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一


  见她一脸茫然惶恐,他笑道:“你真的不晓得我是谁吗?”

  “你是谁?”他不就是乔繁的孙子,怎会流着沈氏血脉?

  马静瑜完全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昨夜她还在得意计划进行顺利,儿子终于将如她所愿地登上帝位,她还在想象将一袭早就备妥、用金丝打造的凤袍穿上身,与皇帝儿子一起接受众臣朝拜的情景,却突然发生异动。

  禁卫军统领柳云风带领宫中侍卫冲进慈惠宫,说是奉皇帝口谕,将她软禁在宫里,她惊觉事情不妙,派出心腹出去打探消息,却是有去无回。

  结果今早,她的儿子在前殿受群臣拥戴,她却是等到一纸废后遗诏,被贬为庶人,即日起逐出皇宫,这样的天壤之别际遇,叫她怎能忍受?

  乔灏忽地绽放夺目的灿烂笑容。“我是国师当年推算将会威胁你地位的九皇子,沈子威。”

  “你……不……怎会是你?!怎会是你……不是,不是,我丢弃了你……”她一脸不信的摇着头,神情慌张。

  “国师的预言怎会失误,我不就回来了,还夺走你尊贵的皇后身分,成为平民百姓的滋味如何?”她该烦恼的是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

  “是你!是你算计了我,你让我一无所有……”她为时已晚的恍然大悟,他才是操纵一切的幕后黑手。

  “让你当了十来年的皇后也算过足了瘾,该把不属于你的还给原主了。”这才是最狠厉的一击。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马静瑜面上一滞。

  乔灏面上的冷意换上温煦暖笑,朝缓缓走来的华贵妇人伸出手。“先皇遗旨,封华氏为无双皇后,恢复后位,入主熙凤宫,再册封为“荣贵太后”,享皇家荣宠。”

  “什么?!”她面如死灰,颓然沮丧。

  华红鸾……为什么她到最后还是输给这个女人,都被打入冷宫多年,被皇帝冷落、奴仆欺压、身染重病,为何这女人还是活了下来,甚至又夺走她应得的殊荣?

  “华红鸾,我恨你,这是你的阴谋,是你想害我……休想得逞,我才是腾龙王朝的太后,你不是!”被恨意与绝望夺去理智,马静瑜陷入疯狂,大肆叫嚷。

  “来人呀,把马氏拉出宫,从此她是庶民,永不得入宫。”乔灏冷酷地下达命令,不想看这个落魄女人的丑态。

  “等一下,我是皇后,我爹是当朝右相,你们不能动我……”她挥着双手大喊,死也不肯放弃手中的权势。

  “握!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谋害皇上一事已罪证确凿,相爷与国舅是共犯,父皇逝世前已下令削官撤爵,家产充公……干家眷流放边关,充当劳役。”她的人马他一个也没放过,个个有份。

  “那琳儿呢?你不是喜欢她,想娶她为妻?”她仍抱持最后一丝希望,用美人计挽回劣势。

  乔灏装傻的笑她天真。“本王有这么说过吗?马氏你记错了,还有,你不晓得马玉琳疯了吗?脸歪嘴斜的喊着有鬼要吃她。”

  马家这一群歹人佟是恶有恶报,待马静瑜被拉出宫门,乔灏是一刻也不想久留,陪着母后回到熙凤宫。

  大仇得报,恶人伏法,腾龙王朝的将来,定会一片清朗,开创太平盛世。

  九柄玉石玛瑙如意、九对髯漆香几、九件彩漆手炉、九件象牙大盆景、九个葫芦袍器,九盘蜜蜡果品、九盒香料、九幅挂轴、九对宫灯,九件珊瑚花瓶、九尊佛像……丰盛的婚宴彩礼由专使持节带队,浩浩荡荡的从乔府出发,绕行京城一圈,最后送入佟府。

  由清明帝亲自主婚,赐救主有功的太医之女为兴安公主,皇帝赐婚当朝摄政王乔灏,两人共结连理,百年好合。

  公主出阁由礼部统筹各项事宜,依公主品级备妥陪嫁所用的妆窗,衣物、首饰、金银、缎匹、马匹、账房、庄子、器皿、柜箱、侍女等,百马前行开路,宫人过千徒步抬轿……抬一抬的妆仓多得叫人看得眼花撩乱。

  更别提富甲一方的巨贾乔灏花费多少银两迎娶,满满的马车装载着来自各地的极品……车接着一车排到城门外,新娘子上了公主凤辇,长长的送嫁队伍根本看不到尽头,绕成一周居然用了整整一日才进了礼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送入洞房……”

  礼官尚未喊出礼成,迫不及待的摄政王当着幼帝和文武百官的面,打横抱起一身红艳的公主,急奔张贴葵字的大红新房,众人一阵哄笑,笑他猴急。

  龙凤双烛高高燃着,合香酒两人共饮,覆头红巾悄然滑落,映照出双颊配红的娇颜,含羞带怯地低垂眉。

  “我终于娶到你了,月儿。”他多年的心愿,磋跄许久终于实现。

  “旸哥哥……”佟欣月羞红了脸,为初为人妇的新婚夜紧张得直绞着手中红帕。

  一只大掌轻覆柔白小手。“沈子旸已死,我是乔灏,以后你就是乔府的媳妇。”

  “你不恢复九皇子的身分吗?”他出身高贵,乃幼帝皇兄。

  他摇头。“爷爷临佟前把兴家的希望全放在我身上,我答应过他要守住乔府,让乔府香火延续下去。”

  人不可言而无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