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一


  佟欣月正想骂他霸道,谁知她一开口,他竟跋息的朝她压过来,她避无可避的背抵在身后的车板,下一刻,悍然的深吻排山倒海而来,几乎令她窒息……

  那一夜,定山城里,马车停在乔家旗下的客栈里,佟欣月无眠的睁眼到天明,心口慌乱得不能自己,想忘记却不断想起那一吻的热切,深深撼动她的心。

  似乎,有什么在变了,狂跳不已的心停不下来。

  旸哥哥,怎么办?我快要记不住你的长相了。

  与佟欣月相邻的厢房,同样睡不着的乔灏嗜着笑,他以指轻抚唇上的伤口,十分得意的扬唇。

  “呃,灏哥儿觉得这件事很好笑?”宫里的那一位病得差不多快归天了,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不,我是在想你们得到的消息确不确实。”他失笑……个吻竟然让他失神了,留恋不已。

  一听到他的质疑,觉得丐帮声誉遭到羞辱的阿龙很不痛快。“上天下地,没有乞丐不知道的事,你要东海龙王的角、西王母娘娘的蟠桃,北玄天大帝的拂尘,或是南海观士音菩萨的净水,我们都有办法替你打听到它们的下落。”

  他呵笑道:“别激动、别激动,我不是怀疑你们的办事能力,而是想再肯定是否无误,毕竟此事事关重大,轻忽不得,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

  “你看见我在激动了吗?一得知这消息,帮主立即十万火急的要我送来,他说你等着要。”差点累死三匹马,他马不停蹄的赶来,连顿饭也没好好坐下来吃。

  是,你很激动,只差没勒住我的脖子叫我赔你马。乔灏好笑地没说出他脸上狰狞的表情。“皇上真的下不了床,连拟旨都要皇后代劳?”

  “差不多,他病得相当重,时好时坏的以药吊着,不过你也知道……”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药有毒。”乔灏的笑变冷,眸心凌厉。

  “是,药有毒,他越吃毒素越重,可不吃又撑不下去,要命的毒也是药。”是药是毒要看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

  “佟太医呢?”皇后若做了弃卒打算,恐怕留他不得。

  “你在宫里安插的人,把他送到落华宫藏着,应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马皇后绝对想不到她以为失踪的人会离她那么近。

  当然,他们也安排了另一组人马往城外出逃,混淆视听。

  “落华宫……”乔灏想起生母,她的病听说一直不见好转,他正苦无计策为她找个好大夫,好好为她调理调理,现在佟太医过去刚好,终于有个人能好好照顾亲母。

  马皇后的脚步加快了,代表他的计划也得加速执行,也好,他们母子相见一日不会太晚,他还是有时间侍疾榻下,不会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遗憾。

  其实这几年,他渐渐扩充自己的实力后,透过朱角找回一些当年太子帮的人马帮他做事,他们在朝廷铺路,与他暗通有无,告知宫中皇后动向。

  但是他不说自己是已死的太子复生,而是九皇子沈子威,他背上的胎记证实他的皇子身分,同时也有理由肃清朝中乱源,让年老失智的皇帝不会一直受皇后一派蒙蔽。

  昔日的兵部侍郎冷大人,如今已是兵部尚书,加上禁卫统领柳云风、吏部陈大人、礼部周侍郎……这些人全是太子派的清流。

  因此那一日他和柳云风在北安门相见时,早已知其身分的柳云风才差点脱口说出“九皇子”,被他一记眼神制止了。

  “说起华皇后还真可怜,当年太子的死对她打击太大……病不起到如今,拖了多年也不见好转,要不是有佟家小姐三不五时去看顾她,只怕现在坟头的草都不知长多高了。”

  乔灏瞪他一眼,“你这是在诅咒我母后吗?”

  阿龙撇撇嘴,“我哪敢啊,你可是太子转生,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要我的头我不可说不的大人物……”他的话带着讽意,是因为听说了乔灏还是太子时认贼做母的事,忍不住抱不平起来。

  他原本也不晓得八儿的身世不简单,竟是九皇子,老天爷嫌这样还不够吓人,原来还是死了的前太子,此事本来仅朱角一人知情,有一回乔灏喝醉了说溜了嘴他才晓得,从此被威胁不许透露。

  威胁他的不是别人,正是酒醒后的乔灏。

  “阿龙,最近太闲了是吧?我想小墨子师兄一定很想有人帮他处理帮务,副帮主好像还有个空缺,我荐举你去如何?”这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这群好兄弟不把他当成高高在上的主子,真诚相待,就算心中有不以为然也不隐瞒,在宫中被心计所害的他,特别珍惜这样的真心。

  “别害我了,乔少爷灏公子。”苦着脸的阿龙摸摸头,从袖中掏出一物事。“对了,这张药单是佟太医托柳统领转交给你的,上面注明的几味药草得找齐了,才能解皇上的毒,尤其是傣儿族的回魂花,绝对少不得。”他将单子奉上,恳请手下留情。

  “回魂花,苗族的圣花?”乔灏眉头一蹙,看清楚药单上的药名,思索着可由何处取得。那他们必须变更路径,要往西南前进。

  傣儿族是苗家寨一百零七族之一,男子耳穿环,女子穿浅蓝服饰头戴黑帽,分有雷、蓝、盘、钟四大姓,自称是凤凰后裔,族中圣花可回魂。

  据说凤凰的眼泪能解百毒,起死回生,故而袍的子孙拥有能让死人复活的能力,圣女是凤凰的使者。

  “好了,任务达成,我要回去了。”省得又被阴险狡诈的他陷害,做些吃不讨好的活儿。

  “等一下。”

  乔灏一把扯住他衣领,阿龙差点脚打滑跌个四脚朝天,他不耐烦的回头一问,“又有什么事?”

  “佟欣月的丈夫是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