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五


  岳思源愣了愣,随即又叹了口气,“即便你符合资格也没有用,就算你背后有多大的势力或惊人财力这件事也做不到,因为……”他深吸了口气又吐出,面容平静得有点惨白。“圣女是男的。”

  “嘎,男……男的?!”他傻眼。

  这是老天爷开的玩笑吗?男人跟男人怎么生得出孩子。

  乔灏震惊后脑中浮出一个狡猾的念头,对方不给就用抢的,他就不信十万个乞丐一拥而上还踏不平傣儿族方圆十里的土地,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一株难求的回魂花。

  他正想着要赶紧联络墨尽日,耳边忽闻女子璞味笑声。

  “月儿,你醒了?不要动,躺好,小心吹了冷风着凉。”他掖了掖被褥,塞入她的头肩处。

  脸上仍残留蛊毒未清的暗青色,佟欣月笑得虚弱的试图握住他的手。“能解蛊毒已属不易了,你不要再怪罪思源哥哥,他已经尽力了,换成是我也不一定有把握,医者只能医人不能自救。”

  若有办法解毒,她早就动手救自己一命了。

  “谁说救不了,不是还有回魂花?只要把它取来了,你的身体就有复元的机会,不许你轻言放弃。”乔灏用力握住她哲白的小手,给予力量与希望。

  佟欣月吃力的摇着头,神色沈静的恍若藏在深山的湖泊。“很多年前我救过一个被自己养的蛇咬伤的小女孩,她是苗人后裔,我们交谈中曾谈及傣儿族圣花,她说此花必须由圣女亲手摘起,迅速以血滴养,否则花一离茎不到三刻便立即枯萎,失去救人的功效。

  “所以你不能强行掠夺,没有圣女的血是发挥不了作用,两者相辅相成才是具有回魂奇效的回魂花,不然它与一般草花无异。”

  乔灏一听,眉头紧燮得几乎快要打结。“可是傣儿族的圣女是男的,他的血能养花吗?”

  要不捉了“圣男”再用他的血滴花,反正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女子失去生气。

  “圣女不可能是男的,历代的凤凰血裔以女子承继……”为何这一代偏出了差错呢?命中注定她无力回天,她和旸哥哥之间只能有一人独活。

  如果相爱不能相守是老天的安排,那么她愿意就此长眠,把活的机会让给所爱,他才是那个该活下去的人,而她不过是掠过天边的一朵浮云,不带走一片颜色的过客。

  “咳咳……”岳思源重重一咳,引来两人的注意力。

  “思源哥哥想说什么?先让我谢谢这些年来你行走各地为我寻求解毒之道,要不是有你捎来的药草,只怕现在的我已回天乏术。”她用药草炼制成丹,稍能减缓蛊毒引发的剧痛。

  看着生命中最在意的女子,岳思源眼中有着难以言喻的酸楚。从前她与太子沈子旸两小无猜,沈子旸死后,她的心也跟着死了,之后两人成了有名无实的夫妻,她待他还是从前那样亲近,却再也没办法与他更进一步。此刻看着她依偎在这陌生男人怀里,亲密的模样让他感觉得出,她其实有多么不想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个叫乔灏的男人。

  他叹了一口气,果然感情之事是没办法勉强的,没有爱情的火种……切的付出都是枉然。

  “为你奔波我心甘情愿,从小我就知道月儿妹妹是我的命,为了你,再苦再累我也愿意承受。”

  “思源哥哥……”她欠他太多太多了,多到一辈子也还不完。

  “等等,别一句妹妹来、哥哥去的,月儿是我的,你离她远一点。”乔灏吃味的搂着气弱的佟欣月,不让人靠近。

  “我离她远一点怎么替她治病,你这醋吃得莫名其妙,而且……”这男人真是霸道,本就郁闷的岳思源也被激起脾气,忽地冷笑,语带嘲弄地道:“你抱的是在下的妻子,她是我拜过堂的结发妻子。”

  “你……”很快就不是了,就算压着他写也要他亲手写下和离书,断绝两人夫妻名分。

  “乔少爷,思源哥哥说得没错,你的确是逾矩了,放开我吧,女子最重名节,既然我已嫁人了,便是岳家妇,以后就由我的夫婿照顾我,不用你费心。”她低垂双眸,不看他错愕又愤怒的神情。

  她的情况只会更糟不会变好,心有鸿鹊之志的他怎能受身有残缺的她拖累,她不能成为他的负担。

  岳思源从小看佟欣月到大,看她说出违心话,明白她的心思也故意配合的开口,顺便气气这个夺走师妹的男人。“听到没,乔少爷,请将拙荆交还给在下,我会负起丈夫的责任全心陪伴,让她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平顺。”

  乔灏冷厉的拍开他欲来抱过佟欣月的手,目光锐利如刀。“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唯一的妻,不管你认不认,她永远是我乔灏的女人。”

  “不要这样,我是个废人了,你放了我好过两个人都痛苦,我不想让你见到我渐渐变丑的模样,我要你只记得我美好又单纯的一面。”他们回不到过去了,只能渐行渐远,各走各的路。

  佟欣月不落泪,她神情坚强的要求他斩断两人情缘,比死了好不了多少的她已配不上他了,他值得更好的佳人为伴,她心里再痛也要祝福他平安顺心、一生如意,得一如花美眷共享画眉之乐。

  乔灏忽地一笑,不顾岳思源在场,低头吻住她微凉唇瓣。“我不会放手,你死了这条心吧,月儿,你生是我的,你死也是我的……生一世不离不弃,我的双人棺木里只能躺着你佟欣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