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六


  她听了只能泪盈满眶地看着他,喉间的嘎咽是舍不下的哀伤。

  “不许把我推开,就算你一动也不能动的躺着,我的手是你的手,我的双脚是你的双脚,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谁也不能将你我分开。我爱你,爱到只愿与你同生共死,同棺入土,你是我不变的执着。”他可以为她抛尽一切财富和权势,只求她嫣然一笑。

  “我也是……”我也爱你,泪流满面的佟欣月无法说出心底的爱意,她只是无声的流泪。

  “月儿,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我相信天底下定有不出世的名医能治好你,我们一起去找,天涯海角我陪你……”只要有心,世间没有办不到的事。

  “虽然我对你堂而皇之抢人妻子的举动深觉痛恶,不过请让我把话说完,傣儿族的圣女的确是男的,但他的母亲当年生下的是一对孪生子,他离家出走的妹妹才是真正傣儿族圣女。”岳思源忍着心酸说出少人得知的真相。

  “什么——”那么说还是有希望的。

  赤芍治痈疽,以花、叶入药,酌量同白芙蓉叶研磨成粉,黄s、桂枝、获菩、白术、生姜、防风……齐入浴汤。

  轻雾如岚白茫茫的一片,水蒸气袅袅而上,淡淡的茶花香气伴随着药草味,时而浓郁,时而清馥,依着水波晃动而轻扬,你漫一室似云缭的仙居……抹雅致沈入春兰秋桂芷菌香,幽然送之。

  乔灏如捧着精巧瓷器般谨慎小心,饱着佟欣月进入内室中,将她放入浴桶里。

  他的动作极轻……点也没惊扰了她,她依旧深陷在梦中,无法感知这现实里的一切。

  “小月儿,这几日天热,你看,就连你待在屋里睡懒觉的人,也睡出了一身汗。”

  没能及时寻到圣女,得不到救命的回魂草,佟欣月终于被子蛊毒所侵蚀,失去了意识。

  为了救她,乔灏不断让人送来药草,依照她还有意识时的嘱咐,熬成药汤,为她洗药浴压抑毒性,勉强助她续命,同时也不放弃,派人去找圣女的哥哥,协助四处去寻找圣女的下落。

  浅青色的药汤中漂着许多药草,佟欣月躺在浴桶里,那一身粉红轻罗衣浸泡其中,让她就像一朵出水芙蓉般美丽。

  乔灏静静看了她一阵,他的月儿真美,美得就像番国向宫里进贡的瓷娃娃,瓷娃娃不会笑、不会说话,他的月儿也不会,自从那一日闭上双眼后,他再没见过她绽开笑颜,脆声喊他旸哥哥,她的时间从此静止了。

  “月儿,你今天作了什么样快乐的梦,梦里面可有我这个英俊潇洒的旸哥哥呢?”

  他每天都要这样问上一回,每一次都希望得到她的响应,而不是自己上演独脚戏般的自问自答。

  拧了一条帕子,他开始仔细地为她擦脸,力道放得很小,像是怕吵醒了她,先擦了脸颊,给她擦额头时,却见她的眉头竟隆起小丘。

  “看来月儿今天没梦见我呢,若有我在,绝不会令你出现这种表情。”他笑道,手指轻轻抚平她的眉心,又道:“你放心,有旸哥哥在……定会让你每天都快乐得一整天都笑到阖不拢嘴。”

  他用双手轻轻推高她嘴角的弧度,“看吧,月儿还是笑起来好看多了。”

  她的毫无反应早在预料之中,可即便如此,他仍是不免失望。

  振奋起声音,他扬起笑脸道:“好了,擦完了脸,我的月儿变得更加漂亮了。”

  爱怜地抚摸她被热气熏成绊红色的脸颊,他又动手解去她身上的衫子,动作极为熟练。

  从重生为乔灏开始,在姑姑乔淇的教导下,他再也不是那几事都要人服侍的无能太子,如今为了心爱的女人事必躬亲……些他人嗤之以鼻的贴身事他也愿意做。

  佟欣月在变成这个状况前,又再次想赶他走,她不愿他为了一个渺茫的希望,耗费一生守着自己,可他却说自己向来固执,认定了她,就吊死在她这棵树上了,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两个人硬着脾气杠上,谁也不让谁,不论佟欣月怎么拒绝,甚至恶言相向,他都不管,还自诩是一块牛皮糖,豁上了就休想甩开他,她最后拗不过他,只得妥协。

  之后她渐渐变得无法行动,在他三番两次的要求下,她终于愿意松口教导他如何用药浴抑制子蛊毒性,从此他揽下每天为她洗药浴的工作,从不假他人之手。

  “哼哼,月儿你真该庆幸旸哥哥够君子。”为了活络她的经脉,让药浴药效产生作用,他天天得为她按摩手脚以及身子,他边擦干她身上的水珠边哄道:“呐,月儿,快点醒来吧,别再考验我的耐性,你再不醒,小心哪天我忍不住了,变身为狼,你这贪睡的丫头可逃不了。”

  对于一个正值青年的男子,看着心爱女人赤裸的美丽娇躯横陈眼前,要不动绮思,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刻意调侃自己。

  为她洗好澡,他自己也是满身的汗,却仍是先为她擦干身子、穿好衣裳,又抱到寝间床上,这才让人烧水净身。

  洗过澡后出了房门,他迎着风缓缓走在廊上,随意扎成一束、披在肩上的长发轻轻飘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