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霸王跟班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眨了眨眼,她努力让自己消化他的意思。

  “我们约好了吗?”

  “不,这是惊喜,我想带给你与众不同的美好晨光。”说着说着,他又变出一只水晶天鹅,唯妙唯肖的恍若缩小的真鹅。

  “我承认是吓了一跳,但喜……”望着小巧玲珑的透明天鹅,莫绿樱非常困惑地仰高颈子。

  “看到你不会让我的一天过得更愉快。”反而是恶梦的延续,梦里梦外他都如影随形,无所不在。

  闻言,风浪云僵了僵,脸黑了一半。

  “宝贝,你这么说真叫我伤心,你看不出我非常用心地在追求你吗?”

  “追求我?”老实说,受宠若“惊”。

  “别急着拒绝我,你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在亿万的人海中我与你相遇,这叫缘份,你不能违背老天的美意。”他极尽所能的迷惑她。

  “是孽缘吧!”她小声的嘀咕着。

  他不是完全没优点,起码魅惑众生的皮相确实生得好,不少女人因此傻呼呼地迷恋上他,看不见他藏在骨子里的坏。

  不过家里尽出美女,弟弟喜青长大以后肯定也是美男子一个,看多了美丽的脸孔,他的俊逸帅气真的不算什么,她大学时代交往三年的男友也很出色,耀目的有如运动明星。

  “宝贝,有话尽管大声说给我听,不用难为情。”哼!孽缘,她以为他没听见吗?

  莫绿樱差点翻白眼地将手从他臂弯中抽出。

  “我相信每个姿色中上的女人都是你的宝贝,不差我一人。”

  每次见到他,十次之中有八次都挽着女伴,更厉害的是每次都不是同一个人,换女人的速度比日升日落还快,一天三变,令人眼花撩乱。

  而每一个他都叫宝贝,由亲密的肢体动作和眼神,看得出个个都与他关系匪浅,就算称不上女友也是床伴,他怎么还有精神纠缠她不放?

  说实在的,她还满佩服他的体力,用之不竭似,应付无数的女人后,还能提得起劲与她周旋。

  “吃醋了吗?宝贝。”风浪云颇为得意的扬起唇,笑得有几分猖狂。

  她也笑,是为难的苦笑。“风浪云,你到底想从我身上印证什么,你的男性魅力吗?还是因为我没有像其它女人一样爱上你,你觉得很不服气?”

  清晨的微风是带着些许凉意,她照着平时的习惯走上鲜少人活动的防波堤,一阵阵迎面扑来的风让她神智清朗,话锋转为犀利。

  清晰的判断力是她的强项,从小她就比别人多一份认真,细心地观察众人的一举一动,洞悉其中不认人所知的奥秘。

  “你对自己的容貌不具信心吗?”风浪云眼中一闪而过复杂流光,看她的眼神中多了一丝不快。

  “不,我只是对你没信心,你的宝贝太多了,可是我看不见你对谁用了真心。”他脸上戴着笑的面具,但眸光里却缺乏温度。

  他眼眯了眯,停下脚步的同时也拉住她。

  “不要分析我,我不是实验室里的动物。”

  “因为你不是,所以我才对你讲人话。”听不听在他,她没有义务导正他偏差的观念与行为,也许是班长的责任感仍残存体内,她忍不住要念上几句,即使她面对的是一头牛。

  唇微掀,几乎要发噱。“小樱,我发现我有可能爱上你了。”

  她的幽默感让他有种棋逢敌手的感觉。

  “嘎?你喊我什么?”她愣了一下,表情是局促的。

  “小樱。”他又唤了一遍,因她瞠大的双眼而感到一丝被取悦的愉悦。

  “小……樱?”她的鸡皮疙瘩立即竖起,觉得离他远一点会比较安全。

  “你不喜欢我喊你宝贝,以后小樱就是我私人所有,除了我,可不许第二个男人使用。”他俨然以她的男友自居,不准她说不。

  莫绿樱头痛地扶着头。“你会不会太理所当然了,我……咦,那是李老爹的帽子?”

  水流不大的河川边长满白色芒草,一顶有些岁月痕迹的草帽卡在两株芒草杆中间,要掉不掉地顺风摇摆。

  “一顶破帽子而已,有什么好看的,你不用理会……喂,等一下,你想干什么?马上给我上来……”可恶,这个笨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一见她想滑下堤防,吓出一身冷汗的风浪云连忙捉住她的手臂,不让她傻傻地找死。

  “那顶草帽是李老爹初恋情人编的,他一向带在身边不离身,现在帽在人不在,我担心他发生意外。”孤僻的李老爹向来不与人往来,一二五天不见人是常有的事。

  “担心有什么用,叫他的儿女来寻人不就成了。”用不着她多事。

  “老爹只有一个女儿,前年嫁到日本了。”

  一说完,她又想下河床看看。

  “莫绿樱,你这女人有没有长脑?底下的泥土松软?你以为你下得去还上得来吗?”见她不顾自身安危地做傻事,他气得大吼。

  “总要试试,叫我置之不理我做不到。”她没办法不去关心同里的老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