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四


  “师父,夜深了,你也别太晚才歇息,明日咱们要上京,耽误了可不好。”小丫头微微皱眉,小大人似的拐着弯子赶他回房。

  “好好好,师父现在就回房歇息总行了吧。”他起身,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这情形恰恰与他同佟欣月小时候的情景相反,从前是他这爱操心的事事唠叨,怎么现在换他也多了个管家婆来管他了?

  “王府的宴会果然格外不一样,豪华丰盛多了,翠玉豆糕、豌豆黄、栗子糕、芝麻卷、枣泥糕、金丝酥脆如意卷……太好吃了!”

  乘着来时的马车,准备返回殷州,芥子还忘不了前几日王府满月酒宴上的美食,此刻念着一道道菜名,嘴巴还啧啧几声,显然意犹未尽。

  岳思源好笑道:“你不是抱怨跟着我没办法吃肉,期待得很吗,怎么听你念的尽是些甜品,只吃甜的怎么长身子?”

  “这、这……”芥子呐呐地“这”了几声,这不能怪她啊,还不都是师父平时不给她买糖吃,才害她一看到甜食,眼里就再看不到其他了。

  她想不出该怎么答话,索性转移话题……屁股挪到岳思源身边问道:“那师父觉得哪一道菜特别好吃?”

  见她两颗圆滚滚的眼睛闪着期待的光芒,其中还有些许心虚,岳思源哪里不知她打的主意,轻笑一声,想了想答道:“那道红烧蘑菇豆腐不错,味道挺香。”

  “喔,那道我也喜欢,师父放心,芥子我回去后向隔壁大娘问了做法,做给师父吃。”

  这鬼灵精想讨好他,也不知是太天真还是太自信,那满月酒宴上的菜色都是出自莲香楼大厨之手,看起来简单的菜式,做法却繁复,哪是这么容易就会做的?

  不过他也没坏心地拨她冷水,只冲着小丫头头抛出自己看着办的眼神,接着掀起车帘……路看着窗外的街景。

  三年了,京城里的景色变了许多,明明当年他用了六年时间,都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心,却足以使这周遭的景色变得与他记忆里的模样大相径庭。

  在满月酒席上,佟欣月抱着孩子前来和他打招呼,她比从前更漂亮了,乔灏将她照顾得很好,早年那受子蛊毒性折磨而凹陷的双颊都丰润起来,白哲的肌肤不是惨白,而是焕发出健康的粉红,眉眼间的神韵也脱去稚气,添上成熟的妩媚。

  他有些懊恼,都过了这些年,听她媚眼含笑地喊自己一声“思源哥哥”,他的心还是不争气地热了起来。

  这些年来,尽管她成了别人的妻、生了孩子,他还是暗中关心她的消息,尽管离开京城,来到那千里之外的穷乡僻壤,他还是没办法忘记他的月儿妹妹。

  当年为了解她身上的毒,他不辞辛劳危险,南北奔波的为她寻药草,后来得知她中毒,苦求孩子不得,他甚至向神佛许下愿望,要茹素十年做功德,换得她能得偿宿愿。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牺牲了什么成就她的幸福,他没有那么伟大,相反的,他只是一个苦于无法做到拿得起放得下的平几人罢了。

  这些都是他甘愿做的……切都是因为他的执着,放下与不放下,选择权一直握在他自己的手里。

  “你过得很幸福,看来我该放下了……”他悄悄想着,忽然感觉左侧臂膀一沈,转头就见芥子不知何时打起磕睡,靠着他睡着了。

  当初收留芥子虽是出自医者人心,也是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与母亲当年落魄时的情景,还有,他想起佟欣月与佟义方收留他们母子俩时的情形。

  几年的时间过去,当初是个小不点的芥子,依旧是个小不点,却是人如其名,任劳任怨,机灵乖巧的她跟在他身边,替他打理许多琐事,让他能全神投入行医,倒是他这个师父当得不称职,举几照料孩子和女孩子的心思都是一知半解,常常弄得芥子好气又好笑地饱怨。

  不过,听她喊自己师父向他撒娇时,竟令他也有种为人父的满足与快乐。

  想起芥子灿烂的笑容,他那郁闷的眉头松开,双唇也抿出浅浅笑意,感受到那一股沉沉的温暖,他那空荡荡的心里有一处小角落被悄悄填满了。

  罢了,月儿如今有人陪,他也并非寂寞,现在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习惯淡忘她的生活,和习惯另一个人陪伴的日子。

  他们都会过得很好的,他坚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