱似笑非笑的瞅着他,顿感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也有可爱的一面,幼稚得好笑。

  “你……你看什么看?!闪开,一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绝对比弱不禁风的女人有用。”风浪云气恼的推开她,一脸火气。

  “弱不禁风……”她像吗?

  摸摸因习武练出的臂肌,她不由得感慨,当初她之所以学跆拳道、空手道、剑道和中国武术,全是拜他所赐,因为在和他打架的过程中,她知道自己不够强,要是他长高一点,她准会被他揍得鼻青脸肿。

  男人在体型上占了先天优势,没有经过一定程度的训练,女孩子注定是输的一方,她们在力气上的确略逊一筹。

  而她不想挨打,让养母看了她一身的伤而难过,因此她很认真地学习,不让自己有再受伤的机会。

  “啊!你咬我……我要救你耶!你居然咬我一口,你这不知死活的死老头……什么?你骂我祖宗十八代,你……你这臭老头,塞在涵洞里发臭生蛆好了,我要再理你我是猪……”

  一阵咒骂声从底下传来,风吹草低,以莫绿樱的角度只看到气呼呼的风浪云在拉一只脏污的脚,反被踢了一下而后跌倒。

  “老爹,我是里长,你跌伤了吗?需不需要帮忙?”

  风,呼啸着,除了像含着泥巴模糊的低咒声,世界安静得很。

  等了许久,才有略带沙哑的老人声音扬起——“里长,这个臭小子是你男朋友吗?”哼!

  对老人家不敬,捡角!

  “他……”不是。

  莫绿樱还没说完,一道跋扈的男音先一步截断她的话。

  “当然是,你没瞧见我们感情好得手挽手出门散步?!”死老头,居然敢喘他,他一定要拆了他全身骨头。

  李老爹哼了一声。“里长,这个不好,赶快换一个,他太滑头,不老实,配不上你。”

  “该死的老头,你在说什么鸟话?别以为你脚断了我就不敢揍你,我照打不误……”

  只见一阵杂草翻动,泥飞叶散,深深叹了一口气的莫绿樱拾了两颗小石子,朝摇动剧烈的草丛一掷。

  哀叫声,两道。

  “好了,风浪云,把李老爹背上来,还有,李老爹,不要再踹人了,你不想我通知远在日本的佳慧回来吧?”

  嘟嚷声,也是两道。

  但,令人满意的平和。

  §第四章

  “桃花眼。”

  “哼。”

  “风流骨。”

  “哼!”

  “花心鼻。”

  “嗯哼!”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负心舌。”

  “咳!咳!”别太过份。

  “眉浓入鞘注定薄幸,玩弄感情,欺骗女人,唇薄无情,生性刻薄,肯定让人伤心,五官生得俊好女色,日后藏娇纳美,让老婆独守空闺,谁家有女儿得赶快藏起来,省得被玷污……”

  “喂!你说够了没?哪来那么多废话,本少爷费尽千辛万苦的救你,可不是让你满口臭地诋毁,你懂不懂知恩图报呀!”真后悔多管闲事,救了一个扯后腿的。

  “哼!我又没求你来救我,你自己鸡婆,还有你毁了我的草帽。”阿娟的心意全被这臭小子给糟蹋了,他没打破他的头就该偷笑了。

  “去他的草帽,真要不让人救怎么不死远点,一路哼哼哀哀地怕人家不知道你受伤。”根本是装模作样,博取同情。

  李老爹气得面红耳赤地直喳呼,“我是看在里长的面上才让你有表现的机会,你以为你面子大呀!我多看一眼都会长针眼。”

  “你……”

  “闭嘴,你嘴角的伤要上药。”

  透明的药水一碰到伤口,发出嘶嘶嘶的杀菌声,痛得龇牙咧嘴的风浪云瞪着面无表情的医生,很想跳起来用椅子砸人。

  “老张,那个臭小子的心也坏了,你帮他换一颗吧!”心坏无药医,换了一了百了。

  “谁的心坏了?你才是坏心的糟老头……噢!你给我擦什么?”天呀!痛死了。

  “碘酒。”

  “碘酒?!”他大叫,不敢相信这医生动作超粗鲁地抹药。

  眼底微泛可疑笑意的张医生冷声说道:“对老人家说话口气要和缓,没大没小的成何体统。”

  “我……”他才要反驳,一阵刺鼻的药水味又让他痛得眉头一紧,说不出话来。

  “不长你智慧也长你岁数,尊重不会失了你的尊严,有朝一日你也会老,明日的你,有可能是今日的李老爹,别以为你会一辈子年轻。”敬人者,人恒敬之。

  “你……”干你屁事,啰啰唆唆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