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三


  而我娘说了,她希望生三个孩子,两男一女,儿子当然要继承家业,老大管权,老二管钱,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要一起为家里卖命,死而后已。

  但是老三呢,爹娘异口同声地道:“当然生来宠的!”女儿贴心,彩衣娱亲,他们会好好地疼她、宠她、宝贝她,当掌上明珠宠出女皇帝性格。

  看到没,好多个“当然”,所以我当然也要立志当小三,不要读书、不要练功、不要做牛做马、不要被腹黑的爹爹培养成无所不能的接班人,我要快快乐乐的长大,当个一点也不聪明的笨小三。

  “阿诩,你过来,帮联看看这本奏折,淮山大水百姓没饭吃怎么不吃烤全羊呢?联昨儿个吃得肚皮有点太撑……”

  厚!何不食肉糜?就是这个不知民生疾苦,大家称他“皇上”的小叔叔逼得我离家出走,死也不肯当老大,他再觊觎我的高智商也没用,本人不食磋来食,皇上他去当,别想丢给我做到死。

  我乔小三很有志气地对小皇帝叔叔大声吼——“我姓乔,不姓沈,你们沈家的江山自己扛,我乔小三日后要给姓乔的爹送佟……”

  “敢咒你老子早死,活得不耐烦了,乔小诩。”

  姓乔的老爹狠狠痛殴他儿子一顿,然后把比人还高的账簿一丢,吩咐一句,“日落前核对一遍,否则不准吃饭。”

  呜……我明明叫乔小三,大名乔诩,什么时候爹又帮我改名字了,我不要叫乔小诩,叫快一点就变成乔小粒,真的很难听。

  小墨子师伯,我跟你去当乞丐好不好?我保证我很乖、很听话,绝对不聪明,你收我吧!

  咦,谁在笑?

  猪脚师公,下巴掉了没药医,我现在很忙没空帮你医,我正在收拾行李跷家,我乔小三第七十二次离家出走,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番外另一个温柔乡“师父,这是什么人给你捎的信?”小丫头见岳思源看着桌上的信笺发呆,忍不住问道。

  “一个故人。”岳思源回过神,怔怔答了一句,怅然若失。“她……孩子满月了,邀请师父去喝满月酒。”

  “满月酒!”小丫头高喊一声,手舞足蹈,“太好了,有大餐可吃喽!”

  “看看你高兴成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师父虐待你,让你三餐不继,没能吃一顿好的。”

  “唔,跟着师父虽是吃得不错,可都是吃些素菜……点油水也没,我正在长身子,没吃些营养的,怎么能长得好,村头的王小胖每次都笑我是干扁牛蒡。”

  小丫头伶牙俐齿,岳思源听她这么说,仔细地打量她一番,比起一般十岁的小娃儿,她确实显得瘦小些。真是怪了,明明跟了他好些日子,三餐不曾短少,怎么就养不壮?

  “是师父疏忽了你,那芥子这回可要跟师父一起去?”

  好好的孩子交到他手上却养成这副德行,根本和当初她还是小乞儿时完全没两样,说心里没愧疚是大大的谎话。

  “当然要!”芥子露出可爱的笑容,灿烂得像是一朵小花。

  他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催促道:“那还等什么,今晚收拾好东西,明早师父跟邻里说一声,咱们就动身出发。”

  芥子高兴地哼着歌,回房准备行囊去了,可岳思源仍独自坐在厅中,不知在想什么。

  被人唤作师父的他其实还年轻,不过三十罢了,几年前他顺应朝廷号召,前往洪水退去后,爆发瘟疫的殷州义诊,当时他受一个病重女乞丐托付,收留了芥子。

  义诊结束后,想到师妹如今已嫁了人,回京后只是徒增感伤,他索性不回去了,写信回去说一声,打算找时间回京去把老母亲也接来。

  哪知后来会被师父写信来臭骂一顿,说他不在母亲身旁尽孝,自个跑得老远就算了,别再连累母亲受一番舟车劳顿。

  不过为人师父,佟义方也不是不知道徒儿在想什么,要他趁年轻到处走走,增广见闻,又说会帮忙照应着母亲,只要他记得回家,有去有回就行。

  时光匆匆,岳思源已是隔了好儿年都没回去,不能说全是因为逃避心理,殷州这地方好的大夫寥寥可数,他这小医馆每天人满为患,想走也不是这么容易。

  刚从回忆回过神来,猛地瞥见那暗蓝色的门帘一动,探进来一颗小头颅。

  “师父,我的包袱都收拾好了,就要去睡,师父还不歇息吗?”

  岳思源朝她一招手,“你去睡吧,师父再坐一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