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七


  他差不多该去书房理事了,尽管现在远离京城,忙着给佟欣月解毒,但他在京中的那些谋画却从未停摆,他的复仇还没完成,不能停下脚步。

  绕过廊角时,他想再走一趟先去看看佟欣月,随即改了行进的方向,然而到了她的屋前却听见屋里花儿发出一声惊叫,旋即有道黑影闪出。

  “什么人?!”他急喝一声,加快脚步上前,没费什么力气就抓住那人,竟是个身穿苗族服的小姑娘。

  “放开我!”

  那小姑娘被他箱制住双手,痛得扭动身子挣扎,他却毫不怜香惜玉,冷声警戒地问道:“谁派你来的,到这里做什么?”

  那小姑娘不答他的话,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连连尖叫着,他皱起眉头,但还是不松手,这时却有人匆匆前来,还没来到他的面前就急着嚷道—“少爷,找到圣女了!”

  找到圣女了?!他惊讶地看向那来报信的小厮,却不见他带着人来,立即问:“圣女在哪?”

  “刚带进门,可转眼又不知跑哪里去了,您快派人搜……”那小厮喘息着说话,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圣女……怎么被少爷抓住啦?!”

  乔灏愣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质疑的问:“你是傣儿族的圣女?”

  小姑娘不回话,大叫出声,“你们这群恶徒,竟敢抓了我哥哥,快放了他!”

  “圣女姑娘,我就说称误会了,我们没抓你哥哥……是请他帮忙。”帮忙引出她来。

  小厮无奈地解释,带她回来的路上早已解释千百遍了,可她就是不信……进门还闹失踪,害得他差点吓得魂都要飞了。

  “口说无凭,想骗我门儿都没有!”圣女哼道:“我听族人说是你们带走我哥哥,他若是没事,我这两天怎会收到他用飞痛传讯求救?”

  “飞痛传讯?”那是什么,只听过飞鸽传书,痛要怎么传?

  小厮听得一头雾水,乔灏则绷着脸,吩咐听见骚动赶来的下人去请来圣女的哥哥。

  “我跟我哥哥是孪生兄妹,从小就能感应到彼此心里在想什么,受了伤、生病了也会感受到彼此的痛苦,我们约好了谁若有危险就刺破手指通知对方来救,从大拇指到尾指来表示危险级数,前天一大早我的小指就痛到不行,那就是非常非常危急,我不来他会死!”

  “阿鲁娜,你终于回来了,怎么一来就要咒谁死?”一个少年的声音接在圣女的话后,他正是被下人领来,傣儿族圣女的挛生哥哥。

  “阿鲁亚,你……没事?”正滔滔不绝的阿鲁娜见着他,呆了好一会儿,用力甩开乔灏的手,冲上前打量他。

  “不过是小指烫伤而已。”阿鲁亚知道妹妹是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不过他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自己让妹妹出现,他根本没想到还有这招,心虚地想藏起那因贪吃烧烤,心急烫伤的小指。

  “真的,他们没有虐待你?”阿鲁娜瞪了乔灏一眼,显然对他刚才无礼的举动很不高兴。

  阿鲁亚点头,又转头向乔灏道:“乔公子,救佟姑娘的事,我先和阿鲁娜解释一下。”接着才拉着阿鲁娜到一边的空屋子里。

  阿鲁娜个性急躁……进屋就大声嚷嚷,“阿鲁亚,你怎么随随便便跟着他们这群人跑出族外?”

  “说话小声些,那位乔公子不好惹,咱们族里被他软硬兼施的折腾到不行,我会在这里也是长老授意的。”接着又把佟欣月中蛊毒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阿鲁娜点点头,“你说是长老要你来的,所以长老也答应要救那什么佟姑娘?”

  “只怕咱们就算不想救,也没办法拒绝。”阿鲁亚无奈的道。

  “哼,凭什么他们要讨花,我就得为他们牺牲?”她撅起嘴,满脸不满,“我都还没行成年礼,难道就因为我是圣女,就必须跟那些来路不明的人……我不要!”

  “你说不要也没用,你没看到这座宅子四周都有人守着吗?咱们若是不帮,势必没法从这里平安走出去,再说长老也答应了,若是你还闹,他们现在看着虽还客气,到时要是来硬的,恐怕就顾不得你的意愿了。”

  “那我们怎么办?”族里那些贪生怕死的臭老头子们,就只会牺牲她,她还那么年轻,还没玩够呢!?

  “放心,我这儿有个好东西……”他凑到妹妹耳边愈愈伞伞说了一阵,之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瓷药瓶交给她,“若是照长老们的意思,你必须按着族里的规矩走,可照佟姑娘这法子行事,或许可以逃过一劫。”

  这药是佟欣月让人调配出来的,方法也是她想的,知道他妹妹年幼,若真照族内规矩行事未免太过可怜,才打算给她这吃了会显出怀孕征兆的药丸,好给族人一个交代,反正就算到时她假孕的事情曝光,回魂花早就给人了,大不了兄妹俩一起挨一顿臭骂就是,长老向来疼爱他们俩,想必不会太过追究……好吧,对于族中会如何处置他们,他其实也没底。

  反正长老有长老的考虑,他们重视族中传统,可是比起这些,他更重视妹妹。

  “嘻,这法子好,臭长老想害我,我才不要让他们得逞,真想看看他们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表情!”

  “我巴不得他们永远别知道真相,你别高兴得太早,小心得意忘形地把事情搞砸了。”见她答应配合,阿鲁亚却没法真正放心,妹妹一向莽撞,要是坏了事可就前功尽弃了。

  兄妹俩谈完之后,阿鲁亚又与乔灏商议妥当,待阿鲁娜服下假孕的药丸,再让她在这里待上两三个月,之后带她回到村里给巫医诊察,这样才能获得允许取回魂花。

  幸好事情进展顺利,他们如愿取得回魂花,圣花果真有神奇疗效,服药过后,不出半天佟欣月就醒了,只是人很虚弱,又休养了一阵子……行人才动身返京。

  至于阿鲁亚兄妹回到村子后,阿鲁亚怕假孕的事情被发现会受惩罚,日日过得战战兢兢,反倒阿鲁娜跟从前一个样,又跑又蹦的……刻也静不下来,结果被长老们骂过几回,她这不安分的小丫头又溜得不见踪影,不知上哪儿云游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