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九


  眸光一闪,乔灏笑意盈眼。“此事不急,待娘娘大事底定再议也不迟,琳儿妹妹是知进退的人。”

  “你们年轻人这点情事呀,本宫是管不了,不过你有空去瞧瞧她,本宫似乎许久未见她来请安了。”那孩子不会撞了邪吧!

  她说得轻描淡写,但实情严重许多。

  自从乔灏出京之后,为了想让自己变得更美,坐稳当朝第一美女的宝座,马玉琳搜刮了所有佟欣月留下的美白秘方、药材,照本宣科的用在自个儿身上,龙胆三七粥更是三餐食用,想养成一位举国无双的大美人,美上加美。

  可是没多久怪事发生了,她嗜睡的毛病越来越严重,手脚常常麻得没有知觉,因作恶的毛病太过频繁,甚至让人以为她有喜了,下人们背后议论纷纷,还开赌盘下注赌谁是孩子的父亲。

  这不算最惊人,有天早上她一起床,服侍梳洗的奴婢一见她就尖叫着摔了手上的铜盆,因为她的嘴竟歪了一边,口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好好的闺女变成这副模样,相府简直当成家丑,丝毫不敢大声张扬,就怕女儿将来没人要,太医诊治后不见好转,暗中重金请来名医诊治,封口费都不知花了多少,最后才知是中毒,毒虽也解了,但一张如花美貌却已不能复原。

  马玉琳天天以泪洗面……哭二闹三上吊的,她怕乔灏回来不要自己,天天疑神疑鬼,活生生地快把自己逼疯了。

  “是的,娘娘,等忙完娘娘和太子的大事,在下定会前往关心。”皇上“病危”,他也该有所行动了。

  乔灏送走了皇后,便由相府后门上了自家马车,前往天马寺与相约碰面的靖王沈天洛会合,并告知他自己的真实身分,由靖王带他进宫见皇上一面。

  “你不是八儿?!”沈天洛讶异。

  “对,我不是,抱歉骗了你,堂兄。”他真心致歉,不见虚假。

  沈天洛一愣,“你喊我堂兄?”这世上能与靖王称兄道弟的人并不多。

  “是的,我是华皇后当年所生的小皇子,玉喋排行第九。”

  九皇子……“证据呢?”

  乔灏脱去衣衫,让他瞧见背后的胎记,沈天洛这才相信他的说词,九皇子沈子威并未死。

  想来真是离奇,他曾是妻子疼爱有加的弟弟,而后是关系密切的姑侄,如今乔灏有求于他却置之不理的话,恐怕王妃会跟他翻脸。

  不是怕老婆而是疼老婆,更牵扯上皇嗣问题,沈天洛没有半丝犹豫,当晚就暗中带他入宫。

  可是两人到了皇宫之后,沈天洛才发现这个侄子兼堂弟不简单,他居然早已在皇上身边安插他的人马,换掉皇后的眼线,掌控大半的宫中侍卫。

  看到柳云风毕恭毕敬的向乔小子行礼,沈天洛有些不是滋味,他瞒了他不少事,连宫里布线都已安排妥当。

  “殿下,皇上在寝宫休息。”

  “他是清醒的吗?”

  “是的,吃了殿下派人送来的灵药,皇上神智已有好转迹象口”能清楚的问他现今由谁主持朝政。

  “灵药?”他连皇上生什么病都晓得?沈天洛不禁佩服这位绝顶聪明的九皇子。

  本该是窗明几净的腾龙宫,如今一看黯淡无光,宫灯布满灰尘,墙上镶的夜明珠不知被谁撬走好几颗。

  迎面而来是浓重的药味,盖过腐烂的腥臭气息,紫檀百花迭绣屏风后,五色云纹垂帐以金钩勾挽,面色枯黄的老人气若游丝的躺在腾龙王朝最尊贵的龙榻上。

  即便解了毒,他还是病得很重,有人走近龙榻也没发觉,凹陷的双颊紧闭着双目,仿佛在等待死亡的到来。

  沈煜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吃力的睁开混浊的双眼,幽明的灯烛闪烁着,蒙陇间,他看到一个和自己年轻时长得很像的男子,他是……他是……

  蓦地,他失声喊出,“旸儿?!”

  神情略显激动的乔灏稳住情绪的道:“父皇,儿臣不是皇七子沈子旸,儿臣是皇九子沈子威。”

  他没打算用沈子旸的身分出现,死了的人再复生太惊世骇俗了,他想不需要惊扰油尽灯枯的父皇,让他最后这一段路上走得平顺。

  “沈子威……子威……”沈煜忘神的喃喃自语,憔悴面容老了许多,骤地,他两眼进出难以置信的异彩。“你……你是联的皇儿?!”

  “是的,父皇,儿臣是你的亲生子。”出生时祥鹤凌空的九皇子,祥瑞照腾龙。

  “像,很像,联像在照镜子一样……不过,你的眉眼酷似鸾儿……”他眼眶红了,泛起盈盈泪光。

  “皇上,臣证实过,他的确是九皇子沈子威,背上有六星胎记。”沈天洛出声道,这话一出,更加让沈煜再无疑虑。

  沈煜老泪纵横,病到不见肉的瘦手颤抖一举。“你,过来,让联好好瞧瞧你。”

  近乡情怯的心情吧!神色不变的乔灏走得极其缓慢,在榻前双膝一落地。“父皇,儿臣来迟了,请父皇赐罪。”

  如果他的布局再快一点,如果他的实力再强一点,如果他再早一点知晓父皇的处境,如果……许许多多的如果都挽回不了他此时心中的悔“限和懊恼,人总要迟了一步才发现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